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乘客下车时开门致人受伤,司机违规停车也要担责

(原标题:乘客开门下车撞伤路人,的哥也要赔)

朋友醉酒开车还搭乘,出了事故谁担责?乘客开门下车撞伤路人,出租车司机要不要赔?11月30日,荔湾区法院发布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审判白皮书》,对2014-2017年该院审理的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件进行了梳理。白皮书建议,在经济较发达的地区,试行城乡统一的交通事故赔偿金适用标准。

老人孩子要特别注意交通安全

据统计,2017年荔湾法院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中主张人身损害赔偿案件为166件,死亡及经鉴定构成伤残以上人数为131人。受害人中,行人或自行车使用人的为51件,受害人包括60岁以上老人和16岁以下未成年人的为35件。

很多司机并未养成良好的素养和习惯,“路怒症”、随意违章变道、抢行抢过、酒后驾驶等现象屡屡发生。城郊无证驾驶无牌摩托车、电动车现象突出,外来务工人员成为交通事故受害人主要群体之一。2017年涉及无证、无牌摩托车、电动车及其他“五类车”的案件35件。此外,肇事车中,货车、特种车、大客车(包括公共交通车)肇事占22%。白皮书分析,部分司机尤其是货车、大客车司机,出于经济利益考虑和侥幸心理,超载超速、长途疲劳驾驶现象屡禁不止。

建议试行统一的城乡赔偿标准

生命无价。据了解,目前我国交通事故中死亡赔偿金计算方法是以城镇或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为依据。因为计算的标准不同,造成了赔偿金额上的巨大差异,也造成一些社会公众对“同命不同价”的质疑。

以2018年广州市为例,适用城镇居民标准计算死亡赔偿金为40975元/年,适用农村居民标准计算为15780元/年,两者每年相差25195元,按法定上限20年计算两者相差50.39万元。为获得更高赔偿,一些户籍登记为农村性质的受害人为证明其在城镇工作生活满一年并具有固定收入,甚至向法院提供不实的租赁合同、工作证明或收入证明等。

白皮书也注意到这一问题,认为现行政策要求统筹城乡发展,城乡之间的差别正逐渐缩小,可以逐步探索取消城镇和农村户籍人员在人身赔偿标准方面的差别。考虑到目前全国范围内区分城镇和农村标准具有一定合理性,但在经济较发达的地区,可试点逐步取消城镇和农村户籍人员在人身损害赔偿计赔方面的差别,统一适用该地区人均收入和支出标准计算人身损害赔偿数额。

此外,现行交强险赔偿责任限额自2008年以来一直没有变化,交强险的损失填补功能不断削弱。当前各保险公司承保的交强险责任限额为死亡伤残赔偿金限额为11万元,医疗费赔偿限额为1万元,相较于受害人医疗费用和伤残赔偿程度远远不够。白皮书建议对此进行合理调整。

【典型案例】

1、明知醉驾还搭车,乘客自己也有责

李某与黄某是同事,2015年11月的一天凌晨,二人与其他同事一道宵夜,其间李某喝了酒。其后李某驾车并搭载黄某。因李某醉酒驾驶,车辆与路边树木发生碰撞,造成黄某受伤。经交警部门认定,李某负全部责任。荔湾区法院判决认为,因事发当晚黄某明知李某喝酒后驾驶车辆仍然搭乘,李某应承担主要过错责任,黄某也应承担20%过错责任。

法官表示,交通事故责任认定书对事故责任的划分,并不必然是民事诉讼划分责任比例的依据,不能简单等同于民事责任分担。法院在交通事故认定书经双方当事人质证后,仍应根据查明的事实从民事侵权责任构成要件角度确定各方当事人应承担的民事损害赔偿责任。依照《侵权责任法》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事发当晚黄某在明知李某喝了酒的情况下驾驶车辆,仍然搭乘,黄某对损害结果的发生也有过错,应自行承担部分责任。

2、乘客开门致人受伤,司机违规停车要担责

2016年12月的一天,蒙某驾驶出租车乘载吴某行驶到一交通岗遇红绿灯暂停,坐在后排的吴某表示感觉不适,向蒙某提出下车。经蒙某同意后吴某下车开门,结果将骑自行车经过的简某撞倒在地,造成简某受伤。交警部门认定,吴某与蒙某负事故同等责任。简某之后提起诉讼。

荔湾区法院审理认为,涉案交通事故认定书程序合法,事实清楚,但是对事故责任划分不当。蒙某违规停车下客,且未尽到提醒等义务,对本次交通事故应承担60%的责任,吴某承担40%的责任。广州中院二审维持原判。

法官表示,出租车司机与乘客之间形成了客运合同关系,出租车司机作为承运方负有全面适当履约、将乘客安全运送的义务。该案中,吴某提出下车时,车辆暂停在交通岗路口,该地点不属于上下车的安全地点范围,存在较多的危险因素,蒙某应当拒绝吴某的下车要求,即使吴某坚持下车,蒙某也应当从车辆后视镜中观察车辆周边情况,在确认安全的情况下再允许吴某下车,并及时提醒吴某开门注意安全等事项。

来源: 《信息时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乘客 违规 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