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男子21楼往操场扔酒瓶致男童重伤,被判十年徒刑

原标题:男子21楼往操场扔酒瓶致男童重伤被判十年,高空坠物抛物案分析

今年6月份,深圳一小区一名五岁男童被一扇从高空坠落的玻璃窗砸伤头部,抢救无效死亡。此后,多地陆续被曝出高空坠物事件,高空坠物的话题成为社会焦点。

在楼宇林立的现代社会中,高空坠物绝非极小概率事件。南都以关键词抓取的形式,抓取了裁判文书网2015年至今的公开案件判决书(含一审、二审、再审),共1252份。剔除掉无关的案件后,与高空坠物或高空抛物的相关判决书共有561份。对这561份判决书进行分析,我们发现,关于高空坠物和高空抛物的诉讼,入刑的较少,受害人以重伤为主,获赔金额最高的为1327498元。其中,在高空抛物案件中,被告为中老年人(年龄≥45岁)的比例不小。而判刑最重的是这样一个案例:男子从21楼往操场扔酒瓶,致一男童重伤,最终被判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获刑10年。

数据能够说话。虽然高空坠物很多时候都是偶然性事件,但是在这偶然背后,存在必然。这561份判决书汇集的数据,为我们提供了这样一个机会——或许我们可以尝试从一起起的偶然中摸到必然的尾巴,并希望以此警醒市民,对于高空坠物要防微杜渐。

高空坠物/抛物案,刑事案件较少

裁判文书网披露的相关案件共分两大类:一类是“高空抛物”,即有人为在高空抛掷物体的情节;排除了“高空抛物”,另一类我们称之为“高空坠物”,指没有抛物情节的坠物案件。根据南都记者对案件进行的数据分析,在抓取的561件判决书中:高空坠物有441件,占比为78.61%,高空抛物有120件,占比为21.39%。

根据情节的轻重,高空坠物或高空抛物可入刑。不过,从抓取的判决书来看,民事案由最多,有534件,占比达到95.19%;刑事案由有27件,占比为4.81%。其中,高空坠物中,民事案由有434件,刑事案由有7件;高空抛物中,民事案由有100件,刑事案由有20件。

因为在刑事案审理中,可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如刑事案已审结,应单独作为民事案件审理。因此,两者可能有重合之处。不过,总体看来,关于高空坠物和高空抛物的诉讼,都呈现出这样的特点:民事索偿占大多数,入刑的较少。

750x325_5d50039cc4e8b.jpg

注:分析对象为561份高空坠物和抛物案裁判文书。

750x340_5d50039c5dfb0.jpg

注:分析对象为561份高空坠物和抛物案裁判文书。

受害人多重伤,获赔金额最高达130多万元

就高空坠物或高空抛物提起诉讼,意味着可能存在侵权情况。这两类案件中,侵权主要表现为受害人受伤或死亡。在抓取的案件判决书中,有73件轻伤,244件重伤,44件死亡,此外还有其他侵权情况200件。轻伤、重伤、死亡的占比分别为13.01%、43.49%、7.84%。由此可见,高空坠物或高空抛物案件,受害人的伤势以重伤为主。

就判赔金额来看,重伤案件中,被告被判赔金额最高为1327498.53元,最低为479.32元。轻伤案件中,被告被判赔金额的最高和最低值分别为174975.79元和291.7元。而死亡的受害人,最高判赔862041元,最低判赔17740.9元。(注:一些案件中,被告有多位,数值均取单个被告被判赔金额)

2016年7月30日,四川一物业公司的保洁员姚某为贪图省力,直接将弃材扔下楼,致正路过的杨某头部、脚部多处受伤。该案一审判决中,姚某被认定为过失伤害他人致人重伤,构成过失杀人罪,被判刑11个月。

二审争议在于物业公司是否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二审判决确认物业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减除已赔付部分,仍需赔偿130多万元。

从案发地域来看,高空坠物或高空抛物并没有表现出鲜明的地域性。南都记者抓取的判决书中,案发地的前三位为:河南省(47件)、四川省(39件)、广东省(38件),占比均不超过10%。

高空坠物或抛物的案件发生率与属地政府的规范监管有关系,并可能与多种因素(比如人口密度、楼宇密集程度)呈正相关关系。但一定程度上仍属于偶然性事件。不过,有一个现象也可以留意。北京、重庆、天津、上海四个直辖市的相关案件判决书分别达到了25件、22件、20件、13件,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这两类案件发生在城市的比重可能偏高。

WechatIMG542.jpeg

注:分析对象为561份高空坠物和抛物案裁判文书。

WechatIMG545_meitu_8.jpg

注:分析对象为561份高空坠物和抛物案裁判文书。因一些案件中被告有多位,该表中数据均取单个被告被判赔偿金额。

WechatIMG546_meitu_7.jpg

注:分析对象为561份高空坠物和抛物案裁判文书。因一些案件中被告有多位,该表中数据均取单个被告被判赔偿金额。

WechatIMG547_meitu_6.jpg

注:分析对象为561份高空坠物和抛物案裁判文书。因一些案件中被告有多位,该表中数据均取单个被告被判赔偿金额。

WechatIMG544_meitu_5.jpg

注:分析对象为561份高空坠物和抛物案裁判文书。

最小抛物者仅4岁,最年长高达72岁

高空坠物或高空抛物的受害人一般无年龄之分。但是,此前多地关于高空抛物的报道中,施害人多有未成年人的身影,即人们口中常说的“熊孩子”。那么,判决书中高空抛物的侵权人是否具有这一年龄特征呢?

根据我国《未成年人保护法》,未成年人是指未满18周岁的公民。南都记者梳理发现,高空抛物中的被告中确有未成年人,但是未成年人为被告的案件仅占一小部分。而与此相比,中老年人(年龄≥45岁)占了相当大的一部分,其中最年长者为72岁。

南都记者发现,相关案件最小的被告仅有4岁。案发地为广东省潮州市枫溪区一幼儿园,2016年3月4日,当时仅4岁的男童翁某在幼儿园内楼上扔下小块混凝土,将同龄男童陈某头部砸伤,医治后经鉴定,陈某构成九级伤残。事后,陈某(其亲属作为法定代理人)提起民事诉讼,将翁某和幼儿园告上法庭。去年底,该案作出一审判决,法院判幼儿园赔付近25万元,翁某及其亲属赔付大约1.3万元。

【焦点】

男子从21楼往操场扔酒瓶,被判刑10年

南都记者发现,在高空坠物和高空抛物的刑事案件中,被告人多以故意伤害罪、过失致人重伤或死亡、寻衅滋事罪、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的罪名被起诉。南都记者梳理发现,在高空坠物的刑事案件判决中,被告人的刑期区间在8个月-4年不等;而在高空抛物的案件中,被告人的刑期在6个月-10年不等。

在高空抛物案件中,被告人被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起公诉,值得关注。

资料显示,“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是一个概括性罪名,是故意以放火、决水、爆炸以及投放危险物质以外的并与之相当的危险方法,足以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刑法规定,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严重后果的,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近年来,高空抛物案件屡有发生,有的致人伤亡,许多也侥幸未酿成悲剧。实施高空抛物造成伤亡,可以故意或过失致人伤亡的罪名对施害人提起公诉。但是对于实施高空抛物行为却未造成伤亡的违法者,却较少受到法律的惩处。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提起公诉,正可填补这一漏洞。

南都记者梳理网上的新闻报道发现,近年来,多地检察部门以这一罪名将违法高空抛物这一行为入刑。

比如,今年7月31日,经浙江省舟山市普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一审判处高空抛物的周某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案件中,周某因为心烦就将两块广告牌玻璃从四楼扔下,虽没砸到人,但仍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又比如,2017年5月18日18时许,被告人李某与朋友喝酒,从21楼阳台处先后往楼下扔出一个啤酒瓶和一个玻璃杯,其中玻璃杯砸中站在楼下操场上的13岁男童,致其颅脑严重损伤。法院认为,被告人李某明知从21楼的高层住房高空抛物是一种极端危险的行为,已看见楼下为学校操场,还有学生正在锻炼,其为发泄情绪,不计后果从50余米的高楼上先后将空啤酒瓶、玻璃杯扔向学校操场,致一人重伤二级,其行为侵犯社会公共安全,已构成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终对其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高空坠物/抛物民事诉讼获胜诉比例大

在高空坠物和高空抛物中,原告提起民事诉讼,成功得到法律救济(即我们通常所说的“胜诉”)的比例有多少?记者就此对高空坠物和高空抛物的民事判决书展开分析。

需要说明的是,南都将“胜诉”定义为“全部或大部分回应了原告诉求”。此外,因存在下列情形:“原告不满一审判决结果上诉要求进一步增加赔偿,在不合法合理的索偿情况下,法院更有可能选择维持原判”,而且对于高空坠物和高空抛物这类案件,适用的法律清晰,一审判决应可回应原告的合法合理诉求,故而南都记者在分析时选择剔除掉二审判决书。

分析结果显示,这两类案件的民事诉讼中,原告胜诉的比例大致在九成以上,胜诉比例大。这类案件的赔偿金额要根据受害人的人身和财产伤害程度而定,一般少则数百元,多则达数十万元,乃至上百万元。

被砸后找不到抛物者,整栋楼住户被判“连坐担责”

在高空坠物中,坠物或来自商业楼宇,或来自居民住宅。其中,居民住宅分为以下三种情况:一、属于居民住宅自有部分的高空坠物;二、属于小区公共区域的高空坠物;三、建设装修公司在建设装修期间发生的高空坠物。属于居民住宅的高空坠物,被告一般为个人;而后两种情况下,被告多为公司(物业公司或装修工程公司)。

因此,考察被告是公司或个人,有助于我们了解高空坠物案件更有可能发生在哪些场所。通过对高空坠物一类案件的数据分析,个人为被告的占大部分。也就是说,发生在居民住宅自有部分的高空坠物案件相比其他场所要更多。

高空坠物和高空抛物均易发生一种特殊情况:无法明确具体的侵权人。根据《侵权责任法》,“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从建筑物中抛掷物品或者从建筑物上坠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损害,难以确定具体侵权人的,除能够证明自己不是侵权人的外,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给予补偿”。

过往的判决文书中,是否存在这种特殊情况?这种情况是否普遍呢?南都记者梳理发现,不论是高空坠物还是高空抛物,这种情况确实存在,但并非普遍。

就高空坠物而言,一起典型的案件发生在云南省会泽县。2015年2月27日,原告带领子女在会泽县城逛街,被一块掉落下来的广告牌砸中,致一人伤一人不治身亡,其中死者为出生于2014年的女童。就此,原告提起了民事诉讼。围绕着一块广告牌,管理人、使用人、受益人、安装人展开了激辩。2016年1月11日,该案作出了一审判决,被告各方都需要承担法律责任。

而高空抛物的一起典型案件发生在重庆市綦江区。2018年3月11日,原告翁某到被告陈某经营的茶馆喝茶,原告坐在摆放于茶馆门口人行道上的桌椅处喝茶,后被楼上落下的一个白虎活络油玻璃药瓶砸中右额,右额大量出血,导致头皮裂伤。事故发生后,綦江区公安局派出所民警依次对可能事发的楼上住户进行询问,无人承认扔过药瓶。

在法庭上,楼上住户均辩称没有扔药瓶。最终,法院在2018年10月11日作出一审判决,除茶馆老板赔偿719.05元外(因其摆放供原告喝茶的桌椅在人行道上),其余住户均平摊赔偿,每人均须补偿原告翁某479.32元。

购买高空坠物相关保险的涉案主体较少

此前,南都曾报道,存在涵盖高空坠物的责任险,在购买了这一险种的情况下,若发生高空坠物导致第三者人身受到损伤或财产受到损失,赔付由保险公司垫付,然后保险公司再向事故责任方追偿。在现实中,小区物管购买责任险较多,而个人购买偏少。

南都记者梳理裁判文书发现,上述保险公司垫付后“代位追偿”的案件显得偏少。这里所谓的“代位追偿”,是指如果保险事故是由第三者的过失或非法行为引起的,第三者对被保险人的损失须负赔偿责任。保险人可按保险合同的约定或法律的规定,先行赔付被保险人。然后,被保险人应当将追偿权转让给保险人,并协助保险人向第三者责任方追偿。这也从侧面可以看出,在此前发生高空坠物的案件中,购买保险的主体较少。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