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率先响应央行向“炒鞋”出手的,为什么是深圳?

昨天(10月24日)深圳市金融监管局披露,深圳10月初起已加大对辖区“炒鞋”等的排查力度,加强风险防控。几天前,人民银行上海分行发布题为《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的金融简报。

在此之前曾有机构评估,目前中国“炒鞋”市场规模超过400亿元。

看似普通的球鞋交易为何会引起央行的警惕?鞋是怎么炒的?率先出手排查并加强监管的,为什么是深圳?

微信图片_20191025154615

央行发文警惕“炒鞋”

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注意到,虽然官方媒体今年夏天已经对“炒鞋”风险有所报道,但监管部门发布正式公文,仍能看作是一节点性的事件。

政知道先详细梳理一下这个背景:

日前,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下发了以《警惕“炒鞋”热潮防范金融风险》为主题的一份金融简报(以下简称金融简报),其中明确指出,国内球鞋转卖出现“炒鞋热”,“炒鞋”平台实为击鼓传花式资本游戏,提醒各机构高度关注,采取有效措施及时防范此类风险。

金融简报显示,目前国内已有10余个“炒鞋”平台,包括毒、Nice等,呈现出参与者数量多、交易量大、价格波动剧烈等特征。“炒鞋”行业背后可能存在的非法集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金融诈骗、非法传销等涉众型经济金融违法问题值得警惕。

金融简报指出,首先,“炒鞋”交易呈现证券化趋势,日交易量巨大;其次,部分第三方支付机构为“炒鞋”平台提供分期付款等加杠杆服务,杠杆资金入场助长了金融风险;另外,“炒鞋”操作黑箱化,平台一旦“跑路”容易引发群体性事件。

金融简报要求各义务机构提高对“炒鞋”关注和研究,加强对相关反洗钱工作重要性的认识,加强对涉及“炒鞋”平台的资金交易监测,强化对“炒鞋”平台风险特征的识别,发现或有合理理由怀疑平台参与洗钱等犯罪活动的,应及时提交可疑交易报告。

谁能成为庄家?

金融简报中的几个关键词,“击鼓传花”“非法集资”“证券化”“洗钱”,其实已经很明确地点出“炒鞋”交易所蕴藏的金融风险。

资本的涌入让上述风险被放大。

在深圳的球鞋经营者李晓飞告诉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他不时会在线上、线下渠道购买预售球鞋,到货后二次售卖赚取差价。但在他眼里,自己只是这个大市场中的“散户”。

那么,谁才是庄家?

李晓飞举例称,在一单交易中投入几百万(球鞋预售单价在2000元至上万元不等),只能分别购入少数几个款式的几百双球鞋,这样的“大户”对巨量的球鞋市场影响甚微。如果想做到所谓囤积居奇操控价格,李晓飞认为至少要在进货时投入几千万甚至上亿资金,成为某一款鞋型的“庄家”,如果想操纵更大的市场,那么所需要的资金量将会更大。

微信图片_20191025154620

政知道梳理发现,关于“炒鞋”的报道中,多数媒体都提到了“资本的涌入”。

有媒体指出,一双新鞋发售就像是“设立一只新股”,“庄家”大量买入后把鞋价格炒高,造成市场供不应求的“假象”,而“散户”只能在高价位置继续跟进,对赌自己不是那最后一个“接盘的人”。

泡沫在这个过程中被越吹越大,这像极了上世纪80年代末我国长春的君子兰热。当年随着官媒的多篇批驳文章以及政府提高税率,君子兰泡沫破灭。

买卖双方的风险分别在哪?

在这样“击鼓传花”的游戏规则下,李晓飞称这个市场泡沫已经被吹得很大,买卖双方都承担着不小的风险。

李晓飞举例称,他自己作为篮球爱好者,倒卖球鞋的同时,自己也是忠实的球鞋买家,他在多次购买预售球鞋的过程中,都以亏本告终。“球鞋预售时间大都会比正式发售时间提前几十天,在几十天前我按预售价购入2700元一双的鞋子,但正式发售时,价格已经跌至2000元,就像股票上市后的‘破发’。”

除了市场波动带来的鞋价浮动,鞋商骗取大额鞋款后跑路的案例也屡见报端。今年9月媒体曾披露,成都一“95后”鞋商卷款跑路被刑拘,涉案金额高达千万元。

“大多数分销商是无法直接从厂家进货的,他们都有自己更上一层级的货源。球鞋几经倒手后,风险会叠加。一旦上游货源出现断供,下游买方的钱又用来预购更多的球鞋,一旦资金链断裂便会让经销商信誉受损,甚至面临高额债务风险。”李晓飞介绍。

更有甚者,有些“炒鞋”平台甚至可以只购买球鞋的所有权,不进行实物交易,类似期权、期货交易。李晓飞提醒政知道(微信ID:upolitics),“所谓的‘期鞋’交易,风险更大,操作猫腻的空间也更大。”

“某些平台的运作模式类似于期权交易,而这类业务没有经过审批,可能涉嫌非法经营。”华东政法大学教授刘宪权曾向媒体表示,此类行为也可能为某些违法犯罪行为(比如洗钱)创造条件。

为什么是深圳?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率先出手排查“炒鞋”的是深圳?

在深圳生活工作的李晓飞认为,在球鞋市场里,深圳确实有几个优势。

首先,球鞋文化主要的受众是追求时尚的年轻人,深圳目前是中国最具年轻活力的城市之一。政知道梳理数据显示,我国城市年轻指数排名中,深圳位列榜首。

其次,球鞋文化最初由喜欢篮球的年轻人推动。广东省作为CBA联盟中的传统强队,省内的篮球氛围非常浓厚,“夸张些说,我身边的每个同龄人都喜欢篮球,甚至包括女生。”李晓飞说,在这样的篮球氛围下,广东以及是周边地区,孕育着一个巨大的市场。也正因此,很多大的球鞋品牌会格外对深圳有些倾斜。“目前,亚洲最大的AJ(耐克旗下的球鞋品牌)实体店已经落户深圳。”

微信图片_20191025154623

最后,深圳也有其区位的独特性。不论是厂家直销的正规进货渠道,还是散户从海外代购,深圳作为口岸之一,必然成为集散地。另外,海外的货源有些不支持直邮中国大陆,往往会先运输至香港再转发,深圳在这条途径上同样有区位优势。

采访最后,针对监管力度或将加强的问题,作为球鞋卖家,李晓飞高度赞成。

他认为,稳定的市场、规范的经营环境,对于卖家还是买家都是一个基础保障,能够降低风险。“另外,我踏入球鞋生意圈子,并非是想发什么财,只因为我自己是一个球迷、鞋迷。如果监管部门的管理能够排空泡沫,让球鞋价格回归理性,我自己作为鞋迷是无比高兴的,我认为所有热爱篮球的年轻人都会高兴。”

来源:政知道   作者:薛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