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熟悉的味道不一样的配方 深圳男子梦断“越南新娘”

有数据显示,中国现在有2亿以上的适婚男女,彩礼重、男多女少、生活流动等原因导致大龄男青年结婚难的问题尤为突出。越来越多的人把目光放在了邻近的越南,他们以为在那里会迎来属于自己的春天。但是在这千娇百媚的春光里,陷阱也张开了他们的嗷嗷大嘴。

近日,深圳市民晓明(化名)在奥一网报料,其还没娶上越南媳妇,几万块钱被越南媒人阮某“骗”走了。

据了解,阮某夫妻二人充当媒人和翻译,以结婚为名向晓明索取“彩礼钱”“手续费”“办理新娘证件”等费用5万元。当阮某收到费用后,给晓明介绍的越南“老婆”也不见踪影,晓明多次询问后遭阮某夫妻二人拉黑,打电话均未得到回应。

晓明在深圳宝安区一工厂打工,由于不善于交际,将近不惑之年仍是孤家寡人。因为一直找不到对象,所以很担心自己不能娶到老婆,加上老家年迈父母老是催婚,晓明更是着急。

去年10月份,晓明在网上认识一名叫做阮某的越南女子,在聊天的过程中,阮某得知晓明尚未结婚,便提出给晓明介绍越南女孩作为结婚对象。由于晓明发现阮某也嫁给一中国男子并过上幸福的小日子后,晓明便同意了。

媒人阮某根据晓明的要求,给晓明介绍22岁至28岁年龄段的靠谱越南女孩,阮某称,“只要男方对女方好,女方是不会跑的,因为女方也想要好好地过日子,曾经也给很多中国男子介绍‘越南新娘’,如今他们都能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但阮某告诉晓明,介绍一个人要给5万元,这5万元包括彩礼钱、办婚礼及帮女孩办理护照、国际单身证明等等,当阮某给晓明看了那些因介绍而成功结婚的新人图片和视频,晓明心动了,认为阮某办事很靠谱。

12月27日,晓明跟着阮某夫妻二人前往越南胡志明市,阮某给晓明介绍了三个越南女孩,当即晓明便相中了其中一名女孩,女孩也表示可以结婚。晓明很开心,毕竟自己的婚姻大事终于有着落了。

阮某对晓明称,女孩父母也同意这门“亲事”,但是需要时间办理证件才能跟晓明回家结婚。这时,阮某便要求晓明缴纳5万元费用,但由于境外转账金额有上限,晓明只能一天给阮某转账1万元。

直至2019年1月1日,晓明已经给阮某转了4万元便不再转了,晓明认为,需要把女孩带回家才会付清尾款。由于阮某等不到这最后的1万元,1月7日,阮某又以单身证明办理出现问题,要求晓明转账1万以便“疏通关系”。晓明盘算着,“若全部转账过去,‘准新娘’后悔了,怎么办?”晓明灵机一动表示只想转一半,但阮某不同意,最终协商转了7千元过去。

据晓明介绍,在这两个月期间,晓明只跟女孩约过一次会,女孩便“人间蒸发”,杳无音信。晓明由于人生地不熟,只能联系阮某夫妻询问办理进度。令晓明万万没想到的是,阮某夫妻二人早已将晓明微信拉黑。随后,晓明只能回国报警,但深圳宝安西乡派出所告诉晓明,此事发生在境外,国内警方无法受理。

晓明以为经媒人介绍可以娶一位貌美“越南新娘”,本以为可以过上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美满生活,结果媒人巧施一计,媒人、新娘悄然离开,只留下人财两空的他黯然伤神。

奥一网采访了北京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郑博恩律师,郑律师表示,这种行为可能涉嫌违法,涉嫌构成诈骗罪。但由于跨国的原因,针对这类型的犯罪行为确实是需要两国共同协助才可以处理,打击犯罪的难度非常大。

郑律师强调,对于这类型跨国婚姻需要引起重视。就我国婚姻介绍所的经营范围并无跨国婚介服务,因此在考虑这方面服务时签订的合同是无效的。被骗者支付的款项往往是通过微信支付或者现金支付,款项支付形式的举证也是非常困难的,导致追讨款项的可能性非常低,损失的弥补措施非常少。在我国尚未出台相关法律予以保护的情况下,慎重选择跨国婚介婚姻。

来源:奥一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