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乡音”征文 作品选登——金不换

白粥煮好,炒一盘田螺配白粥,那是相当“杀嘴”(潮汕方言,爽口的意思)。

金不换与田螺一起下锅炒,那类似薄荷的香味能恰到好处地化解田螺的泥腥味,堪称舌尖绝配。

在潮汕人眼中,金不换不是什么需要“贵养”的植物,屋前屋后,田垄路旁,随便撒播下种子,只要有水分就能生根发芽。

炒田螺是我至爱的美食,特别是每年夏季,田螺肥美鲜嫩,吃白粥配田螺,开胃、爽口,金不换的爽香令人提神醒脑,就算吃得满嘴“油腻”也不在乎——面对美食,哪里还顾及什么个人形象……

对于喜欢“喝两口”的食货来说,喝白酒或啤酒时,上一碟炸花生、一盘炒田螺,那才是真正的舌尖美味。基于此,潮汕人家里喜欢种金不换,以便炒田螺时调配味道。

离开家乡,移居珠三角十几年,吃炒田螺仍是我的至爱。不过珠三角炒田螺搭配的不是金不换,而是紫苏,虽然它的作用与金不换相差不远,但是就个人口感而言,我还是深深地喜欢金不换。为此,上菜市场买菜,我宁可跑远一点,也要去找潮汕人开的档口买田螺,为的就是得到金不换。

回家下油热锅,猛火爆炒,顷刻,一盘香气四溢的田螺炒金不换上餐桌——太爽了,品尝到的不只是真正的潮汕味道,还有一抹得到抚慰的家乡情怀。

“金不换”三个字不只是一种植物的名称,背后还有一个草民与土豪PK的故事。我的家乡在粤东棉湖镇,古镇有一座建于清代的古民居郭氏大屋。当时商贾郭来经商发达后,购地建房,其建筑格局模仿宫殿形式,里面原有99间房,经后代增补修建,总数达到100间,即所谓“百鸟朝凰”的格局。

棉湖镇民间流行一个传说。郭来在建房过程中向邻居购房产征地,以便实现“百鸟朝凰”的建筑格局,但有一位邻居出于个人观念,一直不肯将房子卖给郭来。郭来虽有诚意,但邻居执意谢绝,后来邻居更将一盆金不换放在自家门前——这下郭来明白对方的意思了:你郭来就是拿来金子,我也不换!

你志已决,我不勉强。郭来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不弄强行买卖或借助某种势力“逼迁、强拆”邻居房子的做法,选择做有智慧的土豪。他另谋良策,在带湖书斋侧畔的一口井底盖一间房子,“百鸟朝凰”古民居留存至今。

一棵普通的金不换,却成为一个展现民间智慧的载体,生活真的比想象更精彩啊!

一次偶然的搜索,我才知道金不换是舶来品。金不换又称罗勒、九层塔等,原产于印度、西亚等地,后来从印度传入中国,“罗勒”是印度语的译音。印度人将罗勒视为神圣的香草,认为是天神赐给人类的,如果在法庭上发誓,必须以它为誓。

这蛮有趣的。一种植物,流传到不同的地方,因为文化民俗各异,它所扮演的角色也就各具风采。印度人在法庭上拿着罗勒口中念念有词地发誓,潮汕人坐在餐桌津津有味地吃着金不换炒田螺——你有印度范,我有潮汕味,习俗不同,各取所需。

地域文化的意义,就在于它兼容并蓄,各领风骚。

来源:金羊网 作者:林毓宾

编者按

本栏目欢迎投稿。稿件要求具有纪实性,以散文随笔为主,紧扣岭南文化。投稿请发至邮箱:hdjs@ycwb.com,并以“乡音征文”为邮件主题,个人信息请提供电话、身份证号。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乡音 风物 征文 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