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带血卫生巾、用过的避孕套...广州高空抛物事故频发

(原标题:高空抛物事故频发,业主维权难,该由谁负责?)

高空抛物的问题,已经困扰住在广州市天河区的洪女士多年。近日,洪女士向南方+记者爆料,称数年来,楼上住户向外抛物层出不迭,污水、烟头、纸巾、甚至用过的避孕套等都直接从楼上扔下来,破坏居住环境,也威胁人身安全。

近年来高空抛物的问题频频发生。对此,南方+记者专门请教专业律师。律师表示,通过诉讼途径解决高空抛物问题,业主的诉讼成本较高,不仅需要额外支出费用,还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

事件回放

带血卫生巾“从天而降”

2018年12月2日下午,几张照片打破了广州市天河区华景新城陶然庭苑业主群的平静:一片带血的卫生巾落在了G栋8A单位房间外的漂台上。业主情绪激动,在群里一片声讨,然而垃圾无人认领,群内物业公司的相关代表也保持沉默。

这样的场景已经多次困扰楼下的住户,尤其是建有架空层、漂台等设施的2楼、8楼等楼层。在一些户型,漂台与餐桌相距不到30厘米,据8楼住户反映,楼上泼下的污水污物甚至直接顺着窗户落在饭桌上。今年1月8日,连较高的18楼也遭了秧——电梯间的窗户防盗网上,赫然夹着一袋生活垃圾。“这样扔垃圾是帅一点?”业主们非常无奈。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业主希望物业能够承担起清扫的责任,但物业公司以自身没有外墙清扫资质为由而拒绝。

“对于高空抛物,我们已经采取张贴告示、家访等方式告知楼上住户。”该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但是,高空抛物问题仍然得不到解决。

2楼住户普遍选择搭建雨棚、阳光房等,隔绝高抛垃圾。然而,去年夏天,台风“山竹”登陆广东时,2楼结实的阳光房被坠落物再次砸穿。

存在问题

高空抛物问题被“踢皮球”

高抛垃圾不断、物业处理无力,包括洪女士在内,一些8楼的住户也效仿2楼,在自家餐厅外搭起了雨棚,把高抛垃圾“拦”在自家外面。但搭建不到一周,雨棚就被楼上落下的重物砸出了一个大洞。雨棚上堆积的垃圾又影响了9楼业主的生活。楼上要求物业清扫,物业又找到楼下业主要求其自行清扫。

2018年12月10日,洪女士自己爬出窗户,在宽度刚可站人的外漂台上清理出一桶高空抛物落下的垃圾。但不到一个月,垃圾再次落满雨棚,2018年12月底,物业再次找上门来要求清理垃圾。

洪女士告诉记者,这次她不敢自己爬出去扫垃圾了,连物业都没有资质清扫,怎么敢再爬出去呢?洪女士很无奈:“为什么高空抛物的受害者还要承担这种风险?”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了多方存在的困局——楼上住户希望物业来清扫;物业希望楼下住户来承担责任。而楼下住户则认为,由物业或者楼上高抛垃圾的业主付费清扫才合理。

目前来看,由于物业不具备清扫资质,楼上住户的要求不太可能实现;若让楼下业主自行清扫,不但雨棚上面清扫不到,而且太过危险,长此以往不太现实;而楼下业主提出的让楼上高抛业主付费清扫,又因为多年来也没能发现到底是哪位业主抛的,更是追究付费无门。就这样,三方争持不下,责任被推来推去,高空抛物问题陷入僵局。

近年来高抛惨剧频发

更让人头疼的是,高空抛物不仅破坏居住环境,更可能威胁生命安全。

“我家阳台曾经掉下一条约2米长的金属水管,还有木板等建筑废料。小区里也曾经有过晚上东西掉落砸穿雨棚的钢化玻璃顶的情况。”洪女士向记者讲述了发生在小区里这些让人胆战心惊的高抛事件。

记者翻查了多个报道显示,高空抛物频频发生,并不只一例。

2018年3月9日,在东莞塘厦镇碧桂园小区内,3个月大的女婴凡凡(化名)在被外婆抱回家的路上,被高空突然抛落的苹果砸中头部,立时陷入昏迷。祸从天降,一颗被抛落的苹果造成这个才3个月的孩子重型颅脑损伤,一度出现心脏骤停,在经历两次手术后,仍旧处于昏迷状态。事发后,当地警方多次走访查探未果,利用技术手段分析碎裂苹果渣上的DNA才终于找到肇事者——一个11岁独自在家的女孩儿。女孩儿投向阳台宠物盘的苹果,不慎从阳台护栏间的缝隙坠落,导致了惨剧的发生。

2017年7月11日晚上8时许,在深圳宝安区松岗街道蚌岗村,一名男子过路时被高空坠下的一块石头砸中,急救人员对其进行救治无效身亡,年仅21岁。

2017年9月3日下午6时许,广州文德路路段上空有人抛烟头,致路过的一岁小孩被严重烫伤。

专家谈

诉讼成本高,维权难度大

关于高空抛物及其引发的一系列问题,记者向相关专业领域律师请教。广东正大方略律师事务所律师梁瀚昕表示,在物管合同无约定或约定不明的情况下,建筑物外墙面作为公共区域,属于物业管理的范围,业主已经缴纳物业费,应由物业公司负责清扫。

“目前广州市内对居民生活高空抛物的管理尚未有所规定,还是比较依赖业主委员会自治等方式。”他坦承,通过诉讼途径解决高空抛物问题,业主的诉讼成本较高,不仅需要额外支出费用,还需要投入大量时间精力。

也有业内律师告诉记者,在民事责任方面,如果高空抛物致人或者财物损害,则行为人需要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我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七条规定,从建筑物抛掷物品或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伤的,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可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由可能加害的建筑使用人给予补偿。

“但是,在没有造成他人损伤的情况下,难以适用该法第八十七条的规定,向楼上所有住户追责。”梁瀚昕表示,高空抛物的治理难点在于无法确认具体的行为主体,既缺少事前防范的措施,也缺少事后取证的手段。“如果在户外装摄像头,又涉及侵犯他人隐私权的问题。”他说。

同时,梁瀚昕指出,目前,广州市政府可以按照《行政处罚法》第十三条的规定,对违反行政管理秩序的行为,设定警告或者一定数量罚款的行政处罚。也有业内人士建议可将高空抛物这一具体行为,纳入《治安管理条例》或其他监管法律法规,加大惩罚力度。

来源:南方探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