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深圳培训班学费一年好几万,孩子都在"补"啥

编者按

不是在去上学的路上,就是在去课外培训班的路上,这是许许多多深圳孩子日常生活的真实写照。不少家长与孩子为之苦恼与焦虑,但更多人却习以为常甚至甘之如饴——这无疑也是教育培训行业蓬勃发展的市场基础。深圳商报记者近日深入采访,希望对相关现象进行多角度呈现,而非简单的褒贬。

家住福田区瑞达苑的黎先生有些苦恼,小区门口几乎每天都有数百名孩子进进出出——瑞达苑三楼整层,有一座“比邦教育城”,进驻了大大小小12家培训机构。一楼的黄金铺位,还有一家幼教机构……这是深圳街头商业形态悄然转变的一个缩影:超市、餐馆少了,奶茶店和各类课外培训机构却如雨后春笋般兴起。

街头随处可见培训班

称教育培训机构在深圳大街小巷遍地开花,恐怕并不为过。

从深圳商报社到深圳特区报社,约一公里的距离,步行只需15分钟。近日,记者在区域内来回两趟做了认真统计,发现了近40家培训机构:仅红荔路新洲路口第一世界广场的“七巧国”,上下三层就有学而思、杨梅红等近20家机构;一路之隔的香蜜三村,“英孚青少儿英语”,占据着临街最大的商铺,面积应有数百平方米;沿途几乎所有小区,也都能找到一两家培训班的招牌;甚至景田菜市场的二楼,也挂着“少儿艺术培训基地”的招牌。

拥有深圳实验学校等多所名校的百花片区,培训机构数量之多规模之大,更让记者叹为观止。蓝天教育在百花五路竟有一座8层小楼,电梯按钮板清楚标注,大部分面积为教学培训所用;实验学校初中部对面的白沙岭停车场附楼,二楼被改造为一座“教育城”,里面有多间教室,密密麻麻摆着课桌板凳,走廊上则贴满了某某学生被名牌大学录取的红色喜报。

在豪宅林立的香蜜湖片区,记者也找到了几十家校外培训机构。有着9万多平方米营业面积的东海城市广场,一半以上租给了培训机构,从书法、英语到少儿高尔夫不一而足;农林路深圳高级中学南校区周边,则云集了新东方、学而思等诸多声名在外的大品牌。

万元学费稀松平常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家长对课外培训班感到苦恼,很大程度是感觉自己的财力跟不上培训班的脚步——每小时两三百元的“起步价”、每周通常三四小时的课程,粗略算下来,每月就需要4000元左右的投入。

瑞思英语前台工作人员给记者提供了一份报价:150元/小时,一节课两个小时,一个学期打包价为2万元,这还是14个人的学习班,没有外教;英孚英语的报价也差不多:每周两节课,一学年打包价是24780元。孩子入学前需要进行学力测试,根据程度分为8个小组,每组也是14人。

当记者表示一年4万元的花费有些承受不起,能否让孩子有选择性地上几节课时,瑞思英语的工作人员不禁笑了起来:“这能有什么效果?来报名的,至少都是一个学期,大部分都是连上好几年,毕竟学习有个连续性。”

在莲花体育中心,记者采访了一位给小孩报网球班的家长,她表示孩子每年的培训费用需要六七万元,虽然家庭经济条件不错,但还是感觉到了压力,“网球课每节340元,10节起跳,一个月要3000元左右;孩子还报了钢琴班,每周也是两节课,一节300元,每个月也要2000多元;此外,还有网上的英语课程,一节100元……”

记者了解到一个比较极端的案例,是一个钢琴名师,一对一指导每堂课据说需要5000元,而且一般小孩根本就预约不上。

百万孩子忙进“补”

因为很多公司及私教并未进行工商注册,深圳有多少家教育培训机构一时难有准确数据,记者通过“天眼查”系统查了半天,打上“教育”“培训”等标签的机构数以千计,难以一一落实。有业内人士估算,全市大小培训机构加在一起至少有上万家,包括老师和工作人员在内的从业人员有几十万人。

上万家培训机构的背后,当是以百万计的消费者,其中的绝对主角,当然就是中小学生以及幼儿园的孩子。深圳有多少孩子接受过课外培训,也没有权威数据,但家长们切身的感受是身边大多数的孩子都在上培训。前不久,景鹏小学五(1)班班主任刘老师在课堂上发起了一个随机小调查,结果发现没有参加过课外培训班的孩子,在班上屈指可数。这样一个小小的案例,多少能呈现出目前的状况。

2018年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深圳的在校学生总人数达220.92万人,这还没有算上未上幼儿园的小童,而深圳每年的出生人口早已突破20万……即便按照每两个孩子只有一个接受过各种培训的概率来计算,家长群里“深圳百万孩子都在上补习班”的说法,丝毫也不夸张。

购物中心转型培训

传统商业形态式微,教育培训行业一铺难求

东海城市广场位于香蜜湖核心地段,老深圳们可谓耳熟能详,资料显示,广场建成于2005年,号称是当时深圳首家公园广场式休闲购物中心,集百货、电影院、餐饮、娱乐于一体。然而,由于商业运营定位出现偏差,2011年至2012年前后,广场一度出现商户退租潮,引发诸多纠纷,媒体曾有大量报道。令人欣喜的是,广场很快调整了定位,集中全力打造“一站式儿童成长体验中心,让从0到16岁的孩子都可以在这里找到相应的教育机构”。如今,东海城市广场化蛹成蝶,成了远近闻名的教育培训旺地。

日前,记者拨打了东海城市广场负责招商的刘小姐电话,表示打算在这里租一个100平方米左右的铺面办国学培训班,刘小姐想了半天,说在二楼有个160平方米的店面比较适合,不过要等到年底,“每平方米月租金包括管理费是700元,一个月的租金大概11万元,全年是130万元左右。一年起租,一般签三年,之后有优先续租权,每年租金大概按5%的幅度递增……”这一连串的数据,大大突破了记者的想像。要知道,深圳很多所谓的临街旺铺,每平方米月租也不过三四百元。

记者工作日下午5时在东海城市广场一到五楼走了一圈,发现大部分的商铺都主打教育培训,各大品牌云集,少部分则是餐饮,还有一两家零售店。整个广场,显得满满当当,人气很旺。

无独有偶,曾在第一世界广场经营多年的岁宝明星店,2016年也悄无声息地停业,之后,七巧国教育公司接手了总共三层的营业面积,引入了近20家知名教育培训机构,并于2017年7月全面开张。在二楼运营管理方办公室,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是满铺运营的状态,一间空铺都没有了。我们的合同通常是三到五年。”他还表示,“七巧国”对进入的教育培训机构要求很高,一是要知名品牌,谢绝小品牌进入;二是定位必须差异化,比如英语培训就只能保留一家机构。记者从侧面了解到,七巧国公司与第一世界广场业主方签订了为期15年的长期合同。

或许是受网络购物的影响,传统的商业形态如超市、百货、服装,近年来明显式微。令人唏嘘的是,就在第一世界广场对面,曾经是景田片区居民“购物胜地”的岁宝百货,也在半年前停业了。如今围挡紧闭,少有人进出,据说正在内部装修,取而代之的将是盒马鲜生,不过原定的开业时间已是一推再推。

离岁宝百货景田店300米左右,瑞达苑负一楼原先还有一家营业面积上千平方米的华润超市,也在去年关门大吉。整个大楼外立面,挂满了各类培训机构的招牌,周边部分居民,因为购物不便而抱怨不已。

线上培训风生水起

祁念曾是原深圳商报新闻研究室主任,退休已有十几年,今年73岁。记者近日在微信朋友圈里意外发现,祁念曾如今已然是一个线上古文培训班的网红老师,讲授的古文课深受深圳小朋友们的喜爱。

类似线上培训方式,这两年来可谓风生水起。钢琴课视频陪练、少儿英语口语线上练习之类的广告,在微信里几乎每天都能见到。与线下学习相比,线上学习具有不出家门、时间可随意选择、收费相对便宜、老师选择面广等许多优点,已经成为很多深圳家庭的第一选择。

记者近日尝试着与一家在线钢琴陪练机构联系,这家机构标榜“支持手机/Pad在线上课;上课期间,专业技术随时在线保障课程顺利进行;课后,课程顾问帮您解读课后单,为您打造最合适的陪练体系”,可以免费体验一节“288元1对1体验课程”,听上去颇有吸引力。不过,体验过课程的孩子表示,用手机在线交流的效果,远比不上与老师在琴房里面对面的直接交流,毕竟手机的拍摄镜头不可能全方位照顾到所有的琴键,声音的传递也会失真。

 

还有一种培训课,老师已经提前录制好音频、视频,有意学习者,点击购买即可,虽然缺少互动交流,但几百元的花费,让人难免有多上几堂课的冲动。记者本人因为对《红楼梦》有浓厚兴趣,曾报名参加了蒋勋、马瑞芳等名家的品读讲习课,感觉良好。

许多深圳的教育培训机构,则开始尝试线上、线下多种方式的结合,“英孚青少儿英语”香蜜三村门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英语课就是两种方式同时进行,“一节课是线下,两小时;一节线上,25分钟。可以根据不同情况请外教。”

“随着5G的推广,线上培训的前景应该会越来越好,起码可以节省不菲的房租,还可以打破地域限制争取更多的生源。你没看最近电梯里都是在线培训的广告吗?”参加祁念曾古文课的一位小朋友的妈妈李女士,每天都在朋友圈帮着发一条推广,她向相熟的邻居们传授着心得体会。

培训形态多元家长爱恨交加

谈到课外培训,受访家长普遍的心情是又爱又恨,表示关键是要把握好“度”,面对激烈的竞争,适当的课外补习无可非议。

深圳商报财经版资深编辑周梦榕听朋友介绍,罗湖某机构有个厦门大学数学系毕业的老师非常不错,她带着在景田小学上四年级的儿子去听了几堂课,果断报名,“倒不是为了提高学习成绩,而是要学习数学思维。我是很尊重儿子意见的,反复问他愿不愿意学,他说很喜欢,我才报的名。”

在比邦教育城,带孩子补习英语的罗先生也表示,深圳各学校的英语课安排不太一样,有的课时多有的课时少,甚至学校之间用的教材难度也不一样,“我家小孩的英语水平,比小区里不少同龄孩子要差,一个星期上两小时课补习一下,效果还是很明显,小孩的负担也不算重。再说,深圳家长普遍比较重视英语,很多人都打算把孩子送出国去,多练习口语很有必要。”

值得一提的是,英语、数理化之类的课程补习,只是校外培训的一部分。更多的课程属于兴趣班一类,其花样之多让人咋舌。因为主要是培养小孩综合素质,因此受到众多孩子和家长的欢迎。

第一世界广场“七巧国”一楼,就云集了各类舞蹈班,舞蹈的种类之多,让记者眼花缭乱。二楼最大的铺面给了以美术教育闻名的“杨梅红”,而最有特色的莫过于一个面向儿童的机器人培训机构,旁边则是一个树立着刀叉剑戟的武术培训机构……总体感觉,是音乐舞蹈体育美术之类的培训在唱主角。

莲花体育中心游泳班、跆拳道班、舞蹈班、网球班等常年都是人满为患,小孩在里面练,家长在外面等,是体育中心的常态。记者随机问了两三位家长的态度,他们表示:“学一门运动技能不好吗?学校里也不可能什么都教啊。”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现如今少儿编程以及3D打印培训在深圳很常见。记者在景田北片区转了一圈,即发现了三四家相关的培训机构。此外,记者还发现了不少诸如体适能、脑适能、亲子水育之类听上去令人脑洞大开的培训班,据说刚满月的孩子就能送到水育班进行训练。

“这反映出深圳素质教育的丰富性,也与深圳家庭相对较高的收入水平相匹配。总的来说,存在的就是合理的,有市场需求才会有这么多的培训机构。”可欣教育周洁老师表示。

校外培训费用学段差异 (单位:元/年) (数据来源:中国教育新业态发展报告)校外培训费用学段差异 (单位:元/年) (数据来源:中国教育新业态发展报告)

市场规模巨大行业龙头崛起

教育培训无疑形成了一个巨大的产业,中国教育学会2016年12月27日曾发布《中国辅导教育行业及辅导机构教师现状调查报告》,显示早在2016年行业市场规模即超过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辅导机构教师规模700万至850万人。另有数据显示,多年以来行业平均增速都保持在10%以上,据此推算,2019年行业市场规模将突破万亿元大关。

一些主打教育培训业务的上市公司的财报,也在印证着这一点。7月23日,新东方发布了2019财年年报,其整个财年净收入约为30.96亿美元,同比增长26.5%;运营利润为3.05亿美元,同比增长16.2%;学习中心总数达1233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净增152家。

学而思(在美上市名为“好未来”)的业务增长速度更为惊人,2019财年,其营收达25.63亿美元,同比增长49.4%;净利润为3.672亿美元,同比增长85.1%;季度平均学生人次约为349.80万,同比增长87.8%。

昔日90%以上市场份额被数量众多中小型机构占据的状况,正在加速改变,行业龙头崛起态势不可阻挡。记者通过WIND系统查询发现,目前A股涉教育类上市公司已达45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教育培训类公司达14家,在香港上市的内地教育培训类公司达20家。其中,市值最高的学而思,10月18日最新收盘市值高达230.56亿美元;紧随其后的新东方,最新市值也高达180.32亿美元;而在A股上市的中公教育,最新市值达1164亿元人民币……

这三家市值超千亿元人民币的行业龙头,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相当惊艳,中公教育今年以来涨幅高达181.32%,新东方涨幅高达107.66%,学而思涨幅也有46.03%……股价如此表现,与公司发展前景的广阔当然密不可分。

西部证券9月30日发布研报,持续看好学而思在K12行业(即基础教育阶段)的表现,过去五年,公司收入及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分别为43%和42%,快于行业,市占率从2013年的0.7%提升到2018年的3.3%。预计未来三年市占率仍保持每年1个百分点提升;10月17日,著名投资机构JP Morgan也将新东方评级从中性上调为增持,目标价从88.00美元上调至143.00美元。

大量的中小培训机构,被热衷于并购重组的A股上市公司收购。仅2018年,并购涉及的交易金额就达255亿元。今年以来,资本市场热情依然高涨。10月11日,中国高科发布公告称,以自有资金2亿元人民币收购广西英腾教育49%的股份,之前的2017年6月,中国高科就曾斥资1.44亿元收购英腾教育51%的股份。两年时间,收购价格涨了40%,可见教育资产的炙手可热。

来源:深圳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