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一对夫妇在深圳购置六套房产 离婚后丈夫将妻子掐死

茫茫人海中,我们会从中选择一个人,与他(她)成为最亲近的人,这中间或详考察、或很冲动、或是缘分、或略无奈,但走进婚姻殿堂的那一刻,确实是想一起好好地度过这几十年。

可是,人世间有众多不如意,人与人有众多看不顺,最亲近、接触最多的两个人,往往更受波及,“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特别是生活中那些不起眼的琐碎,说出来看似矫情、憋下去又很烦躁,日积月累之后,似一把刀子在不断地切割夫妻间的温情。

到最后,又有多少让人唏嘘的故事?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深圳,到处弥漫着创造和梦想的气息。

阿飞、阿丽,年轻的他们裹挟在打工潮中先后来到了深圳,又是老乡,1995年,两人结了婚,不久后有了一子一女。

虽然两人的文化程度都只是初中,但来了就是深圳人,努力了就有回报。陆陆续续,他们还在深圳购置了六套房产。

到此,这似乎是一个很励志的故事,这应该是一个让人极为羡慕的中产之家。

可是,家庭是否幸福、婚姻是否圆满,这与家庭的经济状况都并不能直接对应,个中滋味,如人饮水,冷暖自知。

亲友们都知道,阿飞、阿丽夫妇感情就一直不好,长年吵架,甚至据反映阿飞还会动手。这中间或有性格暴躁的因素、或有家庭琐事的烦恼、或有夫妻沟通的缺失,或许,阿丽相对挣钱较多,阿飞又觉得阿丽在外面经常不给他留面子而觉得很压抑,这也导致内心有积怨。

吵了二十多年,也多少次有过离婚的念头,但考虑到孩子等种种因素,二人都一直在隐忍中。

孩子大了都搬走了,本来可以安享生活却互看不顺眼的两口子,就更容易在一起就烦。

不想在家呆着,阿丽就在外面做保姆,坦诚说,以她现有的经济条件,不必去做保姆挣那一点钱。

矛盾还在积累中,2018年5月29日,二人协议离婚,财产处理,五套房产归阿丽所有,一套归阿飞所有,并于5月30日办理了离婚手续。只不过,离婚后还暂住在一起。

当时,阿丽还分别给儿子和女儿打了电话,将离婚一事平静地告诉了他们。对于这一结局,孩子们也都并不诧异。

2018年5月31日晚上,阿丽做保姆回到家,看到阿飞正在用手机软件唱歌,就不高兴地说他“总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八婆在一起鬼叫”,慢慢的,二人吵起来了,又扯到其它事情、扯到六套房产只给阿飞一套是否公平等,二人都是一肚子怨气。

多年的积怨,离婚之后爆发得更为激烈,在口角上又逐渐转向了互相激怒,“你不怕我跟你同归于尽吗?”“同归于尽好啊,反正活着也没意思。”于是,阿飞当着阿丽的面吃了一整盒阿莫西林,“你不是说一起死吗?来啊!”“好啊,你过来掐死我啊!”“你以为我不敢吗?”“那有本事就来啊!”一步步的升级中,阿飞牵着阿丽进了卧室,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看到阿丽的脸已经发青发黑了,阿飞松了手,瘫坐在地上。感觉刚服的药已经有了反应,按阿飞的说法,担心二人死了无人收尸,于是,他拨打了110。

警察很快赶到,并喊来了急救医生,将已昏迷的阿飞送到医院抢救,可是,阿丽现场确诊已死亡。

案件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深检君以涉嫌故意杀人罪,依法对阿飞提起了公诉。

阿飞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2019年5月,法院一审以故意杀人罪,已判处阿飞无期徒刑。

阿飞没有上诉。

每一宗案件,特别是严重到剥夺他人生命的故意杀人案,都会让人觉得如此沉重,而发生于家庭成员之中,尤为如此。

都知道,结婚的初衷,是想更好地生活,而要想安稳甚至愉悦地一起度过这几十年,尤其需要共同经营好这段感情。世事由来多缺陷,枕边之人,包容比指责更有效,理解比批评更有用。

可是,知易行难,在婚姻的围城里,又有多少夫妻,在指责的戾气中,彼此做了一辈子的“差评师”。

当然,如果爱,请深爱,如果不爱了,请放手,哪怕自此形同陌路,毕竟,这都不算最坏的结局。

最坏的是这一种,或纠结于围城之中、或愤而走出了围城,但最终是以最暴力血腥的方式作一了结,触碰了法律的底线,多年的、复杂的感情,惨烈收场。

“希望每一对夫妻都能在婚姻的道路上,相携相扶一起抵达终点。”办案的赵检察官感慨说,“至少每个人都要谨记,夫妻间矛盾难免,但无论如何、任何时候,也不论是怎样的积怨、不可调和的矛盾,血涌上头时,都敬请务必保持冷静、理智,法律的底线都不能触碰,否则,这个悲剧的代价实在太大了。”(本文中阿飞、阿丽均为化名)

来源:深圳市人民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