首页 > 新闻 > 广深新闻 > 正文

河源一村支书群发数万元微信红包涉嫌贿选拉票

当地纪委截屏的贿选证据。

 

当地纪委截屏的贿选证据。

 

当地纪委截屏的贿选证据。

 

当地纪委截屏的贿选证据。

 

河源市东源县仙塘镇古云村党支部书记李某怎么也想不到,今年元宵节他因狂发数万元的“微信红包”给“古云村党总支部”微信群里41位党员,被当地纪委发现并受到查处。记者昨日从东源县纪委获悉,被人称为“红包书记”的仙塘镇古云村党支部书记李某现已被东源县纪委立案调查,李某涉嫌在微信上拉选票贿选,目前村支部书记职务已被停职。

自辩是“正常现象” 被停职查办

据了解,今年元宵节下午,古云村党支部书记李某给“古云村党总支部”微信群里的每位党员群发每人200元“微信红包”,而李某群发的红包分为拼手气红包和普通红包,其中普通红包最高每人可得200元。经当地纪委查证,李某于元宵节下午1时20分、1时30分、1时36分,分别在“古云村党总支部”发了三个微信红包共约2.4万元,当晚又于9时19分、9时24分、9时27分再次发了多个微信红包共计数万元。

“多谢这几年大家对我的大力支持,如果今年我顺利当选(村支部)书记,我不会忘记大家的,一定会为古云贡献力量……希望大家投我一票!”,发完“微信红包”后,李某不忘在微信群里补充几句,这就引起了当地纪委的重视和关注。记者从该村党员截屏的微信内容看到,李某群发“微信红包”后,群内党员响应的“多谢”、“祝书记步步高升”之声此起彼伏,也有个别党员承认自己领到了村支部书记李某发来的8个“微信红包”共700多元,甚至自认为村支部书记李某在节假日期间给全体村干部和大部分党员公开透明发“微信红包”是“正常现象”。也有个别党员表示,党员各自收受参选村干部的“微信红包”后,实际已经变相受贿,值得全村党员积极思考和深层次讨论。

东源县纪委近日根据“古云村党总支部”微信群的截屏内容,决定对仙塘镇古云村党支部书记李某进行立案调查,并对李某的村支部书记职务实行停职处理。李某在事发后表示,“在微信群玩下红包,大家都是死党,没想到会被查办。”目前,当地纪委对该案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全国各地查处多起微信红包贿选案

根据《人民日报》官方微信公众号前天发布的党员干部用微信的八条负面清单,用微信红包拉票贿选赫然在列。微信作为一种功能强大、使用方便的社交软件,是大多数人的“装机必备”,而微信的“朋友圈”、微信群、红包等功能更是受到广大用户的青睐。

文章说,平时生活中,微信红包的发放较为普遍。去年底以来,全国各地查处了多起村和社区换届选举期间发放微信红包进行贿选的案件,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其发放背景、时间节点和目的。既不逢年过节,又无喜庆之事,且在换届选举的特殊时期,其红包打赏背后的拉票用意不言自明。发放此类红包应当慎之又慎。

相关案例:发100元红包被拘

今年2月,浙江省天台县村级组织换届选举工作领导小组查处了一起利用微信红包拉票贿选的案件。福丁村村委会主任自荐人戴某通过微信进行拉票,共发放1个微信红包(总金额100元,红包60个),存在拉票贿选情形。天台县公安局对戴某作出行政拘留七日并处500元罚款的处罚。同时,该自荐人资格被取消。

责任编辑:杨德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