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福田二房东强占36人押金 还声称要"睡"女租客

在蘑菇租房、巴乐兔、58同城等平台直接以房东身份招租,但实际却是二房东。这些二房东们瞄准初来深圳求职的女大学生租客,在房屋到期后却以各种理由拒不退还押金,甚至威胁和“性骚扰”女租客。

近日,南方+记者接到女租客投诉后调查发现,以余某亮为首的“二房东”以多人多公司的形式团体运作,或以此方式大肆牟利,据反映目前已发现30多位租客被无故强扣押金。

因人均损失的押金在3000到8000元,租客向市消协投诉、向辖区街道办举报和向公安机关报案,但效果不大。有部分受害的租客向福田区景田派出报案,派出所以这些事件涉及经济纠纷,不予立案。11月22日,福田公安分局再度向记者确认上述说法。

目前有36名维权租客组织起来,损失约20万,至少有两名提供了遭受余某亮等人性骚扰的证据。更多人因为遭受恐吓等原因选择不不了了之。

图片

记者调查发现,31岁的余某亮,是安徽安庆人,2012年,其成立的房屋银行公司因涉骗破产见诸报端,此后成立多家公司做房屋经纪工作。截止发稿前,余某亮一直无法联系。

图片

图片

事件:女生租房押金被扣还遭性骚扰

2017年夏,李小姐从北京某大学毕业后,南下深圳工作。通过蘑菇租房APP,李小姐看上一套房子中一个单间。这个单间在福田区香蜜新村8栋某单元,出租方为深圳市百家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

李小姐联系上该公司负责人之一的余某亮。双方在蘑菇租房上签订电子合同,租约是从2017年9月1日至2018年8月31日,房租1900元/月,押金为3800元,此后,在其中一件隔间住下后,李小姐将两个月押金和每月租金通过蘑菇租房支付给出租方。

等到租约到期并依合同退房后,李小姐才发现,出租方此前答应要退的3800元押金,竟会一直无故拖延着。

图片

李小姐网上搜索发现,在豆瓣、知乎上,从2015年开始,就有余某亮及其公司被举报的帖子,余某亮及其下属组成的房屋经纪公司实施强吃押金和人身威胁的作案手法浮出水面。

通过采访多名受害租客,可知这些人来深圳就业不长,主要是大学应届毕业生或者大四实习生,也有工作两三年的女生。虽有男生,但男生比例要远低于女生。

余某亮以公司名义,在旧小区向房东长期租赁房屋,并以二房东身份,在蘑菇租房、巴乐兔、58同城等平台招租。而且,余某亮将多间业主房做成“隔断房”、“房中房”,据一名租客介绍,其居住的福田新景苑某栋某房,3室1厅被隔成6个房,分为ABCDEF六间。

多名受访租客称,在租赁合同中不允许转租的租客,如果转租就只能吃哑巴亏,宁愿不要押金,担心遭到余某亮等人报复。而租赁合同承诺允许转租并退还押金的租客,也拿不回押金。

追索押金的过程并不平静。10月13号的一次微信沟通中,余某亮对李小姐以文字和色情图片进行人身恐吓、辱骂和性骚扰。记者还获悉,余某亮至少对2人女租客进行过性骚扰,也有男租客称受到余某亮等人的人身恐吓。

图片

特征:活跃福田手持多间马甲公司牟利

通过检索余某亮及其公司的信息,余某亮的关系图浮出。除了余某亮,还有余某祥、卢某娟、卢某强、卢某轩、卢某、李某云等,其中有其弟弟、妻子和亲戚。

工商信息显示,余某亮等人的关联公司,涉及深圳市晨丰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深圳市诺德假日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诺德时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百家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深圳市易汇通电子支付有限公司、深圳市广夏万家物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等。

图片

图片

这些公司住所主要在福田和龙华,经营范围包括酒店管理、工艺品和电子产品销售、软件开发、投资管理、物业管理、房地产经纪、国内贸易、创业投资业务等等。

根据受害人统计,目前余某亮公司代理的部分房源,包括商品房和农民房改造的公寓,分布区域包括莲丰花园6栋、益田村78栋、新景苑3栋、公路局小区1栋、新洲锦州花园15栋、香蜜新村8栋、景田西小区8栋、市政大院32栋与20栋和26栋,农民房公寓包括晨丰公寓(约20套)、百家公寓(约15套)和新源公寓(约30套),算起来至少有75多套租房。主要在福田区莲花、福保、沙头、景田、香蜜等街道以及南山区西丽街道。

投诉人认为,余某亮等人主要牟利来源于租客的租金和押金。其中,租金涉及非法改加建小区房,建成隔断间,而押金主要是租客签约缴纳的两个月押金。

而余某亮的合同并不规范。甲方(出租方)有诺德假日酒店、李某云、新源公寓、百家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而押金与房租收款方则有蘑菇租房、微信转账、支付宝或余某亮个人等方式。电子合同里出租方(甲方)未经乙方会擅自做修改。

如果以每套房改建5间单间、每个单间按押金3000元(实际押金从3000到8000元不等)计算,按半年一次转租频率来算,余某亮等人押金年收入约22.5万元。

租客称,在要求余某亮等人退还押金时,对方往往以口头承诺、拖延时间、拉黑租客、恐吓租客各种方法拒不退还押金。

现状:单个受害租客维权成本高

记者调查发现,余某亮,安徽省安庆市望江县人,1987年生。早在2012年,就有网帖举报余某亮组建的深圳市华银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由一帮业务员打着“房屋银行”的招牌欺骗业主和租客。房屋银行并非银行,而是打理业主空闲房的二房东公司,近年深圳发生多起多起房屋银行拖欠业主租金与租户押金事件。

根据工商信息记录,余某亮这家公司后改名为深圳市华银物业管理顾问有限公司,继续以房屋银行形式运营,在法定代表人变更为他人后,这家公司于2013年3月申请破产。深圳晚报当年4月17日报道,该公司破产导致50余名委托房子的业主受骗,损失租金达30余万。

而到2013年6月,金蝉脱壳的余某亮又注册了深圳市诺德时科技有限公司,2015年又注册了深圳市诺德假日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又控股了深圳市百家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深圳市易汇通电子支付有限公司。

受害租客曾找蘑菇租房、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辖区街道及社区、辖区派出所,均难取得进展。

还是有极少数租客对余某亮进行起诉。记者从中国裁判文书查阅,至少有3份租客与余某亮公司关于房屋租赁合同纠纷的判决书,其中一份租客胜诉,两份撤诉。其中一份判决显示,被告深圳市百家顺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姚某某退还房屋押金2600元。

有一些租客称,余某亮在受到官方或司法机关的压力后,也只退一部分押金,并要求租客尽快签调解书。

【相关回应】

1、蘑菇租房:已下架了该房东的所有房源

有受害租客致电蘑菇租房,客服称其只负责收租金并且转给房东,如果房东不退还押金,他们也没有办法,这不在他们的权力范围内,需要租客自己去协商或者维权要回押金。

记者为此致电蘑菇租房运营公司上海朔羡网络科技有限公司,11月26日其回复南方+称,蘑菇租房接到投诉后,经调查的确存在退押金不合理的情况。我们采取了以下措施:1、协助租客与房东沟通退押,房东已做出退押金承诺,目前正在执行中,陆续租客已收到押金;2、蘑菇租房下架了该房东的所有房源。

2、深圳市消委会:我们也打不通余某亮电话了

租客联系深圳市消委会维权,寻求社区工作站、街道办投诉及向辖区派出所报案。据深圳市消费者协会反映,其工作人员也没办法,因为在与余某亮等人联系一次后,再也打不通余某亮等人电话。深圳市消委会官网也通报了涉及余某亮的投诉。

3、街道及社区:租客能否开经济困难证明?

租客林小姐为了维权曾经多次联系香蜜湖街道办,街道办的法律援助11月23日曾致电问她能否开经济困难证明,因为余某亮称林小姐违约,需要走法律途径。

林小姐对此很惊讶,“我开不了经济困难证明,因为并不困难。”林小姐称,余某亮对多个租客违约,都说不出来具体违约内容和依据。

4、福田警方:涉及经济纠纷,不予立案

景田派出所在租客们的一次报案中,以这些事件涉及经济纠纷,不予立案。11月22日,福田公安分局再度向记者确认上述说法。

5、信荣(全国)房地产律师团队首席律师张茂荣:解决个体租户维权难,需政府提供法律援助支持

租赁合同签过后,对双方都有法律约束力。如果租赁合同没到期,租客出现提前毁约的退租,押金是可被出租方没收的;如果合同到期了没有其他情况,出租方要返还全部押金返还租客,这没的说。

这类事情属于民事纠纷,受害租客解决不了可以通过法院诉讼来解决,但是这个诉讼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高,划不来。

此前,深圳多家房屋银行倒闭,租客和业主吃亏还不去起诉,也是这个原因,因为对他们来说,一两个月租金或押金,远不够起诉成本。“二房东”不像业主,会以逐利性为目的,看到租赁环节中维权难这一痛点,就拖租金、扣押金,让单个业主和租客会很无奈。

政府应该对这类“二房东”租赁经纪公司及时登记备案,建立诚信白名单和不诚信黑名单,做网上公示,租客根据公示公司被投诉和违约情况来选择。

另外,司法行政部门也应该向这类租客伸出法律援助之手。

根据统计,深圳常住居民家庭住房自有率达34%,而深圳租房群体占比总人数80%。司法行政机关对于处于弱势地位的租客,应该扩大法律援助范围。

本案例中单个租客受损失的押金才3000元到8000元,个人打官司,很难委托市场上的律师,耗费行政成本过高。但如果政府设立一个援助基金,扩大法律援助范围,由专门律师来提供法律援助,会效果更好。

来源:南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