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任正非:华为有4300多个“洞”,年底将修补完93%

星岛环球网消息:南方网2019年7月26日讯 近日,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松山湖基地接受意大利媒体的采访,有记者问任正非为什么孟晚舟事件后频频见媒体?任正非回答说:我也不只是为了救我的女儿,也为了救我们公司,所以我要挺身而出。

任正非还表示,华为就像一架飞机,除了“心脏”完好,全身伤痕累累,一查大概有4300-4400个洞,现在已经补好了70-80%,到年底时可能有93%的洞会补完。

以下为采访全文,记者在不改变原意的情况下有所删减:

1、Antonio Fatiguso《安莎通讯社》:直到去年12月,您在媒体上露面都非常少,包括国内的媒体,可能最近十几年,也就接受了两三次采访。但是您女儿孟晚舟被加拿大拘留以后,您出来与媒体沟通更多了,您能解释一下为什么吗?另外,关于您女儿的问题,以您的见解,最终会以什么方式来结束呢?

任正非:首先,我不是一个不愿意多讲话的人。过去我在公司内部讲话非常多,因为我作为一个领导人,怎么领导?就是讲话。只是过去的讲话不面对媒体。自从发生温哥华事件,国际媒体对华为几乎都是负面报道,因为他们对华为带有一种成见。我认为,我有责任在危难时刻站出来多讲话,把乌云抹去,透出一点光来。现在天有一点灰色了,不是完全的黑色了,大概有30%的媒体报道比较有利我们,还有70%的报道比较负面。

华为承受负面压力过大,我有责任出来多讲一讲。一是增强客户对我们的信心,华为公司不会垮掉,会对客户负责任的;二是增强供应商对我们的信心,我们公司可以活下去的,卖给我们零部件,将来是能付款的;三是增强员工信心,要好好工作,公司可以活下去;最后,也向社会传递正确的声音,让社会理解我们。现在社会舆论对华为理解的大概有30%,70%还是不够理解,所以还要继续说下去。

我也不只是为了救我的女儿,也为了救我们公司,所以我要挺身而出。

2、Fabio Savelli《晚邮报》:第一个问题,在这种危机时刻,您是否还是一个企业CEO、企业领头人的岗位?第二,关于5G在欧洲的部署,在欧洲网络连接基础设施建设中,华为并没有提供很多核心网设备。对于您来讲,您觉得未来几个月、甚至几年这个情况是否会有所变化?如果华为仍然被排除在核心网之外,是否会推迟5G在欧洲的部署?

任正非:第一,在这个危机时刻,我最适合继续担任CEO,我有能力领导这个公司走出黑暗,走向光明。即使得不到美国的帮助,公司也会持续良好发展,会独立生存下去,而且还会生存得很好,处于世界前列。

第二,怎么选5G取决于欧洲国家意志决定,也取决于欧洲运营商站在自己角度上的考虑,所以选择权在欧洲,不在我们。

首先解释一下5G是什么,再说说对欧洲会有什么贡献。5G不是4G的简单放大,2G、3G和4G的业务性质是B2C,B2C业务可以理解成我们每个个人与网络在通讯。现在互联网上传速率低,下载速率大。就像大家感觉到的,你在网络上传一个图像时,现在速率非常慢。如果汽车要采用无人驾驶,一秒钟要传出非常多的图像才能保证安全。如果按照现在的传送方式,不能实现工业自动控制。而5G整个频道的宽度是4G的10-100倍,上行带宽也可以做到非常宽。所以,5G改变了4G的信息传输结构,不仅能完成B2C业务,还能完成B2B业务。B2B后面的“B”,是指高速运行的火车、汽车、飞机、工业4.0自动生产的结构等。

5G现在分两种形式:一种是5G和4G兼容的NSA模式,比如现在4G手机可以在5G网络上使用,仅仅拓宽了带宽,没有起到未来工业自动化控制的作用。4G和5G共用系统的核心网,可以用原来4G的;另外一种形式是5G单独组一个网的SA形式,由于它不需要兼容4G的很多内容,它的终端设备、系统设备都会变得比较简单,这样它的上行速率会非常快,时延是毫秒级的。比如,意大利非常优秀的医生,远程指导中国乡镇医生给病人动心脏手术,那么在现场看到医生的动刀速度,与在视频中看到的动刀速度必须一样,不能有滞后,否则就不能指导动手术了。又如,在座各位都是搞媒体的,电视传播速度快一些就会有拖尾,说明是有时延的,独立的5G网络就会消灭这个现象。5G独立组网时,就需要我们这种新型的核心网。

5G基站本身是不打开信息包的,传送系统也不打开,所以不涉及信息安全问题。只有传到核心网时,才打开信息包。英国特蕾莎·梅首相讲“核心网以外的设备,英国都可以采购华为产品”,是正确的;最近英国议员辩论以后又说“只有用华为的核心技术,才可能实现最先进”。从这点来讲,是由欧洲的国家和运营商来选择的。

中国现在发的5G牌照、现在运营商建设的5G网络,还是4G和5G混合组网的模式。5G独立组网全世界只有华为一家做好了,中国招标法规定,必须有三家公司做好了才能开始招标,所以,中国只有从明年才能开始独立组网的5G SA。我们在等待高通的进步。

3、Filippo Santelli《共和报》:现在美国随时有可能停止关键部件对华为的销售,包括芯片、服务器、软件。对于技术厂商来讲相当于判了死刑,华为能独立于这些美国供货商吗?怎么实现独立?多长时间内可以独立?

任正非:我们现在就能够完全独立,不依赖美国而持续为客户提供服务。而且越先进的系统,我们越有能力完全独立于美国之外而生产。当然,有些落后的产品,过去历史上生产的旧产品,我们没有继续开发零部件,这些产品有可能会有影响。但是我们有新技术和新产品去覆盖过去这些旧产品,继续为客户提供服务。

4、Eugenio Buzzetti《意大利通讯社》:您在最近的采访中曾表示,华为的营业额会遭受300亿美元的下滑。您认为华为面对营业额下滑的现象应该怎样调整自己?是否有备用方案呢?

任正非:不会对我们的生存构成影响,但我们必须要进行一些版本切换,版本切换需要一些磨合,这些磨合会需要一点时间。当然,我估计从今年初1350亿美元的销售计划收入会下降300亿美元,到1000亿美元左右,这是一种极端的估计。可能由于我们的努力,会缩小下滑的比例。你们来到华为,也亲眼见到了我们公司“身体”很健康,各个“机器”(部门)还在充分运转。

5、Samuel Stolton (Euractiv欧盟):首先,感谢任总给我们这个机会对您采访。不知您有没有听说,最新选举的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关于未来欧盟和中国的关系,您有怎样的见解?

任正非:对于新当选的欧盟主席,我不太熟悉,但是已经在电视上看见她非常漂亮,相信欧洲也会迈出漂亮的步伐。

欧洲一定要使自己的贸易走向简单化。中国是一个非常庞大的市场,从去年开始,中国不断对奢侈品、服装等各种商品降低关税,意大利、欧洲要更快地抢占市场。比如,以汽车为例,中国是一个汽车消费大国,汽车关税不断在下降,那么欧洲的汽车要抢占中国市场,不要把自己绑在美国的“战车”上。

中国在高铁建设采用的德国技术、法国技术、日本技术,以及部分中国自己研究的技术,这些都是一些巨大的发展机会。中国对航空器的需求也极其巨大,欧洲在航空器领域应该更大规模投资进军中国市场。总之,中国和欧洲的经济具有很大互补性,所以我们要借这种缝隙时间推动中欧贸易快速发展。

6、Filippo Santelli《共和报》:对于您来讲,欧洲市场也好,意大利市场也好,对于华为业务是否重要呢?您认为是否在欧洲市场上取得最终的胜利呢?

任正非:第一,欧洲对我们非常重要,我们在欧洲的投资也是非常大的,我们视欧洲为第二本土。第二,运营商与华为合作了二十多年,还有这么多运营商购买我们的设备,说明运营商对我们的信任度是比较高的。我们有信心把欧洲的网络建好。

7、Antonio Fatiguso《安莎通讯社》:我们常常听到,很多人认为华为无论在公司所有权还是管理上都不够透明,在您自愿披露自己的持股数之后,才知道您只有1.14%的股份。为了改善这个状况,您是否考虑,哪怕久远的将来在香港上市呢?第二,从管理角度,是否已经筹划未来接班人问题?

任正非:第一,我们是完全透明的,因为我们的财务独立外部审计是KPMG。我们和上市公司一样透明,我不知道社会还需要什么透明度。如果为了透明,跑到香港去上市,我认为没有必要。

我们公司一直在迭代前进中,我在股东代表大会的讲话稍后提供给您,里面讲清楚了公司治理结构和接班人的问题。我们公司会稳步前进的,欢迎各位记者和总编们定期来华为访问,看看我们的循环成长。我们不会垮掉,只会越活越好。

8、Bruno Ruffilli《新闻报》:第一,华为在电信市场上已经有多年的运营历史,在4G出现时并不记得有人讨论过安全问题,为什么5G给大家带来如此大的关于网络安全的担忧?第二,我个人觉得,对于5G的探讨,除了技术本身以外,大家讨论的都是要给华为信心、要信任华为。有人已经把华为或者把任总您形容成“邪恶王子”的形象,为什么我们要信任华为?

任正非:第一,为什么5G会突出这么多矛盾?因为5G是以华为为领导,有些人一时接受不了。

第二,关于“邪恶王子”的问题,现在你看见我了,觉得我像不像“魔王”?百闻不如一见。

全世界不会所有国家都拒绝华为,接受华为的国家会获得很大成功,历史会证明,华为对信任我们的国家会做出很大贡献。因此,不必担忧华为是不是被形容成“魔头”。

9、Antonio Fatiguso《安莎通讯社》:昨天参观了松山湖,那里的建筑非常欧式,其中有两个地方是直接取材于意大利维罗纳和博洛尼亚。从您个人来讲,与意大利有哪些关系呢?您是否到过意大利?

任正非:我去过意大利很多次,我太太和女儿也经常去意大利。我们公司很多艺术品、家具都来自意大利。

松山湖的建筑是日本建筑师设计的,他选择欧式建筑设计,中标了,这完全是日本建筑师的导向。今天所在的这栋大楼是法国建筑师设计的。

10、Bruno Ruffilli《新闻报》:您常常把现在的华为比作伊尔2战机,有很多的洞需要补,现在补洞的情况如何?最先补哪些洞?您是否会把一些投资的领域进行转移呢?第二,关于操作系统,新的鸿蒙操作系统将会有哪些应用领域?我们以为用在手机上,后来说为物联网设计的。对于安卓操作系统是否有一个替代方案呢?

任正非:首先,这架飞机的照片是我偶然在网上看到的,我觉得很像我们公司,除了“心脏”还在跳动以外,身上是千疮百孔。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身上有多少洞,不确定哪些是最主要的。那么,5G、光传送、核心网……这些系统,我们要优先去补洞,这些洞已经全部补好了。今天统计下来,我们大概有4300-4400个洞,应该已经补好了70-80%,到年底时可能有93%的洞会补完。一方面是补洞,另一方面是切换版本,对今年的经营业绩是会有一些影响的。明年我们还会补少部分的洞,这些洞可能还会难补一些,可能明年我们的经营业绩还会受影响。我们估计,到2021年公司会恢复增长。

第二,鸿蒙操作系统的最大特点是低时延,它与安卓、iOS是不一样的操作系统。开发设计的初衷是用于物联网,比如工业控制、无人驾驶……来支撑使用,我们现在首先使用在手表、智能8K大屏、车联网上。在安卓系统上,我们还是等待谷歌获得美国审批,还是尊重和拥护谷歌的生态和技术的权利。

11、Filippo Santelli《共和报》:刚才您说英国政府已经了解到如果要有一个5G网络,核心网也要使用华为设备,是否意味着如果欧洲想要有一个纯5G网络,必须要选择华为来进行核心网和周边网的建设呢?我个人觉得,把所有的鸡蛋都放在华为一个篮子里是不是不妥呢?

任正非:核心网实际上就是软件,我相信诺基亚、爱立信、思科都会做好的,如果不放心,可以等一等,它们也能提供的。但是,鸡蛋放在两个篮子里,两个篮子是串联的,任何一个篮子打破了,系统都没有了,而不是两个平行的系统。

12、Fabio Savelli《晚邮报》:第一,我们知道Facebook已经公布要发行基于区块链的数字货币,叫“天秤币”,您认为在发行数字货币时,他们是否会考虑中国的企业或者把中国的货币放到他们的货币篮子里呢?

任正非:中国自己也可以发行这样的货币,为什么要等别人发行呢?一个国家的力量总比一家互联网公司强大。

13、Bruno Ruffilli《新闻报》:从目前世界局势来看,各个国家仍然充满了不平等的现象,财富分配出现两极化。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您认为未来从科技角度,我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而科技会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呢?

任正非:我认为,科技会给人类创造更多财富,使得每个人都能享有社会发展的权利和利益。整个社会要通过发展来消除贫困,避免社会的不稳定。社会稳定以后,发展速度更快,有利于更加稳定。当前“穷人更穷、富人更富”的现象,要有适当地改变。新技术的投入,会促进社会总财富的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