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四任市长落马 这里曾有人用黑社会威胁纪检干部

撰文 | 蔡迩一

据广东省纪委监委消息,广东省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李庆雄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东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政知圈(微信ID:wepolitics)注意到,李庆雄在广东政法系统工作多年,在多个重要岗位上任职,担任过广东省司法厅副厅长,潮州市市长,广东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

广东潮州反腐值得关注,在李庆雄之前,潮州原市长李清、汤锡坤、卢淳杰均已落马。

政法系统工作多年

先来看李庆雄。

李庆雄,男,汉族,1960年2月生,今年59岁,广东汕尾人,在职大学学历、工程硕士,1976年12月参加工作,1986年8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公开资料显示,李庆雄在政法系统工作多年,早年曾任海丰县公安局局长,海丰县委常委、政法委书记,陆丰市公安局局长,2003年2月任陆河县委书记。

2004年6月,李庆雄任汕尾市委常委,西藏林芝地委常务副书记、省第四批援藏工作队领队,3年后(2007年8月)回到广东,任省司法厅副厅长。

在广东省司法厅副厅长岗位上工作4年后,2011年8月空降潮州,任潮州市代市长、市长。

在潮州工作3年后,李庆雄赴广东省公安厅任常务副厅长(正厅级),接替他担任潮州市长的,是时任潮州常务副市长卢淳杰。

卢淳杰主政潮州仅两年,2016年6月在任上被查。

“去年5月份到潮州,有黑社会威胁我们,说钱搞不定有女人,女人搞不定用刀,我们顶住压力,群众也很多信件,像原政协主席汤锡坤,原市长卢淳杰。”

2017年1月,在《永不懈怠的斗争》中,广东省委巡视组第九组组长王晓超出镜。

“卢淳杰原来当过潮州的组织部长,我跟他谈话的时候,他就讲‘在潮州,有人送一万两万,逢年过节是正常的,有时候我也送,我送路易十三给他们一瓶两瓶’。我一听厉害了,你一个人一个市长送路易十三给朋友,你自己买的吗?我追问下去。其实这里面实际上为他自己开脱的,当组织部长期间大肆的受贿,搞权钱交易。”

去年3月,卢淳杰获刑12年,法院审理查明,他在多个岗位上敛财共计折合人民币577.5916万元、港币742万元、美元5.8万元。

法院审理查明,卢淳杰敛财的最后一个岗位,便是潮州市长。

接连被查的市长

卢淳杰履新潮州市长还有个“插曲”。

2014年7月11日,广东省委组织部曾发布一则任前公示——黄晓东,现任珠江电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拟任潮州市委副书记、提名为潮州市市长候选人。

不过,2014年8月14日晚,广东省委组织部发布任前公示,提名时任潮州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卢淳杰担任潮州市长。

短时间内前后两次提名并公示市长候选人,这非常少见。

广东省委组织部曾对此解释称,在任前公示期间,收到反映黄晓东不宜担任市长的有关情况。经研究,需按程序重新提名潮州市委副书记、市长候选人。

卢淳杰并非潮州首个落马的市长。

政知君注意到,自升格为地级市后,潮州市有多位一把手被查。

2015年10月29日,潮州市政协主席汤锡坤被查,汤锡坤曾在潮州市工作多年,在2006年3月任潮州市市长,5年后赴政协履职。

汤锡坤被查未满10天,2015年11月6日,李清被查。

李清是汤锡坤的老领导,在1998年4月至2003年4月任潮州市市长,被查时的身份是广东省环保厅厅长。

2017年7月,汤锡坤受审。

检方指控,他在担任潮州市长期间,滥用职权,违规决策潮州新世纪酒店拍卖、以异地建厂为名违规减免土地出让金,造成国有财产损失共计人民币10273.08万元。其中违规低价拍卖潮州新世纪酒店造成国有资产损失人民币2453.36万元,违规变更土地用途、减免土地出让金造成国有财产损失人民币7819.72万元。

曾援藏3年

潮州市升格为地级市是在1991年12月7日。

“我非常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对潮州升格扩大区域这件事,从干部到群众无不拍手叫好,欢欣鼓舞。”潮州升格扩大区域后第一任市长、第二任市委书记黄福永曾对媒体表示。

他说,升格前,潮州虽说是副地级市,但领导体制实际上还是“县级”,很多权限都要受制于汕头,包括出口权、项目的审批权等,自己没有主动权。升格扩大区域后,地级市的各项管理权限逐项落实,潮州有了更多发展的自主权。

“变更为地级市以后,很多权限我们市就有直接的权力去决定、解决问题,很快捷,这给我们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带来很大的契机。”

但如何用好权力也是应考虑的问题。

如今,离开潮州的李庆雄最终也未能幸免。

他在广东省公安厅常务副厅长任上工作了4年,于2018年11月任广东省政协提案委员会副主任,在政协工作未满1年,还是落了马。

“参加援藏工作首先是自己志愿,再经组织挑选。”李庆雄曾对当地媒体披露过自己的援藏经历,“当年我被定为第四批援藏工作队领队时,四十出头,豪情满怀,立志要带领40名队员到充满神秘、神奇、神圣的雪域高原建功立业。”

在2014年的那次采访中,他还提到,“回粤工作后,我总感到生活上工作上再遇到困难,与在藏时相比,已经微不足道了,名利方面也会淡化。经受过生与死考验的援藏干部,往往都会更加珍惜生命、更加热爱生活、更加努力工作,也更能接受挑战和勇于担当。”

如今听来,颇为讽刺。

来源:北京青年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