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广州最老水陆空枢纽,再见!城市新客厅,你好!

五一前夕,广州最老汽车站——越秀南客运站在服务69年后正式“退休”。而不远处的白云路上,羊城第一个火车站——广九火车站将度过110岁生日。

大沙头、白云路、越秀南构成的“金三角”,坐拥广州最早的火车站、最早的汽车站、第一批机场以及航运码头的土地,堪称广州“最老水陆交通枢纽”。它留下了无数人踏入广州的第一个兴奋的脚印,也记录了城市近郊向中心发展的飞速变迁。

广州成为全国重要综合交通枢纽的故事,我们从追寻“原点”开始。

广九车站今年迎来110建成周年,图为在旧址兴建的纪念公园。

广九车站今年迎来110建成周年,图为在旧址兴建的纪念公园。

1

广州水陆空交通“原点”

大隐隐于市

越秀南客运站停运的前一天,68岁的广州街坊张尧政专门抽空前来。他不断按下相机快门,留下最后的影像记忆。

“我小时候,这里和现在的广州火车站、广州南站一样繁荣。”张伯还记得,由越秀南、白云路和大沙头构成的“金三角”,是新中国成立后广州乃至广东最早的水陆空交通枢纽所在。

穿过白云路,你会遇见广州最早的火车站——广九火车站旧址;

深入大沙头,闹市中藏着广州最早机场之一——大沙头机场的印记;

南行至珠江边,成排游船静静停靠在航运码头边。放眼江面,座座大桥横跨南北,车流、物流迎来送往。

1923年,孙中山和宋庆龄在大沙头机场的“乐士文”号飞机前留影。资料图片

1923年,孙中山和宋庆龄在大沙头机场的“乐士文”号飞机前留影。资料图片

切换至时间维度,老枢纽的发展脉络呈现得更为立体。

1909年,广九火车站在白云路落成。其后半个多世纪,经历了“广州东站”“广州站”的改名,广九站不变是市内铁路客货运的流量担当,直至1974年流花路新火车站面世。

如今的大沙头,摄影器材城、影音产品城、布艺市场林立。只有大沙头三、四马路几条笔直的道路,依稀留有机场跑道的影子。1918年,孙中山下令在大沙头兴建机场。第一架国产飞机“乐士文”号试飞、“广州号”首次环飞中国,这两件中国航空史大事都系从大沙头一飞冲天。

绘制于清代的巨型外销画《广州港全景图》上,大沙头附近的东水炮台清晰可见。而在一张秦代至1913年的广州古代城区及港口变化示意图上,大沙头码头作为古代港口赫然在列。

《广州港全景图》描绘了19世纪40年代珠江上帆船竞渡的画面。

《广州港全景图》描绘了19世纪40年代珠江上帆船竞渡的画面。

新中国成立后,广州市政府新建、改造了一批码头和库场,包括大沙头码头。它曾是连接珠江流域各城镇的水路客运始发和终到点,是无数珠三角民众踏足广州的第一站。

2

老枢纽“下线”

城市骨架撑开发展新格局

家住德政中路的蔡阿姨,常常乘汽车往返广州和清远。刚过去的五一假期,她的旅程悄然发生了变化。“以前走路到越秀南站坐车,非常方便。现在它停运了,我要多花几倍时间改去城西的省客运站。”

尽管有人无奈、有人惋惜,但告别在所难免。

“位于市中心的越秀南客运站,导致长途对外交通与市区公共交通发生冲突,因此撤离是必然。”华南城市研究会会长、暨南大学教授胡刚说。2016年通过的《广州市综合交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就提到了越秀南汽车站的搬迁整合,从去年开始,这里也有不少线路陆续停运。

老枢纽的失效,意味着“新枢纽”的崛起和建立。在这种更替中,广州作为我国重要综合交通枢纽的地位从未衰退。

其中,2004年迁至现址的广州白云国际机场,是我国三大国际航空枢纽机场之一,去年客运量近7000万人次,稳居全国第三。以其为核心,面积达135.5平方公里的广州临空经济示范区也正在加速建设。

铁路枢纽方面,从最早的广九铁路火车站,到广州火车站,再到现在以广州南站、广州站、广州东站为主,广州北站为辅的“三主一辅”格局,广州铁路客运发送量每年早已超过了1亿人次。

春运期间的广州火车站。肖雄 摄

春运期间的广州火车站。肖雄 摄

根据《广州综合交通枢纽总体规划(2018-2035年)》,广州将形成以广州站、广州东站、广州南站、佛山西站、白云站为主要客站,以广州北站、南沙站、新塘站为辅助站的“五主三辅”客运枢纽布局,支撑广州市城市空间发展战略、广佛同城化、广清一体化发展及粤港澳大湾区世界级城市群建设。

再来看“水路”。在大沙头等老码头转型后,广州港内港、黄埔、新沙、南沙四大港区承担起了其航运任务,是华南功能最全、规模最大、辐射范围最广的综合性枢纽港,与世界1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400多个港口有海运贸易往来。2018年,广州港货物吞吐量、集装箱量分别完成6.13亿吨和2192万TEU,各项生产指标位居全国乃至世界前列。

3

片区大变身

修复老城肌理唤醒新活力

老枢纽功成身退,随之而来是片区的新生。

从大沙头到越秀南,留下了老枢纽向中心城区变迁的足音,也埋藏着城市发展和近代历史交织的宝藏。

今年,广九车站110岁了。2016年原址落成的广九车站纪念园,一个老式火车头、一节车厢、一列铁轨、一尊詹天佑铜像,在绿树掩映下诉说着过往。

如今的白云路平平无奇,但1949年以前,这条广九车站的站前大马路,保持着“全广州最宽马路”的头衔。它更和鲁迅有段古:位于西端的民国范“白云楼”是鲁迅曾蛰居半年的住处,东端和东川路交界,则建有鲁迅纪念园。

民国范建筑白云楼,曾是鲁迅在广州的住所。

民国范建筑白云楼,曾是鲁迅在广州的住所。

与越秀南客运站一路之隔,一座两层高的红色洋楼在参天大树下格外显眼,这里是省港罢工纪念馆。越秀南站的“邻居”更为显赫,那是团一大纪念广场。再加上中华全国总工会旧址,这块史称“东园”的地块,可谓广州近现代史迹的集中展示地。

根据规划,越秀南汽车客运站及其周边居民楼搬迁之后,将建立一个中心景观水面,周边有亭台楼阁的岭南园林。同时,在西侧还将新建一个展览馆。待片区改造完成后,历史遗址轴线就此打通。届时,这里将变身为广州中部的城市新客厅,与西关及东部的花城广场相互呼应,实现城市从西往东历史、近代、现代的文化延续。

“与过去不同,现在老城区重点是发展文化、第三产业等。”正如胡刚所言,细数往昔,大沙头码头已成为广州最大的珠江游码头,具有广州滨水风情特色的旅游休闲胜地;白云机场旧址周边,白云新城的摩天大楼拔地而起——这里已成为白云区的总部经济集聚区;曾经的天河机场,也早已变身成为天河体育中心,其周边则是我国内地首个“万亿级商圈”——天河路商圈……

中信广场、天河体育中心。肖雄 摄

中信广场、天河体育中心。肖雄 摄

“所以,我对越秀南站的搬迁,既有唏嘘和不舍,但更多的是憧憬和希望。希望这片土地,经过新的规划和城市更新,将焕发新的活力,再现繁华。” 张尧政在拍下越秀南客运站正门最后的人流后,笑着对记者说。

来源: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