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广东省政协“委员通道”再开启 精华语录都在这儿

原标题:广东省政协“委员通道”再开启 “红毯委员”的精华语录都在这儿  

在昨天(26日)首度开启的广东省政协会议“委员通道”中,6位“红毯委员”就粤港澳大湾区全域旅游发展、校园安全立法、体检项目规范化等话题作了发言,引起广泛热议。

今天,媒体对“委员通道”的关注力度不减,来自中央、省和各地市的媒体架起长枪短炮,静候委员发言。8时10分,“委员通道”再度开启,南方+记者进行了现场直播,摘录精彩发言,并对此前的“红毯委员”进行了回访。

“在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葡商贸合作区。”

——省政协委员、澳中致远投资有限公司监事长杨道匡

杨道匡首位发言,主题为《粤港澳协同建设高度开放的新型城镇群和蓝色经济产业区》。“说起粤港澳大湾区,大多数人关注的是陆地空间,我们还有浩瀚的海洋资源”。杨道匡介绍,在珠江出海口,广东管辖的海域面积接近6000平方公里,蕴藏着丰富的海洋资源。

结合粤港澳大湾区规划和广东省发展海洋经济部署,他建议,在珠江口沿岸的珠海横琴自贸片区、中山粤澳全面合作示范区和万山群岛等合适的区域,建设中国与葡语国家商贸合作区,打造高水平参与国际经济合作新平台,实行高度开放的自由港政策,发展与海洋经济相关的“蓝色产业带”。

杨道匡还建议,依托珠江口沿岸和万山群岛组成的多个海岛,建设粤港澳大湾区新型城镇群和优质生活圈,对标世界一流湾区,建立低碳环保、多元融合的城市生活模式。参照港珠澳大桥建设管理模式,提供优质的社会管理和公共服务。

“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是文化领域的新主题、大文章。”

——省政协委员、广东网络作家协会副主席周西篱

“大湾区建设的目标之一是要深化粤港澳合作,建设以中华文化为主流、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合作基地。 ”周西篱关注粤港澳大湾区的文化问题,她表示,粤港澳大湾区都市群无论在历史、语言、人口等方面都具有同一性,岭南文化和珠江文化一直是大湾区文化的主导和纽带。

她建议,制订以广州作为文化中心定位的粤港澳大湾区文化发展战略,创立粤港澳大湾区文化发展基金;发挥文学打动人心、沟通情感、引起共鸣的共通性和独特性,建立粤港澳大湾区文学联盟,促进大湾区文化共同体形成。

同时,设立并定期举办粤港澳大湾区文化发展论坛,构建高端论坛体系,以文化搭台,推动粤港澳合作走向深化,提升粤港澳大湾区的经济、文化话语权和国际影响力。通过“一带一路”中的文化交流与合作,提升中华文化的国际竞争力与影响力,将中华优秀文化传播到世界各地。

“在全省主要公共场所配置AED。”

——省政协委员、广东省中医院急诊科主任丁邦晗

第三位发言的丁邦晗拿出一台橙色的仪器,瞬间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 对绝大部分的心脏骤停患者存在的室颤等恶性心律失常而言,电除颤是救治的唯一有效手段。AED就是体外自动除颤器,是一种电除颤的设备。” 丁邦晗介绍,AED是医院内和医院外心脏骤停急救中不可或缺的设备,可以由非专业人员使用,操作简单,安全性好。但当前,我省公共场所AED的配置率极低,大大影响了心脏骤停患者的救治成功率。

他介绍,中国每年有55万人因心脏骤停而猝死,救治成功率不足3%,高质量的心肺复苏和第一时间电除颤是救治成功的关键。他建议,在机场、火车站、体育馆、图书馆、酒店、大型购物场所、老人院等地固定配置AED,在重要会议、重要体育活动现场机动配置AED。“AED自带语音提示,使用简单,人人都可以学得会,但还是需要进行必要的科普,让大家不惧怕使用这种急救设备。让更多的人在急救时想到使用AED。”

“借助‘时间银行’,建设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社会。”

——广东省政协委员、华南师范大学计算机学院副院长、省青年大数据与云计算实验室主任赵淦森

“有一首非常感动人的歌叫《时间都去哪了》,大家肯定听过。”第四位发言赵淦森带来了《关于发展“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助推共建共治共享的社区治理格局的提案》。

赵淦森介绍,养老已成为国家和社会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近年来,瑞士将“时间银行”与养老服务挂钩,人们只要抽出时间去照顾老人,看护的时长就可以存入“银行”,等自己年老需要照顾时再“取出”,享受同等时长的免费养老服务。这种既不依赖子女又减轻国家负担的方式颇受追捧。

“广东省的人口中,60岁以上的户籍老年人口1300多万,差不多是丹麦、挪威、芬兰加起来的人口总和;失能老人,半失能老人也逐渐增加,现行养老体系存在发展不均衡、质量效益不高等问题。”赵淦森建议,应进一步推动“时间银行”的建设和实施。

具体而言,赵淦森建议在立法和政府层面给与“时间银行”明确的法定地位和充分的责任权利,完善操作流程,鼓励和推动助老服务“时间银行”的发展。其次是推动“时间银行”在全省“通存通兑”,这需要建设一个“时间银行”的“银联系统”。再次,要为储户提供“储蓄时间”时的人身保险、第三者责任险等保障。最后,要多渠道筹集“时间银行”的建设资金,建议参照“国家扶贫基金”做法,设立“广东省时间银行”专项基金,还可以积极引进社会资源共同参与,同时提升企业的社会形象。

“制定‘高就业民营企业’鼓励优惠政策。”

——省政协委员、得洁日化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谢小夏

第五位发言的谢小夏,关注的是民营经济发展和我省的就业问题。

谢小夏说,稳就业是当前的一项重点工作。岁末年初之际,我省也陆续出台多项稳就业措施,以应对就业压力上升的局面。去年,她所在的公司也提升了5%的就业率。然而,稳就业措施对作为我省就业主体的民营经济的支持力度,还有上升的空间。

她建议进一步释放政策红利,通过政策“组合拳”击中民营企业发展的痛点,对具有就业贡献的民营企业给予“高就业民营企业”的认定,制定“高就业民营企业”鼓励优惠政策,商事制度改革中对民营企业的准入门槛进一步放宽,优化营商环境,为民营经济发展注入新动能。

谢小夏表示,就业关系到千家万户,就业稳民心就稳,对民营企业给予更多支持,提升民营企业的政策获得感,从而促进民营企业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为我省稳就业工作作出更大贡献。

“水价不能体现水作为稀缺资源的价值。”

——省政协委员、广州市净水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伍志趼

“什么是再生水,可能大家会比较陌生。”第六位发言的伍志趼关注城乡再生水利用的高质量发展。他说,再生水在环境保护、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近年来广东省污水处理设施建设速度走在全国前列,但由于地处珠江流域,水资源相对丰富,再生水设施建设远远滞后于城市发展的需要。” 伍志趼认为,目前我省在污水资源化利用方面,存在管网不配套,建设规划相对滞后;运营机制不适应市场经济发展,水价不能体现水作为稀缺资源的价值。

伍志趼建议,促进广东城乡再生水利用高质量发展首先要统筹规划,全面铺开,将再生水管网建设和改造纳入城市基础设施范围,同时大力推进农村污水再生利用进程。

“红毯委员”回访:登上委员通道,激动又新鲜

广东省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于26日上午在广州开幕。为了更好地体现委员履职风采,展现广东省政协工作亮点,今年大会对标全国两会的做法,首次举办“委员通道”。

得知自己要登上“委员通道”,周清觉得激动又新鲜,“没想到,没想到自己的小提案受到如此多关注。”上台前,她不放过每一个细节,从着装到动作,从眼神到语言,身穿红色衬衫,反复修改发言稿件,只为了呈现一个最佳状态。

“我是名医生,最关注的还是健康,”周清说履职和提案更多源自自身的工作经历。作为广东省肺癌研究所副所长的她常与癌症病人打交道,明白体检在保护健康中的重要性,“不少病人到了中晚期,才接受治疗,若能早发现,病人的存活率和生活质量会得到较大的提升。”

目前,针对体检中发现的问题,因缺乏咨询服务,部分病人无法意识到疾病的严重性,“也不了解如何开展自我健康管理” 。对此,周清建议在体检中心设立体检结果咨询门诊,对接各大专科,派出专家帮病人解读体检报道,“告诉病人哪些应注意,哪些问题不需要太紧张”,指导病人改善健康生活方式,确保早发现疾病能在专科指导下开展治疗。

“能够成为此次大会首场‘委员通道’的首位发言人,感觉很兴奋,也很激动。”省政协委员、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总经理张志兵在完成“委员通道”发言后对记者说。

张志兵在“委员通道”上重点关注了粤港澳大湾区全域旅游的相关问题。他说,从去年开始自己就对粤港澳大湾区的旅游发展问题予以关注,“这不仅是与我个人的工作内容有关,也因为我本身就是一名旅游爱好者。”

为了能提出一份高质量提案,张志兵不仅前往省文化和旅游厅调研,了解我省文化旅游的宏观情况,还向产学研各界专家学者问策,收集他们的意见和建议。

“从撰写提案到今天在‘委员通道’上正式发布,一共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张志兵透露,自己也是在大会开幕前几天才知道入选首场“委员通道”的发言人,“得知后,第一反应是有点激动,也有点紧张。”

记者在现场注意到,在3分多钟的发言里,张志兵直奔主题,多处运用了排比句, 如行云流水一般,娓娓道来。他说,为了让发言更有传播力和感染力,特意对提案做出了修改,让其更加口语化,更具传播力。

“‘委员通道’是委员建言献策的一个非常好的平台,通过媒体的传播,我们的建议能够得到更广泛关注。”张志兵说。

记者手记:2天,60分钟,12个话题

2019年,广东省政协会议首次开设两场“委员通道”,让委员们展现了履职风采。

张志兵、邓静红、刘启德、张广军、周清、王建生、杨道匡、周西篱、丁邦晗、赵淦森、谢小夏、伍志趼。12位“红毯委员”面对镜头侃侃而谈,或为改革发展献良策,或为百姓民生鼓与呼。他们也成为广东省政协大会“委员通道”的首批“吃螃蟹”者,“粤港澳全域旅游”“时间银行”等概念引人深思,校园安全立法、民营企业发展等话题引起关注和讨论。

省政协委员、农工党广东省委会专职副主委刘启德表示,虽然平均每个人只有不到5分钟的发言时间,但背后都浓缩了很多心血,“这是一种挺好的方式,通过媒体既向公众报告委员履职情况,又能将社情民意及建议传达出去”。

来源:南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