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广州女白领应聘时隐瞒已婚,怀孕后遭辞退闹上法院

产后提前上班

劳动报酬和产假工资不能一起拿?

隐瞒婚孕状况

白领被辞退

……

在职场中,

女性受到不平等待遇、

就业权益受到侵害的现象还仍然存在

昨日,

广州中院在新闻发布会中,

还发布一起女职工权益保护典型案例。

入职前未告知 " 已婚 "

女职工被辞退

2017年4月7日,林某入职广州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岗位为人事行政专员,双方签订了书面劳动合同,合同期限为2017年4月7日至2020年4月6日,试用期满工资4000元/月。林某于2017年4月23日在广州中医药第一附属医院检验,确认已怀孕,其于2017年6月9日在广东省人民医院行超声检查,检查提示宫内妊娠约13+周(胎儿存活)。

2017年6月14日,网络公司解除与林某的劳动关系,并向林某邮寄送达《辞退通知书》,辞退理由为:林某在应聘时提交的《应聘信息登记表(A面)》及《新员工入职申请表》中“婚姻状况”所填写的“未婚”与事实不符,严重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及两表格中关于资料真实性的约定条款。同日林某签收了该《辞退通知书》。

林某主张其分别于2017年5月17日、5月27日向网络公司告知了其怀孕的情况。林某认为网络公司违法解除双方劳动关系,要求该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仲裁驳回林某的仲裁请求,随后林某向法院提起诉讼。根据《劳动合同法》第八条,本案中,网络公司未举证证实其在招聘时对林某的婚姻状况有明确要求,且本案林某应聘的岗位为人事行政,婚姻状况不是其完成工作任务的影响因素,网络公司也未提交规章制度等证明林某隐瞒已婚事实属于严重违反公司管理制度的情形。故网络公司以林某入职时“婚姻状况”所填写的内容与事实不符为由辞退林某,不符合法律规定,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合同,应向林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

因此,法院一审判决:认定网络公司违法解除双方劳动合同,向林某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赔偿金3500元;公司不服提起上诉,广州中院二审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应要求产后提前上班

拿了劳动报酬就不能拿产假工资?

产假尚未休完,李某应幼儿园的要求提前上班,但只获得了劳动报酬,其认为未休完的产假工资不应抵扣,这一主张被广州中院支持。

李某于2014年2月7日入职广州市某幼儿园,任职副园长,幼儿园为李某参加了社会保险。2015年8月12日,李某生育一小孩,后社会保险部门核定其产假天数为113天,生育津贴为12609.67元,分娩营养补助费为1546.75元。

李某休产假至2015年11月2日,在产假未休完的情况下提前上班。幼儿园在李某休产假期间支付了李某2015年8月至10月的工资11250元,又于2016年4月14日按照7250元/月的工资标准支付了李某2015年8月至10月的产假工资差额10500元。双方劳动关系于2016年8月底解除。

李某认为,其应园方要求提前返回上班,其应享受的产假天数为113天,幼儿园只向其计付了90天的产假工资,幼儿园已支付的其余工资是其提前回来上班的应得劳动报酬,不应抵扣产假工资。

一审判决不支持李某此项诉讼请求;广州中院二审判决,幼儿园向李某支付产假工资差额6903元。

法官说法:劳动报酬与产假待遇不冲突

享受产假和生育津贴是女职工的法定权利。女职工应用人单位要求未休完产假提前上班,不应视为女职工已放弃产假的权利,并不能因此免除用人单位支付产假工资的法定义务。

本案中,李某未休完产假即上班,其上班期间所得工资是因提供劳动所得的劳动报酬,该劳动报酬与产假待遇属不同性质,前者是基于劳动关系的劳动所得,后者是基于女职工生育保险法律关系的待遇,二者并不冲突,不构成重复获利,可同时获得。幼儿园在向李某支付劳动报酬的同时,还应向李某支付生育保险的待遇差额。

广州中院民事审判庭庭长陈冬梅提醒:“广大用人单位要自觉积极履行保护女职工权益的法定义务,不可有逃脱被追究法律责任的侥幸心理。”

来源:咩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