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检查“哥特妆”可理解 “奇装异服”应做界定

热点

胡一刀(时评人)

化了“哥特妆”而不给进站?广州地铁日前被曝又一次以装扮为由拦人。3月10日,有网友发微博称,自己当天下午在广州地铁萧岗站进站时,因化了“哥特妆”被安检人员拦住不让进站。“明明没携带违禁品却被拦下,拦下我的戴眼镜的女安检员叫来班长,说我的妆有问题,太恐怖,请原地卸妆”。随后,@广州地铁做出回应:如给您造成不便很抱歉,小编已提醒业务部门注意。然而部分网友并不买账,认为广州地铁“应该公开道歉并承认错误”,说出“要求别人卸妆的执法权限在哪里”。3月16日晚,广州地铁发出通告正式致歉,当班班长已停岗,重新接受培训。

检索资料可知,哥特式风格以恐怖、超自然、死亡、颓废、巫术、诅咒、吸血鬼等为标志性元素,常用于表达黑暗、恐惧、孤独、绝望等艺术主题。而真正的“哥特妆”自然也就透着一股子诡异,说得直白点就是有点吓人。我看了媒体发出来的当事人的妆容,这个在哥特妆里算是口味比较轻的。不妨假设一下,如果某位网友化着真正重口味的“哥特妆”进入车箱,吓到了某位老人和小孩,甚至引起了突发疾病,那大众是会指责“哥特妆”的网友,还是会说老人少见多怪不经吓,又或者给地铁公司方面扣一个管理不善、安检不严的帽子?对于惊扰了他人的网友而言,他是会承认这是自己的错,还是会辩解———我也不知道会吓到人,而且安检人员也放行了啊。

有网友扒出,这至少是广州地铁第四次因装扮问题拦人了,比如去年有网友称,自己穿着“不算特别华丽”的洛丽塔裙子在广州三号线大石站被拦下不让进站,安检人员说“站方规定奇装异服不能进站乘车”。该网友还表示,自己已经穿了三年的洛丽塔洋装,全套装扮出门“搭过三个城市的地铁,今天还是第一次被拦下不让进站”。表面上看,这似乎是广州地铁的不对,但对错不能简单以多寡论,少数不一定等于错误。此外,由于信息的失真,有些细节并未被大众所了解。比如,广州地铁曾不让一位“哥特妆”装扮者进入,其理由之一是这位装扮者戴了狼牙项圈,属于尖锐物品,确实存在安全隐患。

需要看到的一点是,网上舆论在传播过程中会失真,比如当事网友在微博上的表述为“请原地卸妆”,但在接受采访视频中的表达为“可不可以原地卸妆”。显然,前者是祈使语气,而后者则是商量的口吻。从网友反应看,以责难管理方的居多,比如“化浓妆可以进哪个站?”“是不是需要素颜”。其中的原因,我觉得与网友构成有关,大多为年轻人,对新事物的接受度高,但这可能也意味着老人和儿童声音的缺席。另外,舆论演变至此,或许是被带节奏了,比如“要求别人卸妆的执法权限在哪里”的质疑,其前提是要求他人卸妆是在执法,但似乎没有确凿证据表明广州地铁发出了这样的声音,他们是在检查而非执法,乱扣执法的帽子无疑属于自媒体的自加工。

在我看来,广州地铁对装扮的检查并无问题,但可能缺少一个前提,这就是对奇装异服的界定缺乏共识。诚如当事网友所说的,不常见不等于奇装异服。广州地铁如果能与网友互动,讨论出一个关于着装的负面事项清单,并以儿童的口吻发出请求或者倡议,请哥哥姐姐不穿特殊风格的衣服。同时,请心理或医疗专家阐明过浓的“哥特妆”可能给老人带来的身心伤害并且广而告之,以后遭遇类似的事情,舆论或许就不会再这样一边倒,以至于涉事企业只能委屈自己人,以息事宁人的做法堵住悠悠众口。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