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广州一医院设科室治疗“游戏成瘾” 称无电击殴打

原标题:广州一医院设科室治疗“游戏成瘾”

科室设置不同功能的治疗室为患者治疗 

科室设置不同功能的治疗室为患者治疗

星岛环球网消息:说起戒网瘾,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可能就是曾多次被舆论诟病的部分不规范戒网瘾学校,但是现在治疗网瘾有了另外的选择。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今年3月开始,广州白云心理医院设立了青少年成瘾行为科,目前已经收治了三四十位患者,二十多位患者已经出院。

据《北京青年报》报道,该科主任叶坚介绍,目前该科室主要收治的患者超过一半是网络游戏成瘾。该科室的治疗方法主要是心理治疗为主,在为期两个月的封闭住院治疗中,有二十天需要家长一起住院参与治疗,大部分患者的恢复情况都不错,科室也还在进一步研究探索中。

讲述

有患者一路打游戏不知到了医院

6月12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广州白云心理医院,工作人员介绍目前青少年成瘾行为科主要收治网瘾、赌瘾、购物瘾等行为成瘾,其中网瘾包括网络游戏成瘾、信息收集成瘾、网络赌博成瘾、网络购物成瘾等。

该科主任叶坚向北青报记者表示,在目前收治的三四十位患者中,50%-60%都是网络游戏成瘾。

在患者的诊断标准上,叶坚介绍,世卫组织此前宣布将游戏成瘾纳入医疗体系,并且给出了一定的诊断标准,包括对游戏失去自控力,日常生活被游戏影响,并且持续12个月以上。“我们最直观的判断是游戏对生活的影响。比如学生不上学了,工作的人不上班了,而且持续时间足够长,我们才会诊断为游戏成瘾。所以,并不是爱打游戏的人都需要来戒。”

小黄(化名)是科室早期收治的一名患者,他的母亲告诉北青报记者是自己将小黄“骗”到了医院。“他中专毕业以后就一直在家打游戏,除了吃饭睡觉就是打游戏,也不出去工作,一直这样过了两年。而且有点暴力倾向,我们叫他干点什么事,他都会一边打游戏一边吼我们,很暴躁。”

叶坚回忆,小黄2019年3月底被母亲和阿姨两人送到医院。“当时来的时候,他就一直坐在旁边打游戏,对周围环境完全漠不关心,很淡定。他妈妈给他办手续,手续办完医生把他的手机收走了,他才发现原来自己到了医院,突然就变得很暴躁很有攻击性。”叶坚表示。

“我们收治的患者很多前期都有这样的反应,非常严重的我们会给药物治疗,不严重的我们就劝导。大部分三四天就适应了环境,开始配合我们的整体治疗方案。”叶坚说。

治疗

家庭回归期需要家长一起参与

据了解,目前该科室的治疗方案参考了日本相关领域的成熟治疗手法,制定了为期两个月的封闭式住院治疗。“分为三个阶段:脱瘾期、康复期、家庭回归期。我们在治疗中会根据每个患者的不同情况制定治疗方案,主要手段是心理治疗,包括正念、内观、个人心理治疗、团体心理治疗和家庭心理治疗。对于有些患者,我们也会根据需要进行药物和物理治疗。”叶坚说。

叶坚表示,在治疗过程中体能训练、生活技能训练、阅读写作等都会贯穿全程。“我们的病区专门跟医院要求了不配备保洁人员,把打扫病区作为了患者的一项治疗内容,帮助他们恢复生活能力。很多患者的体能也需要重建,包括有的患者玩游戏太久脊柱都侧弯了,我们有体能康复师进行专门的调整。”

而在三个治疗阶段中,家庭回归期需要父母一起过来住院参与治疗。叶坚表示,经过团队的研究,发现大部分青少年的网瘾,跟其在原生家庭中的状态密切,所以单纯治疗网瘾患者是不够的,需要调整整个家庭的状态。“我们发现很多患者单独治疗的时候效果很好,家人一来就打回原形,所以需要整个家庭参与治疗,这样等回到家庭生活中才能更好地保持治疗效果。”

小黄的母亲告诉北青报记者,在小黄的家庭回归期,自己与小黄一起在医院住了20天。“一开始还是有点不习惯,但是他明显对我亲近了很多,还用手揽我的肩,也能聊天谈心了。”

质疑

治疗无殴打、电击等暴力手段

而对于网友们的质疑,叶坚表示很多人都问过他同样的问题,“你们这儿戒网瘾打不打人啊,有没有电击什么的啊?我都笑说,家长也要跟着进来住的,殴打、电击家长能同意吗?”

叶坚告诉北青报记者,有些网瘾学校的暴力手段对于患者反而是一种伤害。“我们也收治过去过戒网瘾学校的孩子,初中送去戒网瘾学校,高中‘复发’又送到我们这儿来,而且孩子对父母送他去戒网瘾学校一直很记恨。”

“那些戒网瘾学校最大的问题其实在于不能诊断孩子的具体情况,有的孩子同时可能还有抑郁症,这是非常不适合军训的病症,但是学校并没有诊断的能力,也没有针对性治疗的能力。”叶坚表示,即使在他们科室,同时被诊断有多种病症的患者治疗起来都相对困难,送去戒网瘾学校反而可能耽误病情。

反馈

恢复正常生活 戒瘾不戒网

“我现在已经找了工作,在当外卖的送餐员。”7月12日下午,小黄在送外卖的间隙回复北青报记者。他表示,自己出院后休息了一周便去找了这份送餐员的工作,现在每天过得挺充实。“感觉是新的人生,每天都挺充实的。”

叶坚告诉北青报记者,在患者出院后医院会进行为期6个月的跟踪回访,保证治疗的效果,患者还需要偶尔来门诊复查。“小黄已经来过两次了,治疗效果其实很容易判断,我们就看他有没有恢复正常的生活,这也是我们治疗的最终目的。”

叶坚表示,现在所谓的“戒网瘾”,其实是戒“瘾”,而不是戒“网”。“我们现在生活的时代,网络无处不在,包括工作都离不开网络,不可能也没必要戒网,合理利用,不影响生活就行。”

“我现在每天送外卖都要跟手机打交道,但是除了休息的时间,其他时间都不想打游戏了。”小黄告诉北青报记者。

据了解,目前该科室已经有二十多位患者出院,大部分患者的恢复情况都不错。“现在我们掌握的情况,入院时单纯诊断为网络成瘾的患者恢复得都不错。但是也有部分病情复杂,诊断出多种精神疾病的患者,恢复得并不那么理想,我们也还在进一步探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