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情侣因广州地名重名差点闹分手 此"南村"非彼南村

不少人都遇到过这样的经历:打开地图软件输入一个地名,同一个城市出现多个重名的地名。在不规范地名当中,市民感触最深的是在一定区域范围内多个地名同名或同音的“重”地名。南都记者通过手机地图软件搜索“前进路”,就发现广州有好几条前进路,分别位于海珠区、增城区、从化区、番禺区等地。

地名管理跟不上城镇化进程的步伐

南都记者对此进行了专门的走访,发现广州地名“重名“的现象还真不少,经常把人“忽悠”的团团转。比如:番禺区南珠路,海珠区南珠路;荔湾区宝华路,花都区宝华路;白云区凤鸣路,花都区凤鸣路;海珠区松园路,花都区松园路;海珠区西华街,荔湾区西华路……

这样的“重”名路,很容易让人一时间摸不着头脑。那么,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些重复的路名?

根据国务院1986年颁布实施的《地名管理条例》,各地都设有地名管理机构。新的路名需要“申请——审核”。申请主体各异,小区的内部道路由开发商申请,市政道路由相关政府部门申请,地铁站名由地铁公司申请。经民政部门许可后,方能使用。

既然有如此详细的规定,为何还会出现地名重复等不规范现象?这与地名管理跟不上城镇化进程的步伐有很大关系。

根据《广东省地名管理条例》规定,同一城镇内的路、街、巷、建筑物、住宅区名称,不应重名、同音。然而,这当中的“同一城镇”,各地却有不同的理解。有的地方把“同一城镇”理解为“同一镇”,这也可能导致重名现象在不同镇、区的发生。2015年,广州市番禺区民政局在答复人大代表的一份建议时表示,省、市地名管理部门对“同一城镇”的释义为“同一城市”,这意味着在同一城市内,地名路名不应重复。

行政区划调整产生高度重复的路名

除了理解上的差异,像“人民路”、“中山路”、“解放路”、“工业路”、“创业路”等这些高度重复的路名,多出现在近三十年来工业化高速发展、行政区划发生过重大变化的区域。在广州,如果你要打车去“迎宾路”,的士司机可能会问你,是去越秀的“迎宾路”,还是番禺的“迎宾路”,又或者是花都的“迎宾路”。越秀区的迎宾路因广东迎宾馆而得名,而花都和番禺的迎宾路则是在设立广州市辖区之前修建的连接广州和当地的道路。这些路当时的命名似乎没有什么问题,但随着花都、番禺成为广州市的辖区,“摆乌龙”的弊端就显现出来了。

家住越秀区的市民梁莹就记得,有一次打算去花都的迎宾大道赴宴,当她坐地铁到白云机场,然后出地铁站打车时没有讲清楚是哪个区的迎宾大道,她上车后又睡着了,结果当她醒来后发现被送到越秀区的迎宾路,当时非常尴尬。

也有网友分享自己的经历,因为广州地名重名差点闹分手:两人本来相约南村站见面,然后一个去了番禺区的南村站,一个去了海珠区的南村站,各自在寒风里站了半个小时,才知道去的不是同一个南村站。

2018年5月,番禺某大型小区内60多条道路立上了新路牌,许多沿用十几年的路名因“历史遗留问题”遭到变更,理由是道路的命名不连续,跳过了“四街”等地名,不符合规范。

牵一发而动全身,该小区业主的身份证、户口簿、房产证、快递地址、银行信息全都变成了“与实际地名不符”,对小区数万名业主的生活造成极大不便。

海珠区南村站和番禺区南村站,两地相距20公里,但地名和公交站名完全一致。类似情况在广州并非孤例。

不规范地名主要包括:

1地名含义、类型或规模方面刻意夸大,专名或通名远远超出其指代地理实体实际的“大”地名,如“中央首府”“龙御天下”“欧洲花园”等;

2以外国人名地名以及使用外语词及其汉字译写形式命名的“洋”地名,如“马可波罗大厦”“曼哈顿社区”“香榭丽舍小区”等;

3盲目追求怪诞离奇,地名用字不规范、含义低级庸俗或带有浓重封建色彩的“怪”地名,如“99大厦”“加州1886”“BOBO自由城”“皇庭御景”等;

4一定区域范围内多个地名重名或同音的“重”地名,如某城市多处存在“建设路”“人民路”“解放路”等重名道路现象。

来源:南方都市报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地名 路名 迎宾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