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广深新闻 > 正文

女子结婚十多年还没办证 只为等弟弟回家

弟弟5岁被拐,姐姐成家后也一直不敢办结婚手续。因为她怕自己一旦把户口从老家迁走,她的弟弟哪天回到故乡,就真的找不到家了。

昨日,这位名叫沈桂容的姐姐终于与失散38年的弟第相见。

▲姐弟两人相认,紧紧相拥,激动落泪。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深圳特区报》报道,受今年第4号台风“艾云尼”造成的天气影响,沈桂容搭乘的CA3598次航班延误了一个多小时。等她赶到预订在福田区南园路附近的酒店时,已经是6月6日凌晨3时。从无锡到深圳,这样的旅程让她感到十分疲惫,但是来到深圳的第一个夜晚,她却在南国风雨声中失眠了。

沈桂容热切地期待着与弟弟沈平的重逢。她今年45岁了,7岁那年,她5岁的弟弟沈平在老家四川绵阳被人贩子拐走,从此牵挂与她朝夕相伴了整整38年。直到今年5月,她意外地接到了一个来自深圳的电话,告诉她沈平已经在东门一带流浪了19年。

沈桂容早已在无锡安家,丈夫是当地人,女儿今年已18岁了。但是不为外人所知的是,因为前面提到的原因,她一直没有跟丈夫办结婚手续。

“找到弟弟,那感觉就像中了500万”

沈桂容一直觉得,母亲被拐卖是他们家的一个转折点。随后弟弟被拐卖,则让她内心充满了负罪感。“是我没有照看好他。”沈桂容说弟弟丢失的时候刚读小学一年级,那天她在做饭,弟弟在旁边玩,说了一声“姐姐我出去上个厕所”,就再也没有回来。

那段日子,沈桂容四处打听弟弟的下落,难过得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经常梦到弟弟说“姐姐我冷”,然后一下惊醒,醒来后泪流满面。

16岁那年,父亲重组了家庭,沈桂容感觉自己突然失去了父爱,于是她辍学外出打工。她最初在中江,后来去了绵阳、常州、无锡、江阴,最后在江苏成了家。之所以选择去江苏,是她自己有一个直觉——弟弟应该在东边。实际上,那时沈平在山东。

后来,她辗转找到了被卖到河南泌阳的母亲,“头发都白了,一口河南话,已经不会讲家乡话了。”在那个四面都是黄土的村子里,母女俩抱头痛哭。

2016年,沈桂容终于下定决心一定要把弟弟找回来。她在宝贝回家网站上传了寻人信息,然后开始每天期待能有好消息。当宝贝回家网的深圳志愿者若邻郎(网名)把找到沈平的消息告诉她时,她又惊又喜,感觉自己像是在黑暗中独自走了38年,突然前方有一盏灯亮起来了,“那感觉就像中了500万”。

“我在这儿19年,现在我要回家了”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今年5月8日。当天,若邻郎的一个朋友去东门办事,发现一个正在流浪的中年男子。他随口问了几句,发现这名男子思维清晰,对家乡和亲人的信息都记得很清楚,而且有回家的打算,于是他就给这个人拍了照片,连同基本信息转给了若邻郎。若邻郎按照这名男子提供的基本信息在网上搜了一下,很快发现这个自称沈平的流浪汉应该就是沈桂容要找的弟弟。

5月20日一早,若邻郎到东门寄快递,在深圳戏院对面的马路边,他看见罗湖交警大队民警孙宏洋正在执勤。若邻郎灵机一动,交警经常在路面执勤,也许会知道流浪汉沈平的下落,于是走过去给他看了手机里存的沈平的照片。孙宏洋辨认之后,很肯定地说,这个人已经在东门一带流浪很久了。话音未落,他忽然指着若邻郎的身后说:“那个人就是。”

当时的沈平肤色黝黑,头发和胡子很长。当他得知若邻郎的来意后,很痛快地表示愿意接受志愿者的帮助,回到原来的家。“我都40多了,终究还是要回家的。”沈平说。

很多志愿者闻讯赶来,沈平被他们簇拥着去理了发,然后换上了志愿者给他买的新衣服和新鞋子。吃过午饭准备去东门派出所采集DNA,途径东门路的过街天桥时,他停下脚步,凝视着桥下的车流和两边林立的高楼,好像有些不舍。“我在这儿19年了,现在我要回家了。”说完这句仿佛是道别的话,他转身跟着志愿者走向东门派出所。

当天下午,罗湖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打拐办和东门派出所民警采集了沈平的DNA血样,入库送交深圳市公安局技术处进行比对,并初步查证沈平的现名叫陈学亮,疑似生父叫沈某丁,四川省人,疑似生母叫李某玉,改嫁到河南省驻马店市。之后,深圳市公安局打拐协调四川、河南二地打拐部门,帮助采集沈某丁和李某玉的血样。5月30日,深圳市公安局收到沈某丁和李某玉的DNA血样,送交市局技术处进行比对,经证实陈学亮与沈某丁、李某玉符合亲子关系。

“弟弟,我终于找到你了”

6月7日上午,沈桂容和堂哥早早地来到罗湖公安分局,等待与弟弟沈平的重逢时刻。她坐在会议室里的椅子上,回忆起弟弟被拐前的点点滴滴,她说弟弟小时候很顽皮,喜欢吃面,玩溜溜球,滚铁环……

“弟弟一直是我带着,陪他玩,教他读书认字。”接受记者采访的间隙,沈桂容不时地向门口张望着,当听到民警说沈平马上要来时,她紧张地站了起来,往门口处走了过来。

9时50分左右,陈学亮终于来了,他刚踏进会议室门口,沈桂容就一眼认了出来,这正是她日夜牵挂的弟弟沈平。看到阔别多年的姐姐,陈学亮跑过来喊了一声“姐姐”,一把抱着沈桂容哭了起来,然后不停地叫着“姐姐”。沈桂容也紧紧抱着弟弟,哭着说“弟弟,我终于找到你了,不管怎样,我都带你回家。”

▲沈桂容和弟弟时隔38年再相聚,开心地让人帮忙拍合影。

哭了好一会儿后,沈桂容拉着弟弟的手,向周围的民警和宝贝回家志愿者深深鞠躬,“谢谢你们这些好心人,让我们姐弟俩相认了。”然后,她拿出一堆糖果送给在场民警和宝贝网志愿者。见面之后,沈桂容就一直紧紧拉着陈学亮的手,一边和弟弟用四川话聊家常,一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手说,“长得很像爸爸,这手也像爸爸。”

“姐姐、爸爸、妈妈、家,在我的脑海深深地刻着”,谈起过往,陈学亮说记不清了,但这些他始终没有忘记。陈学亮说自己一直都想回家,可这条回家的路,却走了整整38年,这一次,他终于要回家了。

“也要做志愿者帮助其他人”

1981年,5岁的沈平在家附近树林玩耍时,被一名戴墨镜的男子带走,拐卖到四川省另一个地区的山区,当年又辗转到了江苏。沈平10岁左右时,又被陌生人带到山东省菏泽市一个乡村,后来有了现在的名字陈学亮。

▲沈桂容和弟弟沈平小时候的合影。

2000年12月,陈学亮来到深圳打工,由于没带身份证,找不到正式工作,又不便赶车回家,就四处打散工,流浪至今。陈学亮不知道,他被拐的38年里,姐姐沈桂容和父母一直都在寻找他的下落。谈到以后的打算,陈学亮说要回老家和父亲一起生活,赚钱,尽孝。

“父亲今年76岁了,现因患病行走不便;母亲也腿脚不好,不方便出门,所以都没有来深圳认亲。”沈桂容说现在找到弟弟,要打电话告诉父母。当姐姐打电话给父母报平安时,站在一边的陈学亮激动地说:“姐姐,我也要说两句。”从姐姐手里拿过手机,陈学亮就“爸、妈”地叫了起来,并说马上就回家见他们。

听说姐姐结婚了,小外甥女也18岁了,陈学亮兴奋地吵着要看照片。沈桂容掏出手机,一张张指给他看,说这是爸爸,这是妈妈……在认亲的时候,沈桂容已经有了一个计划,她要带着沈平先回四川与父亲团聚,然后再把他接回江苏,让他慢慢回归正常生活。“我还要给他说门亲事,成了家他就能安稳下来过日子了。”沈桂容说。

这次寻亲也让沈桂容对宝贝回家志愿者有了全新的认识。她说,回到江苏以后,她也要去注册做一名志愿者,尽自己的能力,去帮助那些还在寻找亲人的家庭。据统计,截至6月5日,宝贝回家平台已经让2438人成功回归家庭,“等着我”平台则让1048人与亲人团聚。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弟弟 多年 女子 结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