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广州仲裁委两任主任一周内落马背后

前后两任主任

共事20余年先后落马

7月9日,广州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政协广州市委员会常委、社会法制民族宗教委员会主任陈忠谦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6天后,广州市纪委监委再次发布消息称,广州仲裁委党组书记、主任王小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广州市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那么,

这个普通人较少听说的“仲裁委”,

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成立24年

广州地区唯一的民商事仲裁机构

1995年8月29日,中国广州仲裁委员正式组建,是广州地区唯一的民商事仲裁机构。根据广州仲裁委官网显示,广州仲裁委员会为正局级事业单位,下设有5个处级职能部门——办公室(人事部)、案件受理部、国际仲裁部、仲裁秘书部、仲裁发展部。

其中,案件受理部负责案件受理、咨询、庭室管理、仲裁费收取、组庭等;仲裁秘书部负责仲裁案件处理;国际仲裁部负责涉外仲裁案件、开拓、网站建设、《仲裁研究》编辑等;仲裁发展部负责仲裁推广、开拓工作。

受理案件以房地产为主

广州仲裁委员会目前分为总会、东莞分会和中山分会、南沙国际仲裁中心四个机构

受案范围包括:买卖合同纠纷、借款合同纠纷、合伙合作纠纷、建设工程合同纠纷、房地产开发纠纷、房屋买卖纠纷、租赁纠纷、融资纠纷、承揽纠纷、融资租赁纠纷、承揽合同纠纷、技术合同纠纷、金融证券纠纷、保险合同纠纷、保管合同纠纷等。

其中,房地产案件是广州仲裁委的最主要案件类型之一。根据广州仲裁委的官网上2015年发表的一篇公开论文显示,广州仲裁委员会当时50%-60%的案件是房地产领域的,占据一半以上。此外金融行业占比也较多,为此广州仲裁委联合金融监管部门、金融行业协会以及各大金融机构,于2011年设立了金融仲裁院。

2018年,广州仲裁委员会受理案件总数189620件,占全国案件量的35%,位列全国第一。此外,广州仲裁委的国际商事仲裁案自2012年来也一直独占鳌头,去年共计受理国际商事仲裁案件2162件,占全国的62.5%,位列全国第一。

一市一个统一仲裁机构

好比仲裁“被垄断”

仲裁机构是怎么设置的呢?

以房地产案件举例,有过购房经历的消费者或许没有注意到,在签订的房屋买卖格式合同中有一条对“争议解决方式”的规定——本合同在履行过程中发生的争议,由双方当事人协商解决;协商不成的,按下述第__种方式解决:

1.申请XX仲裁委员会仲裁;

2.依法向有管辖权的人民法院起诉。

“在广东,很多房地产商的格式合同中都强制争议解决的途径为各地市仲裁委员会仲裁,不得更改。有一种观点认为,相对法院法官随机确定的不确定性,仲裁机构只要兼任主任、副主任或秘书长的仲裁员被‘搞定’,涉本公司的房屋买卖合同纠纷就不会‘出意外’。”一位不愿具名的广东资深律师称。

事实上,无论合同里是否硬性规定必须选择“广州仲裁委”,只要当事人选择了用“仲裁”来解决争议,就别无选择,因为广州的仲裁机构仅此一家。

现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仲裁法》(以下简称《仲裁法》)里没有制定详细的仲裁机构组织法。

对于仲裁委的设立,《仲裁法》第10条规定,“仲裁委员会可以在直辖市和省、自治区人民政府所在地的市设立,也可以根据需要在其他设区的市设立,不按行政区划层层设立。仲裁委员会由前款规定的市的人民政府组织有关部门和商会统一组建。”

1995年7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重新组建仲裁机构方案》(以下简称《组建方案》)规定,依法可以设立仲裁委员会的市只能组建一个统一的仲裁委员会,不得按照不同专业设立专业仲裁委员会或者专业仲裁庭。这意味着,各地的仲裁被“垄断”了。虽然当事人可以选择任何一个地市的仲裁委,但并无本质差别。

“仲裁有强民间性,意味着有很多仲裁机构相互竞争,比如我们有个国际纠纷,认为纽约国际仲裁院公正我们就去纽约,如果觉得它不公正我们就可以去香港。但是我们现在按行政区划来设立,像有些边远地市设立了仲裁院,案子很少,经济上入不敷出,只能依赖行政拨款。”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认为,不应该按行政区划,应该按照经济发展程度来设立仲裁机构,比如在北上广深地区,可以设立多家仲裁机构进行竞争,他举了个例子,“比如广东省工商联这样的商会里面能不能成立仲裁院?设定一些门槛要求,形成有序竞争。”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省律师协会会长肖胜方曾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建议修改《仲裁法》。他的观点之一是增加临时仲裁制度,进一步规范商事仲裁机构。

肖胜方认为,临时仲裁制度是中国仲裁与国际接轨的缺失。这一缺失,使中国仲裁目前身陷国内对临时仲裁的不承认而国际上又加以承认和执行的矛盾之中,束缚了中国仲裁“走出去”的脚步和国家法治化发展的进程。

临时仲裁是由当事人选定的特定人作为仲裁员组成仲裁庭,是没有仲裁委员会的。我国目前只有机构仲裁,不承认临时仲裁的效力。但我国参加的《承认和执行外国仲裁裁决公约》(“《纽约公约》”)中包括了临时仲裁,这就会导致在外国领土上作出的临时仲裁裁决,我国法院必须承认和执行,而在我国领土上做出的临时仲裁裁决到外国法院申请执行时有可能被拒绝承认和执行。

肖胜方表示,中国企业在“走出去”过程中,面对国际争议解决中的临时仲裁普遍感到茫然,更不用说有效地掌握和使用它来保护自身合法权益了。同样,缺乏临时仲裁实操经验的中国律师、学者等专业人士,也不能为陷入纠纷的中国企业提供强有力的专业服务和支持,不利于我国法律人为我国企业“走出去”保驾护航。

谁来仲裁:

仲裁委主任权力极大

除了仲裁机构的设立问题,裁委的人员构成以及谁可以充当仲裁员也是一个核心关键问题。

《仲裁法》第12条第2款规定,“仲裁委员会的主任、副主任和委员由法律、经济贸易专家和有实际工作经验的人员担任。仲裁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中,法律、经济贸易专家不得少于三分之二。”

谁可以充当仲裁员呢?《组建方案》第2条规定,“仲裁委员会组成人员可以是仲裁员”,“第一届仲裁委员会的组成人员,由市人民政府聘任”,“仲裁委员会下设办事机构,负责办理仲裁案件受理、仲裁文书送达、档案管理、仲裁费用的收取与管理等事务。办事机构日常工作由仲裁委员会秘书长负责”。

“在由3位仲裁员组成的仲裁庭里,当事双方依据名望或者熟人关系各指定一个仲裁员,如果双方都选择对自己有利的仲裁员,那就会造成案件最终由首席仲裁员说了算,国内很多案子都是这样,”朱列玉说。

那么,关键角色首席仲裁员如何产生?

以广州为例,《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第三十条明确规定:

(一)当事人各自选定或者各自委托本会主任指定一名仲裁员。第三名仲裁员是首席仲裁员,由当事人共同选定或者共同委托本会主任指定。

(二)有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申请人或者被申请人时,申请人或者被申请人应当共同选定或者共同委托本会主任指定一名仲裁员;首席仲裁员由双方共同选定或者共同委托本会主任指定。

(三)存在第三人的,第三人可以与申请人或者被申请人作为一方共同选定仲裁员;未共同选定该方仲裁员的,仲裁庭全部成员由本会主任指定。

(四)当事人自收到受理通知或者仲裁通知之日起十五日内没有选定或者共同选定仲裁员、首席仲裁员的,由本会主任指定。

从以上规定可知,几乎所有的案件,都可能发生“一把手”指定仲裁员特别是首席仲裁员的情况。朱列玉说,从理论上讲,公检法涉及到的权力应相互制约,仲裁委主任如果指定自己当首席仲裁员,权力太大,没有人制约。

北京市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勇儒则对南都记者表示,即便仲裁委主任不指定自己,只要是仲裁委的官员担任首席仲裁员,就难免不公,因为其他两位仲裁员有可能迫于聘任的压力而或多或少做出非中立裁决。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