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广深新闻 > 正文

小学生遭父家暴,妇联警方齐出手将孩子强制带离

小学生遭父家暴,妇联警方齐出手将孩子强制带离

娜娜临时家外安置期间,街道妇联安排工作人员上门回访作进一步调查和评估。

“终于实现了!在民治街道妇联和派出所民警的联合干预下,一位被家暴的孩子被‘强行带离’并进行临时家外安置;并对施暴人开具了家庭暴力告诫书,‘强制’安排矫正课程和社工服务!请让我激动一会儿!”——8月21日晚,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主任刘希重发了一条“激动的”朋友圈。让他激动的是,民治街道妇联和派出所当天成功处置了一起家庭暴力案件,并对施暴者安排了强制矫正课程,“这在全国都极为罕见”。

孩子遭家暴,警察将其强制带离,由社工临时监护

8月21日上午9点左右,小学生娜娜(化名)背上她的书包,走出了家门。前一天她被爸爸打了。离开家后,娜娜向社区警务室报了警。民警意识到案件涉及家暴,十分重视。但因孩子没有监护人陪同,民警便联系了街道办妇联,希望联合干预,帮助女孩录口供。

民治街道妇联一接到消息,马上向分管领导汇报,并安排心理咨询师林旭玲和社区社工赵冬梅赶往辖区派出所。“她当时的伤情还是挺明显的,一只手有淤青和红肿,手指有划伤,脸上也有划破的痕迹,手臂和腿部有类似被衣架击打后留下的条状痕迹。”林旭玲见到娜娜做的第一件事是察看她的伤情。娜娜当时情绪低落,显得很害怕,眼睛泛红。林旭玲经过询问发现,娜娜仅8月份就受到过几次家暴。于是,当下就对娜娜做了伤害评估,并对施暴者的暴力危险做了预测。

这边,民警一方面安排娜娜做进一步的伤情鉴定,一方面传讯娜娜的父亲黄先生(化名)到派出所。而林旭玲则和社工全程陪同娜娜,深入沟通了解她和爸爸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娜娜生活在单亲家庭,10岁之前一直在爷爷奶奶、叔叔等亲戚家轮流寄养。林旭玲介绍道,娜娜说爸爸对她学业很严格,两人的冲突多数由学业问题引起。而她爸爸则认为她爱撒谎,很多事不愿对他说,不诚实。

去做伤情鉴定的路上,林旭玲提了下娜娜的书包,发现书包很重,她便询问娜娜为什么装这么重的东西。娜娜说,书包里有面包、水、衣服等物品。娜娜已经决定不回家了,她恐惧回家。“因为不能确定她会不会再次受伤,所以最迫切的问题就是为她找到一个临时庇护所,保障短时间的安全。”林旭玲说。

与此同时,警方也依据初步的伤情鉴定结果,对黄先生发出了家庭暴力告诫书,表示会安排社工作为娜娜的临时监护人,暂时剥夺黄先生的监护权,下一步将对孩子进行临时家外安置。

对警方的做法,鹏星家庭暴力防护中心主任刘希重大表赞同,他认为,警方的“强制带离”是这一案件一大突破点:“法律规定,未成年人在遭遇监护人侵害时,警察有权强制带离并做好临时安置,比如送往其他监护人处。我们也一直呼吁‘警察要敢于带离’,但真正做到的凤毛麟角。本案中警察大胆有效地利用了这个法条,而不是简单教育了事。且把孩子安置好后,明确告诉其父亲,在调查结束前不允许私自接回孩子。这起到了临时剥夺监护权的作用。在实务工作中极为罕见,为公安系统树立了榜样。我们希望所有警察都能知道,他们有权利也有义务这么做。”他说。

孩子不愿回家,社工和警方安排她住在了堂叔家

做完伤情鉴定后,最紧迫的问题就是,娜娜当晚住哪里?林旭玲开始帮娜娜联系社会资源。

林旭玲从娜娜处了解到,她多数亲戚都在老家生活,有一位堂叔住在东莞,暑假期间她曾在堂叔家度过了二十多天。于是林旭玲赶忙联系了这位堂叔。

得知情况的堂叔很明事理,认为“无论如何打孩子都是不对的”,表示愿意驱车过来接娜娜去临时住一段时间。达成共识后,堂叔驱车赶来深圳。

在训诫室,民警对黄先生提出了警告,告知他家暴是违法的,依据反家暴法,被施暴者达到了轻微伤就可以对施暴者处以行政拘留。并当着娜娜堂叔和社工等人的面,强制安排了对娜娜的家外安置。妇联工作人员也要求黄先生写下悔过书,承诺不再对孩子使用暴力。

警方给黄先生安排了强制矫正课程,并要求他在矫正期间接受监督,不能擅自接回孩子,如果搬家要告知警方。“要让他知道,我们是可以干预这件事的,这对他是约束力。”林旭玲说。当天晚上,得知堂叔会带她走后,娜娜的恐惧渐渐消失了,开始愿意和社工主动交流。

强制矫正课程中,家暴者说:

“从今晚开始我要给她一个港湾”

接下来,妇联的工作人员为了了解娜娜在堂叔家的生活状况,曾前往探访她。社工们也曾回访黄先生的家,而黄先生则开始了接受强制矫正课程。

8月27日晚,刘希重带着一名社工连同党群服务中心的3名社工,开始了对黄先生的第一次矫正课程。

课程形式为气氛温馨的小组讨论。小组成员一起观看了一段视频,视频讲述了一个女孩从小到大经受的压力。从儿时遭到的不公对待,到青春期的心理焦虑,再到生育下一代时的压力,甚至性骚扰。视频旨在传达女性成长的不易、烦恼和不公。看完视频,一位社工突然哭了,她向小组成员讲述了自己从小被妈妈严格管教却从未得到夸奖的经历。“直至现在,妈妈仍然认为,我学习那么好,就应该多挣钱。”刘希重总结:“她内心一直渴望母亲的爱和认可。”而在这时,一言不发的黄先生把头埋进了手掌里。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对我女儿的态度比她妈妈严厉多了,我的教育方式给孩子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我不是个好父亲。”最后他说:“从今晚开始……我要给她一个港湾。”

记者了解到,今年,龙华区民治街道被深圳市妇联授予了“深圳市反家庭暴力工作示范点”,街道妇联作为牵头部门,对反家暴工作给予了高度重视,为此专门配备办公场地和专职人员为家暴当事人提供个案跟进、支持小组、报警指导、矛盾调处等服务。

刘希重认为,这一案例,实现了全国罕见的针对施暴者的“强制矫正”。他强调:“《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规定‘反家庭暴力工作遵循预防为主,教育、矫治与惩处相结合原则’。这次强制矫正的实现,或许可以激活对施暴者矫治工作的探索,为解决家暴问题提供新的思路和方向。”

来源: 晶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