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亿元巨贪”张新华案发回重审,涉贪污受贿近4亿

原标题:“亿元巨贪”张新华案发回重审,一审曾判死刑,涉贪污受贿近4亿

11月28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新华贪污受贿案及章国春等6人贪污案。据了解,该案此次系被发回重审,此前广州中院曾对该案作出过一审判决,张新华在一审程序中曾被判处死刑。张新华上诉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以原审判决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裁定将该案发回重审。

11月28日重审开庭过程中,据公诉机关指控:1998年6月至2013年5月,张新华、章国春等7人利用担任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管理职务之便,假借企业改制、保护国有资产之名,通过虚设债务、低估资产、隐瞒债权等手段,将白云公司及其下属公司的多处国有资产、债权,非法转至其主持成立并实际控制的广州市广田置业有限公司名下。2006年,张新华等人擅自成立私营性质的广州新雨田置业有限公司,与广田公司合并,将上述国有资产全部私有化,共同贪污国有资产价值人民币2.96亿余元。

此外,张新华在白云公司及其下属公司转让国有土地使用权及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过程中,为相关单位、个人提供帮助,先后收受贿赂人民币9780万元,港币238万元。

据悉,该案重审将择期宣判。

2014年12月10日,贪污约2 .8亿元,受贿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约1亿元,刷新了广州公职人员贪腐纪录,被坊间称为国企“亿元巨贪”的广州白云农工商公司原总经理张新华,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追缴其全部违法犯罪所得。法院一审认定,张新华犯受贿罪、贪污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涉案金额总额近4亿元。张新华称自己“罪不至死”,当庭提出要上诉。

案情追溯

多种手段腾挪国有资产

广州市国营白云农工商联合公司(下称白云公司)成立于1979年11月,由广州市农场管理局属下的白云山农场、九佛农场、沙田果农场、黄金围农场等联合组成。1984年12月,白云公司被确定为处级单位,1985年正式登记注册成为国有企业。随后白云公司陆续投资设立多家子公司或参与国有联营公司,逐渐壮大。

张新华1994年5月进入白云公司的管理层,自1998年6月开始,张新华便一直担任白云公司总经理,负责其全面工作。

2003年,因为城市发展,广州市农场管理局被撤销,张新华不再受制于主管单位,开始在白云公司大权独揽。因为白云公司经营不善,被法院查封,很多债务需要处置,还有员工需要安顿,张新华就与白云公司原董事长张福来、白云公司原总经理助理章国春等5名白云公司主要领导商议,并最终达成一致,以保护国有资产为名,决定共同出资成立新公司,并将白云公司及下属公司的资产转移至新公司。

同年5月26日,广州市广田置业有限公司(下称广田公司)正式登记成立,张新华、章国春各出资6万元占20%的股份,张福来等其他几名领导成员各出资3万元占10%的股份,其董事会、监事会等领导班子构成,与白云公司基本一样。除了领导成员占股份以外,白云公司的一家全资子公司白云双燕公司也占了20%的股份。

几天后,张新华和章国春分别代表白云公司和广田公司签订了一份委托理财合同,合同约定:白云公司将不定额资金不定期转交广田公司存管,广田公司则以月利率千分之一计算收益回报给白云公司,理财期限为3年。

这样一来,张新华就陆续将白云公司的资金转移到广田公司,包括房产、土地、债权。这个过程,张新华动用了低估资产、隐瞒债权、虚设债务等多种手段。

例如,2004年,因为白云公司此前与同和信用社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以白云公司的两处房产为抵押,而白云公司到期没能还款,就与广田公司签订一份协议,由广田公司出资530万元购买抵押房产,购房款用于白云公司偿还其债务。而事实上,白云公司的这两处房产在变卖的时候,估价已经达到了1446万元,房产过户以后,至2010年,广田公司更是获得了363万元的租金收入,以及征地拆迁补偿款812万元。当时广田公司的购房款主要就来源于白云公司的代管资金,连土地出让金都是白云公司给的。

除了低估资产,张新华甚至玩起了“自己与自己打官司”的伎俩。2005年2月,白云公司下属的元下田果园场(章国春在该果园场担任经理)突然找到广田公司,要求借款1600万元,双方签订了一份借款合同,7个月以内还清。而在当时,拥有电镀厂、钓鱼钩厂、摩托车配件厂等工厂的元下田果园场,经营效益一直很好,并没有严重负债的情况。

这笔借款元下田果园场最后没能还上,广田公司便起诉至法院。经过一场官司,元下田果园场被判将其位于白云区丛云路的一套房产以612万元的价格以物抵债转让给广田公司。白云双燕公司又提出,愿意为元下田果园场提供担保,如果元下田果园场不能偿还债务,白云双燕公司愿意以其天河区的一套房产作价抵偿,最后,该处房产以397万元的价格以物抵债给了广田公司。就这样,兜兜转转一圈,广田公司就顺利地以1000余万元的价格,将元下田果园场和白云双燕公司共计2万多平方米的房产收入了囊中。

广田公司成立不到两年,张新华为了更好地控制公司,决定对股权分配进行进一步调整。最开始以公司名义入股的白云双燕公司也显现出“幌子”的本质:在张新华的安排下,白云双燕公司占有的广田公司全部股份转让给了白云公司的一些中层干部和下属公司的负责人。至此,广田公司变成了完全的私人股份公司。

大肆受贿近亿元

数年间,张新华的一系列举动,引起了公司内部人士的不满,陆续有人向有关部门举报。张新华决定将资产进行再一次转移。

2006年3月,张新华自行成立了私营性质的广州市新雨田置业有限公司(下称新雨田公司),股东仍然是他和之前白云公司的几名领导成员张福来、章国春等人。同年4月11日,张新华决定由新雨田公司出资45万元购买广田公司全部股份,其中10%的股份由张新华代新雨田公司持有,广田公司的股东变更为张新华、新雨田公司。

据张福来回忆,收购广田公司甚至没有经过资产评估,只是由广田公司召开了一次董事会便决定了,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张新华的用意,是要将广田公司的资产转移到新雨田公司。

2006年至2011年2月,张新华任新雨田公司董事长。其间经过多次虚设债务、低估资产等运作,张新华将广田公司的资产,陆续转移到新雨田公司名下。直至2013年案发时,新雨田公司资产被估价为2.84亿元,张新华则以张玉群、广州和弦贸易有限公司等名义实际控制、持有新雨田公司25.38%的股份,折合人民币高达7227万元。

除了大肆吞进国有资产,张新华还利用职务便利,在白云公司及其下属公司转让国有土地使用权和合作开发房地产项目的过程中,为相关单位、个人提供帮助,收受巨额贿赂。

张新华最大的两笔受贿,一笔来自于广州市润越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润越公司)的董事长何泽明。2010年,白云公司下属的白云家禽公司拍卖一块总用地面积为9.16万平方米的土地,张新华想起之前结识的何泽明,便跟何泽明通了电话。电话中,张新华暗示何泽明,如果他愿意出钱,就可以毫无障碍地拍下那块地。何泽明同意后,张新华找何泽明要了1650万元的好处费,随后便安排广州市产权交易所设定竞拍者必须取得东平村的同意购买确认书,而又让东平村只给润越公司出具确认书。这样一来,润越公司便以唯一竞拍人的身份顺利拍得这块土地。

2011年,白云家禽公司又有一块土地要转让,这块土地其实是广州宏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宏新公司)从白云公司买的,当时张新华给宏新公司的董事长游德武提供了便利,但游德武一直没有付清转让款,所以土地也未过户。张新华提议何泽明将这块土地接手过去,但要支付3000万元好处费给他,其中1500万元是给游德武的补偿款。何泽明同意了,给了张新华3030万元,其中1500万元直接汇入了张新华指定的香港账户。

同年,张新华用同样手段,在江门形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受让广田公司取得的江门农药厂债权和相关地块时提供帮助,收受了江门形基公司董事长梁傍远2700万元的贿赂。这是受贿金额第二大的一笔。

2013年9月16日,张新华被刑事拘留,一周以后,张新华开始陆续供述犯罪经过。9月30日,广州市检察院对张新华宣布了逮捕。

同张新华一同被起诉的还有18名被告人,其中涉嫌贪污、受贿犯罪的12人,包括张新华,白云农工商原董事长、党委书记张福来,白云农工商原总经理助理章国春等人;涉嫌行贿犯罪的7人,包括广州市润越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何泽明、广州宏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游德武等人。

2014年12月,张新华案等来了广州市中级法院的一审判决。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