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广深新闻 > 正文

市交委主任:“开四停四”首月早晚高峰效果不明显

市交委主任:“开四停四”首月早晚高峰效果不明显

7月21日,广州市交委主任陈小钢做客“羊城学堂”,畅谈“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下的广州公共交通发展之路”。

作为一位交通部门的管理者,经常乘坐广州的公共交通,他会有怎样的感受及思考?7月21日,广州市交委主任陈小钢做客“羊城学堂”,开展了一堂主题为“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下的广州公共交通发展之路”的讲座。他结合自身坐车经历,畅谈了广州将如何通过“共建共治共享”治理交通难题。

陈小钢透露,“开四停四”实施首月,早晚高峰效果尚不明显,但平时的拥堵指数已有改善。广州交通部门坚持公交优先发展战略,希望城市能让出更多的公交路权,打造以人为中心的城市交通治理共同体。

广州城市有多堵?

面积仅20%中心6区承载了70%的机动车出行量

广州中心城区交通很堵。陈小钢用数据做了诠释:广州目前有机动车249.2万辆,中心6区数量达176.5万,也即面积仅20%的中心6区承载了70%的机动车出行量,分布十分不均匀。

陈小钢认为,城市规划的不协调、人口数量机动车数量的不断增加,导致了市区交通拥堵加剧。“我记得小时候坐公交,除了上下班,其余时间是不会拥挤的。”

政府该监管什么,管车、管人还是管路?“如果把交通主体定义为车的话,就会忽略交通参与者———人的重要意义,而假若把目光盯在交通工具上的话,很可能将人的利益降到最低。实际上交通工程研究的重点是人、车、路的协同发展,在具体的管理中主要抓住路权。”陈小钢说。

“路权”是他在讲座中提到的高频词。何谓路权?他解释道:“路权是指交通参与者的道路使用权,包括行驶权、通行权、现行权、占用权。”

多修路可以治堵吗?

不能简单通过扩张路权来解决城市交通拥堵

扩大路权、多修路可以缓解交通压力吗?陈小钢认为,新建的道路设施会诱发新的交通量,而交通需求总是倾向于超过交通拥挤,竞赛的结果是城市拥堵越发严重,拥堵范围会越来越大。

他举了个例子,广州机场高速的修建是为了方便人们快速到达机场,但是却与邻近的106国道发生交通竞赛。“一般情况下人们会认为机场高速是畅通的,而106国道作为一条普通公路,有红路灯等限制,车辆行驶应该是非常慢的,当每一个人都选择通畅道路的时候,通畅的路就变得拥挤。在交通部门的检测下,节假日高峰时期机场高速经常处于拥堵状态。”陈小钢说。

陈小钢引用了美国学者安东尼·当斯提出的“当斯定律”:“当斯定律告诉我们,不能够简单地通过扩张路权来解决城市的拥堵问题,而是要通过社会的有效管理,通过共建的方式来解决。“

他指出,城市交通是一种公共资源,路权分配应坚持以人为本,做到公共交通优先。“路权分配的成果和红利应该由市民共享,政府提倡市民优先采取公共交通,采用集约化出行方式。”陈小钢说。

他用广州BRT的建设经验来举例。广州BRT使用专用道路,曾导致过一场激烈的路权之争。据他介绍,BRT系统每天承载量超过80万人次,高峰时期达到95万人次,60辆小汽车的载客量相当于1台公交或大巴的载客量。目前来看,公共交通使用专用路权是解决公共交通出行很好的方案,小轿车出行和公共交通出行速度都增加了,是一个双赢的局面。

“开四停四”首月早晚高峰效果不明显

建议市民错峰出行,就能明显感觉到拥堵改善

本月是广州“开四停四”政策实行的首月,这项被认为是广州治堵的新政也成为当天讲座的一个热点。陈小钢说,从首月施行的情况来看,早晚高峰效果不明显。他建议错峰出行,就能明显感觉到拥堵改善。

陈小钢表示,市民谈到拥堵就想到外地车,其实是主观误区。“其实最主要是外地车本地化使用。”外地车本地化使用,即广州本地人因为觉得摇号麻烦竞价贵,车上外地牌天天在广州市内开。

他认为,“开四停四”政策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市交通拥挤问题。“开哪四天停哪四天市民可以自由选择,交通部门会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调整,为决策提供容错、纠错的空间。”

此外,陈小钢透露,广州施行“中小客车指标调控”后,中小客车保有量增长率从19%下降到3 .2%。这一系列政策,为广州发展公共交通,调整城市结构赢得了时间和空间。

公共交通换乘体验差?

广州要打造高效互动的公交管理网络

“我经常坐地铁上下班”———倡导使用公共交通出行的陈小钢,透露自己也经常使用公交、地铁等交通工具,“广州有几个换乘站是非常不合理的,原因有很多,有当初设计的时候考虑不周的因素,我们今后会逐步完善。”他坦言。

陈小钢用东京的公共交通做了对比。“东京比广州人口密度大,面积比广州中心6区还小,但他们有的交通枢纽是垂直换乘8层。广州的杨箕站,下了地铁五号线,换乘到一号线要走差不多7分钟,这是我们在规划设计理念上有偏差。”陈小钢指出,东京的案例提醒,广州地铁交通枢纽的换乘仍有改进空间。

“建设更加完善的公交系统、打造立体无缝的换乘站、构建更加优质的公交服务体系、营造绿色友好的交通出行环境、建立高效互动的公交管理网络、形成助推理念的交通治理思路。”这是他在现场向市民展现出的管理思路。同时,他还透露,今年,广州将迎来“公交都市”测评。

陈小钢指出,公共交通的秩序维护需要所有人的努力,政府、企事业单位、社会组织、居民组织以及每一个市民都是参与社会治理的力量。“全社会应该形成共识,共同遵守交通运行规则。”

●互动

无人驾驶要真正投入使用

还有很长一段路走

广州图书馆的讲座现场气氛热烈,报告厅内坐满了人,不少人站立在两旁听完了全程。陈小钢演讲结束后,接受了现场市民的提问,无人驾驶、公交准点等问题成了关注焦点。

Q:在广州何时能利用到无人驾驶汽车?这种无人驾驶技术在公众交通领域会不会有应用?

陈小钢:目前无人驾驶技术已经比较成熟,但我认为无人驾驶要真正投入使用的话还有很长一段路走,这段路不是技术问题,而是我们将会面临的法律与道德等社会问题。

自动驾驶一旦上路,将在法律上面临十分严峻的考验。比如说,万一出现了交通事故,人驾驶车我们可以问责具体到个人,如果是车撞人,难道把这个车辆处理了吗?所以法律和道德的冲击是十分巨大的。将来世界各国可能都要面临因为无人驾驶而修改交通法规、刑事法律等问题。无人驾驶是否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投入使用,我个人不抱乐观态度。

在公交系统里能否使用无人驾驶,答案已经有了。广州的轨道交通领域内已经出现了无人驾驶系统,APM就是无人驾驶。但是公交车在完全自由的道路上自主驾驶这个问题和前面一样,还要加以考量。

Q:我是一名公交族,经常遇到早高峰公交准点率不高的问题,请问如何得到改善?

陈小钢:你看到的和我看到的一样,忧虑的和我忧虑的一样。首先要全社会共同参与先解决好路权问题,大家都把公交路权让出来,让多数人能准时准点上班。

第二是技术问题,我们能否实现公交准点实际上技术完全可以保障,只要路权条件能解决得好,我们的公交准点完全可以做到。

来源:南方都市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高峰 主任 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