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公交地铁要收班,打车心慌慌 夜归人该如何回家?

(原标题:夜归人:转公交不便,打车心慌慌,地铁末班车能不能等等我?)

已经临近晚上11点,王女士拿着挎包坐在广州地铁鱼珠站休息位上等待着地铁13号线的驶入,疲惫的她两眼直望着前方的地铁线路。

她的家在增城区沙村,但是她的工作地点在越秀区,每天晚上她都会花十几分钟走到五羊邨站乘坐地铁5号线,然后再从鱼珠站转乘到13号线回沙村,每天来回都要花费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原本晚上11点下班的她,因为多次赶不到末班车回家,现在不得不每天请假早点下班,“地铁末班车能否延时收班?”

地铁末班车到底有无延长运营必要?有市民认为公交不便、打车危险,希望地铁延长运营。也有市民认为,地铁延迟运营成本巨大不应如此。羊城派记者进行了实测。

地铁末班车不同线路有热有冷

小记们于21日、22日,兵分三路观察2、4、8、13等多条线路,这些线路多是连接主城区与非主城区,其末班车有热有冷。

作为4号线和8号线换乘站的万胜围站,人流量在广州地铁站名列前茅。

周四晚上10点30分记者来到万胜围站,此时距离4号线南沙方向23时22分的末班车不足一小时,站内仍然有不少上班族行色匆匆,一路小跑赶至地铁月台,每个车厢门前的队伍也很长,足有20余人之多。由于人流量大,夜间该站点依然有工作人员维持秩序。

记者发现,随着时间向后推移,万胜围站的乘客数量竟越来越多,23时15分,记者跟随人流挤进了车厢,无位可坐。

与万胜围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嘉禾望岗站与鱼珠站。嘉禾望岗站连接着2、3、14号线,其中14号线是唯一一条途经从化的地铁线路。对比白日的喧嚣,夜间23点左右的嘉禾望岗站人群稀疏。

鱼珠站就更冷清了,基本乘客都是从5号线换乘而来,夜间23点左右,整个月台不过站着60多号人。

试乘:周末的末班车人更多

鱼珠站是地铁5号线和地铁13号线的换乘点,不少市民夜间会在此站换乘从市区工作地前往位于黄埔或增城的家。

记者分别于21日、22日,从鱼珠站搭乘23时15分开往新沙的地铁末班车。与平时不同,末班车地铁早在23时12分便入站侯客,3分钟后,开往新沙的地铁准时出发。

在地铁上,记者观察到每位乘客都有座位,而且还有大量空着的座位,一直到记者下车的沙村站,各个站点基本只有下车的乘客,没有上车者。22日适逢周末,乘坐末班车的乘客就更多了些,依旧每位乘客都有座位,且有闲置座位。

据记者两日的观察,周末末班车从市区往郊区人流量普遍比平时要大。

21日22时15分左右,在地铁2号线白云广场站,每节车厢均座无虚席,但是站立的乘客与乘客之间能保持较宽的一段间距,感觉舒适。

可到22日晚,同一时段的白云广场站每一节车厢都人满为患,近百人挤在同一节车厢内,记者想要转个身都变得十分困难,且不论是开往位于番禺区的广州南站方向还是开往位于白云区的嘉禾望岗方向,均相差无几。

过半人希望延迟地铁运营时间 女性更偏爱深夜地铁出行

记者曾在羊城派app上投放地铁末班车话题问卷,在填写问卷的受众中,选择偶尔乘坐末班车地铁的人占比近六成。

关于地铁末班车运营时间是否需要延长,有四成人认为某些线路可以进行适当调整。在万胜围站,记者也进行了随机调查,有过半人表示支持地铁延迟末班车时间。

地铁延迟多久合适?

记者检索发现,绝大部分线路的末班车时间多集中在23点左右,有三成受访者表示希望延迟到23点之后,有三成受访者表示希望延迟到凌晨0点后。

“我觉得假如能延迟哪怕十五分钟,对于大家来说也会好很多。”范先生说。范先生在万胜围附近从事保险金融的工作,晚上下班需要乘坐地铁返回番禺区石碁。

范先生告诉记者,大部分时间都能在晚上十点前下班回家,偶尔需要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多,往往赶不上末班车,“而且周末到广州市区玩,晚上也不敢玩太晚,怕赶不上地铁,玩也不尽兴。”

如若赶不上末班地铁,不少市民的选择是打车。范先生直言:“只能乘坐网约车回石碁,单程花费一百多元。这笔钱没有办法报销,只能自己出。”

对比男士,有女士向记者表达了担忧,“不管是网约车还是出租车,很多出事的都是女性。”

对于坐公交车市民王女士也觉得这是不太可行的方式:“坐夜班公交车,在市区我最起码要转三次,基本没有从市区直达郊区的夜班车。”

经常坐13号线地铁末班车的熊先生则说:“赶不上末班车,顺风车又被取消,只能到鱼珠站外面坐黑车,一人付几十块与他人拼车。”

也有市民持不同意见,从事媒体工作的周女士说:“地铁包括电力、人力等各种费用都很高,是否延迟也得要看人流情况,如果太少就不需要,毕竟各种费用很高。”

市民陈女士同样认为:“地铁的工作人员也要下班回家,如果延迟的话,他们就需要工作更长的时间,他们可能也很难回家,并且没有必要为赶不上末班车的一小拨人买单。”

来源:羊城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