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涉侵吞公款逾3503万,中山黄圃原镇长被控5项罪名

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一法庭内座无虚席,中山市原民政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曾任黄圃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刘少卿在这里受审,她被公诉人指控涉嫌贪污罪、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行贿罪、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5项罪名,不过刘少卿只认受贿罪,但对金额提出异议,对其它4项罪名并不认罪。该案将择日宣判。

镇党委开会决定企业出钱购买用地指标

在公诉人指控的5项罪名中,贪污罪涉及的金额最高。公诉人称,2009年至2014年期间,被告人刘少卿利用担任中山市黄圃镇党委委员、副镇长、党委副书记、镇长的职务便利,单独或伙同他人侵吞公款共计人民币3503.85万元。

公诉人称,被告人刘少卿以办理土地用地指标的名义,指使黄圃镇财政结算中心原出纳陈某红(另案处理)从黄圃镇工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工业公司)账户套取公款人民币3000万元,其中送给许某山(另案处理)人民币2450万元,直接转入其实际控制的私人账户人民币200万元,予以侵吞。2009年,4月27日,被告人刘少卿要求许某山收到上述土地指标费后,将其中的人民币550万元转入其实际控制的私人账户,予以侵吞。

对于这笔钱,法庭上刘少卿作出辩解,她说当时国家政策变化,黄圃镇一些企业办不了土地使用证,这是历史遗留问题,为了解决用地指标,就需要跑动找人。刘少卿就找到了许某山,他在北京可以特批用地指标。随后镇党委开会,集体决定向用地企业按每亩3.5万元的标准收取土地指标费。实际上每亩地给许某山3万元,多出来的钱就留在工业公司,作为镇里的“小金库”。

后来,许某山确实也给黄圃镇批到了1000亩地的用地指标。至于许某山退回来的750万元,是他想让刘少卿帮忙送给广东的个别官员,刘少卿说自己也送出去了。

微信图片_20190525154417.png

私人帮黄圃镇特批1500亩用地指标

指控最高的一笔贪污金额达2650万元,公诉人称,被告人刘少卿为让许某山利用关系在职务调整,晋升方面提供关照,利用职务之便,指使陈某红以办理土地用地指标的名义,从工业公司多次套取公款共计人民币2650万元,转入许某山及其实际控制的私人账户。

刘少卿当庭表示,这笔钱其实也是用于办用地指标。之前跟许某山约定,一共给黄圃镇批2000亩土地。当1000亩用地指标批下来后,许某山又帮黄圃镇批了500亩地,所以工业公司又转给许某山3000万元,不过到案发前还有500亩地没批下来。

此外,公诉人还指控被告人刘少卿在2011年至2012年间,伙同陈某红等人非法侵吞黄圃镇城镇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投公司)和工业公司收取的利息和服务费共计人民币63万元,其个人分得人民币13万元。2014年,被告人刘少卿伙同陈某红以支付工程款的名义,非法侵吞黄圃镇工程建设管理中心基建账户尾款人民币40.850901万元,其个人分得人民币23万元。

律师称行为违法但没有造成镇政府损失

关于受贿罪,公诉人称2006年至2016年间,被告人刘少卿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结算工程款、征地用地、办理土地指标、职务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和关照,收受多人钱财共计人民币1480万元,港币401万元。不过对于指控最高的一笔1000万的受贿,刘少卿提出异议,她称这笔1000万也是企业拿来给土地办证的钱,不过当时直接打给了许某山,没有再经过工业公司,只是工业公司开了一份收据。

基于刘少卿等人违规向企业收取土地办证指标费的行为,公诉人认为她已经涉嫌滥用职权罪,并造成黄圃镇政府损失人民币3000万元。法庭上,刘少卿的辩护律师、广东正大联合律师事务所李三新问道,“这3000万元不知道是如何计算出来的?”李三新说,从整个过程来看,当时镇党委的决定是违法的,刘少卿是虽然执行党委决定,但她的行为必然违法。但是从结果上看,镇政府取得指标后卖地获利近2亿,并没有遭受任何损失。因此刘少卿不构成滥用职权罪。

此外,公诉人指控刘少卿犯行贿罪,向陈某红贿送陈某红人民币15万元、港币8万元。李三新指出,陈某红是刘少卿的下属,刘少卿不存在为陈某红谋取不正当利益的可能和事实。

公诉人指控指控被告人刘少卿犯故意销毁会计凭证罪,2009年至2012年间,被告人刘少卿指使陈某红多次从工业公司、城投公司账户套取资金共计人民币3121.644484万元,并指使陈某红将记录支出情况的会计凭证销毁。李三新认为,到目前为止没有证据证明哪些会计凭证被销毁了,因此这项指控不成立。

有自首和立功情节依法可从轻处罚

公诉人称,在调查期间,被告人刘少卿主动交代了上述犯罪事实,并有揭发他人犯罪行为的立功表现。案发后,被告人刘少卿家属代为退赃共计人民币2920.392131万元、港币0.5万元。被告人刘少卿有自首情节和立功表现,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在最后陈述环节,55岁已经头发花白的刘少卿不禁落泪,“我是共产党员,我也是执行党委决定,当时帮镇里解决历史问题,希望法庭能够查明事实,对我公正审判”。该案将择日宣判。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