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问广州水上公交,去年近亿补贴去哪了?

(原标题:周一见:再问广州水上公交,去年近亿补贴去哪了?谁才是水巴主管部门?)

从上周开始,南方都市报连日跟踪报道广州市客轮公司“减少2元广州水巴班次,增加珠江日游”的事件,引起读者广泛关注。南都NDX实验室发起“减少2元水巴班次,增加30元珠江游,你怎么看”的调查,已有2933位网友投票,其中2793票反对。

事件背景

【缘起】今年1月31日起,广州客轮公司发出公告,水巴S2线保留上午7点和8点分别从芳村码头和广州塔开出的班次,其他全部取消。该线路其他时间段有多个珠江日游班次,单程30元,往返45元。3月1日,南都记者和广州市政协委员谭国戬对广州水巴和珠江游进行了调研,发现了一系列问题。

【追问】南都记者查询到,2013年起,水上公交每年获得市财政资金补贴。但是,2013年起五年内的市交委部门决算账本中,只有2016年决算账本单列了水巴补贴:全年财政补贴2147万元,而这一金额也高于当年预算数。这笔钱花在了哪里?却仍然是迷雾一团。

新疑问

除去上述的疑问,

经过一周的调查,

南都记者又有了“新发现”。

补亏:

去年年中追加补贴7500万

七年获财政资金超2亿

交委部门预算显示,2013年市财政对水上公共交通的补贴为1400万元,2014-2017年、2019年每年补贴2000万元。2018年部门预算账本没有单列水上公交补贴金额。

而广州市财政局日前回复南都记者的数据则显示,2018年水上公交运营补贴共9500万元,包括年初预算2000万元,年中追加安排7500万元。

据此测算,2013年至2019年这七年,水上公交共获得2.09亿元财政补贴。

追问:

多年来,补贴资金花在哪里?

水上公交补贴资金预算目标很明确,是用于发展水上公共交通,提升乘客满意度。如此一来就存在三大疑问。

一是补贴资金怎么花?2013年起五年内的市交委部门决算账本中,只有2016年决算账本单列了水巴补贴:全年财政补贴2147万元,而这一金额也高于当年预算数;其余4年(2018年部门决算未公布)只有公共交通运营补助方面支出合计数,没有单列水上公交补贴。客轮公司也未就该问题给与回复。

二是水巴的补贴资金用途是否需要公开?记者了解到,目前广州市财政预算实行绩效考核制度,但具体的补贴资金使用情况没有要求向社会公开,只需在获得财政资金的部门预算中列明并考核,每年由审计机构对补贴项目进行审计。

三是水巴减少班次,还能享受补贴吗?如果按照2013年听证会公布的水巴运营成本监审数据,每年2000万的补贴确实不足以补水巴亏损,但是2018年的补贴增加到9500万元,比往年补贴标准多3倍;六年获得2亿多的补贴资金。如果今年开始水巴减少班次,改为发展珠江日游,而珠江日游是市场化运营的产品,水巴还能继续拿财政补贴吗?

疑团:

找了一星期,

还是没找到水巴主管部门

另外,尽管账面上水上公交连续7年获得财政资金补贴,但记者从侧面了解到,客轮公司过去几年“没有拿全补贴资金”。过去一周南都记者反复向客轮公司、广州市交通局、广州市港务局、广州市财政局求证。

首先,要明确水巴的主管部门是谁。广州市客轮公司成立于1952年,去年整合到新成立的广州公交集团,公交集团的业务主管部门是原广州市交通委员会,水巴客轮业务同样属原广州市交委管理,因此近六年的水上公交补贴资金在原交委部门预算中安排。

但3月20日,新组建的广州市交通管理局回复南都记者,今年机构改革后“涉水的主管部门都在港务局”,因此水上交通运输相关职责在港务局,交通局也因此未对补贴资金安排给出回复。

南都记者随后向新组建的广州市港务局求证,3月21日,港务局方面回复称“原交委的港口职能都划归到港务局”,具体到水巴的管理权是否属于港务局,补贴资金是否随机构改革拨付到港务局,截至发稿时港务局方面未作出回应。

水巴的业务主管部门是交通局还是港务局?截至发稿时,仍没有政府部门承认是水巴客轮的主管部门,两个新组建的部门官网“机构职能”尚未更新。

3月22日,记者继续向广州市财政局求证,去年为何增加3倍的补贴资金,对财政补贴资金流向如何监管?目前在等待回复。

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认为,水巴的主管部门不明确“太滑稽”:各部门没有明确的权责,就无法对水上公交和珠江游发展进行详细规划;更重要的是,对于公众关心的财政资金流向,没有业务主管部门就没法追究清楚这笔钱去哪了。

□曾德雄(广州市人大代表)

广州水巴要依法综合研判

南方都市报连日来跟踪报道广州市客轮公司“减少2元水巴班次、增加珠江日游”,受到社会广泛关注。我认为这里面包含很多层次的问题,首先是“减少2元班次、增加珠江日游”合不合理、合不合法?其次是这样减少以后还能否继续享受财政补贴?第三是每年的财政补贴都用到了什么地方?第四是广州水巴将何去何从?

最近这么多年广州的公交事业发展迅猛,地铁公交四通八达,可以想见坐水巴的人日益减少。我没有具体的数据,但2013年10月广州市水上公交票价调整听证会前公布的成本监审数据显示,2010-2012年水巴营业收入分别是1153万元、1039万元、972.6万元,递减的趋势非常明显。这也很符合人们的日常生活感受,水巴在人们生活中的存在感越来越弱,我甚至都记不起上次坐水巴是什么时候了。

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水巴改变经营策略,减少2元班次、增加珠江日游,似乎无可厚非。客轮公司是一个市场主体,它有权决定它的市场行为;现在人们都在讲由市场而不是别的来配置资源,水巴转变经营策略正是这一时代精神的具体体现,我认为合理又合法。

水巴这样转变经营策略以后还能否继续享受财政补贴?答案非常明确:不能。道理再简单不过:财政补贴的是作为公共交通的水巴,而不是作为旅游产品、票价比水巴高15倍的珠江日游。即便还保留了少部分水巴,也要重新审核补贴的数额,不能再按从前的数额进行补贴,因为补贴的对象已经发生了实质性的改变。我甚至认为这个审核应该从水巴班次减少的第一天起就应该进行。

提到财政补贴,就不得不提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这些钱都用到了什么地方?2013年10月底举行广州水巴票价听证会,听证会前当时的广州市物价局按规定公开了水巴成本监审报告,结果财税专家说看不懂:“没有说明数字是怎么得来的,没讲清楚企业的成本结构,如燃料、人工和行政开支分别占多少比例,等等。”这么多年过去了,广州水巴包括每年2000多万补贴在内的运营账本也没有详细向社会公开,这是值得有关部门重视的。现在都在搞绩效评估,广州水巴的绩效也应当评估一下,毕竟每年拿了这么多财政补贴。

水巴今后将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值得探讨。令人称奇的是,市场在萎缩,水巴公司的上级主管是谁都找不到!连日来南都记者希望向客轮公司所属的政府部门了解水上公交发展规划,但都没有政府部门承认是水巴客轮的主管部门,交管局说归港务局管,港务局也不回应到底该不该他们管,真的是弃之如敝履!广州现在很强调依法行政,正准备对《广州市依法行政条例》实施两周年进行评估。一个这么大的机构现在居然找不到主管部门,显然跟依法行政的目标存在相当大的距离。

针对此事,

记者将继续向有关部门求证,

敬请关注。

来源: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