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深圳20人着急拍粤B车牌,结果没了400万元

星岛环球网消息:自 2014 年底深圳实行车辆限购后,市民想通过摇号来取得小汽车增量指标变得越来越难。为此,竞价成为获取深圳车牌的一个新方式,粤 B 车牌的价格也随之暴涨。2017 年,深圳车牌竞价价格达到高峰,个人平均成交价格从 3.8 万元涨到年底的 9.5 万元。

据《深圳晚报》报道,高昂的价格使很多想要通过竞价方式获得粤 B 车牌的市民望而却步。也正因为如此,利用 " 低价竞拍车牌 " 的噱头诈骗成为一些不法分子犯罪的手段。近日,深圳市南山检察院就对一起这样的案件提起公诉,并为市民揭秘其中的骗局。

神通广大的阿东

2017 年 7 月,市民胡女士通过朋友认识了一个名叫阿东(化名)的人。阿东自诩神通广大,可以帮胡女士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拍到车牌,最低 46000 元的车牌,阿东只需要 42000 元。

一番犹豫后,胡女士决定让阿东帮她去拍车牌,并按竞价流程去银行交纳了 5000 元的保证金。2017 年 7 月 25 日,竞拍日当天,阿东打电话告诉胡女士,车牌已经拍到了。喜出望外的胡女士很快按要求向阿东指定的账户汇了 42000 元。

过了几天,胡女士突然接到车管所催交竞拍款的电话,对方称如不及时缴纳,将会取消胡女士这次的竞拍资格。胡女士一听,赶紧和阿东联系。" 你放心,我有办法搞定,你就安心等着上牌吧。" 阿东很淡定地说。当天晚上 10 点,胡女士收到阿东发来的一张微信截图,图片显示阿东已经帮胡女士交了竞拍款,不过图片上的金额被马赛克挡住了。不久,胡女士查询到自己的小汽车增量指标已经通过,她也顺利上了车牌。

2017 年 7 月的车牌竞价最低价是 46000 元,而胡女士竟然能以 42000 元的价格成功上牌,看来这个阿东真的是很 " 有料 "。于是,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阿东能够以低价拍到粤 B 车牌。

低价原来是空

在阿东成功打响 " 品牌 " 后不久,市民王女士便慕名而来。当时深圳车牌竞价的均价以近乎每月一万元的幅度在上涨,经过一番考虑之后,王女士决定以 55000 元的价格委托阿东帮她竞拍,并预付了 20000 元现金,还把自己的系统账号密码交给阿东操作。

2017 年 11 月,深圳车牌竞价个人均价已经达到 82534 元,而阿东用王女士的账号在深圳市小汽车增量调控管理信息系统上,以 80800 的价格拍到了车牌。阿东向王女士保证,他可以通过自己的人脉关系把价格压低到 70000 元帮王女士上牌。"70000 元,也比均价便宜。" 稍作考虑,王女士就把钱转给了阿东。

与胡女士相似,几日后,王女士也接到了车管所催交竞拍款的电话,而阿东也同样告诉她 " 不用理会 "。然而,交款有效期到期后,王女士打电话向车管所咨询,对方却表示因为王女士没有按时交款,她所拍到车辆指标已按规定回收。

听到这个消息,王女士如五雷轰顶,立即打电话给阿东。阿东却仍然表示,他已经通过关系办理好了车牌,只需要安心等待。一眨眼过去了十余天,阿东却迟迟没有动静,眼看自己的临时车牌到期了,心急如焚的王女士再次打电话催问阿东,并要求退款。可这回阿东不 " 淡定 " 了,每次都找理由搪塞。既没有办理车辆上牌又不退款,阿东还玩起了失踪,王女士这才意识到自己受骗了。

检察官揭秘骗局

为何同样是找阿东代拍车牌的王女士和胡女士会有截然不同的遭遇?据办理此案的南山区检察院检察官介绍,这其实是一起打着以低价代拍深圳小汽车增量指标为幌子的诈骗案件。案件中的主人公阿东通过向别人吹嘘自己人脉、关系网,把自己包装成一个神通广大的能人,但事实上这一切都是胡编乱造。为了提高知名度,阿东首先通过正规渠道为一些顾客以正常价格拍下车辆指标,并自己贴钱支付竞拍款让他们成功为车辆上牌,而他只收取相对少的费用,这也是胡女士可以用低价竞拍到指标的原因,

" 品牌 " 打响后,2017 年 7 月至 2018 年 2 月间,阿东反复以为他人少量、批量代拍汽车增量指标、办理车牌靓号为名骗取了近 20 名受害者共计 400 余万元人民币。

近日,这一起以低价代拍粤 B 车牌为噱头的诈骗案,由南山区检察院提起公诉,经过法院一审审理,本案的主人公阿东因犯合同诈骗罪,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万元。

南山区检察院提醒市民:目前在深圳市获取普通小汽车增量指标的途径只有通过摇号和竞价两种方式,任何自称可以通过特殊渠道获取小汽车增量指标的人都可能是像阿东一样的诈骗分子,请广大市民提高警惕,谨防上当!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车牌 深圳 结果 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