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民办学校在校生超700万,或将对学校分类管理

广东民办学校在校生超725万,已经成为全国民办教育第一大省。南都记者从11月29日至30日举办的2019民办教育广东论坛上获知这一消息。即便如此,广东不少民办教育学校仍在困境当中探索突围之道。

数据:全国民办教育在校生超5300万人

上述数据源自广东省民办教育协会会长赵康。他说,到去年年底,不含培训机构,广东省各级各类民办学校数量为16030所,在校生比例接近全省学生的1/3。就全国来说,各级各类民办学校超过18万所,在校学生5300多万人。除规模庞大,民办教育对财政贡献显著。

在广东省民办教育系统中,幼儿园接近1.4万所,小学685所,初中1019所,高中阶段的学校312所,普通高校50所。其中民办幼儿园在园幼儿313万,占全省近70%;民办普通本专科在校生66.78万人,占全省高校在校生的34.02%。

困境:“民办高等教育政策红利或已用尽”

对民办教育界来说,近三年来,各类政策频出。先是《民办教育促进法(修订案)》正式施行,规定义务教育阶段不允许设立实施义务教育的营利性民办学校,建立非营利性和营利性民办高校分类管理系统;紧接着,国办发布《关于规范校外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对民办校外培训机构进行规范整治;国务院《关于学前教育深化改革规范发展的若干意见》出台,规范学前教育领域的资本运作,不允许民办幼儿园打包上市。

政策收紧之下,民办教育自身正面临水深火热。

论坛上,知名民办高校、吉林外国语大学校长秦和坦言,目前的民办高等教育正面临三方面压力:一是招生的压力骤增。进入普及化阶段以后,高等教育不再是一种稀缺资源,国内民办高等教育招生已经或者是即将面临困难;二是新老难以更替。第一代创办者大多年事已高。一方面民办高校普遍缺乏年富力强的管理力量,另外一个方面,受产权制度不完善的制约,新老更替还面临着一些制度的障碍。三是涉及民办高等教育的政策红利已经用尽,也是重要的制约因素。

定位:“满足选择性教育的需求”

“面向2035,民办教育的功能与角色如何再定位?发展方式与路径如何再创新?监督管理与政策如何再设计?”广东省教育研究院院长、党委书记汤贞敏发问。

“民办教育不要跟公办学校去进行同质化的竞争,而要突出自身的特色,这一点是民办教育的生命力所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李连宁曾任职教育部多年,他对民办教育发展有自己的见解。在他看来,包括民办教育在内,“教育应该继续成为缩小社会差距、增加社会公平的推进器,而不是扩大社会差距的加速器。”

他认为,民办教育的基本定位是“满足选择性教育的需求”。“它的任务首先是满足社会对优质化、多样化教育的需求,我们要尊重民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不能简单用管公办学校的办法来管民办学校,同时我们还要鼓励民办学校以多种形式为推进教育公平来作出新的贡献。”

政策:广东或将对民办学校进行分类管理

教育部教育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综合研究部主任王烽认为,政策文件的出台,让部分人感觉到政府对民办教育“限制更多了”,但这是针对一些教育领域中特别突出问题,比如说择校、教育生态等问题,出台的有力措施。这背后,是在探索民办教育规范发展的基本制度,“长期来看鼓励民办教育发展、支持民办教育发展的政策基调从来没有改变过。”

广东省教育厅政策法规处处长戴庆洲则透露了广东接下来的管理思路,推进管理的精细化和治理的体系化,从更多的角度对学校进行分类,包括按照学校自身的综合实力、建设水平,考虑后续的分类施策问题,”最终目标就是要鼓励各安其位、各显特色,在同层同类进行竞争。”

他以广东省为例给出建议,广东民办高校到目前为止没有一所取得独立的硕士以上学位授予权,这样的情况下,与传统的公办高校从学术发展、学科上比较,存在一定的差距,因此,需要差异特色、创新优质,来寻找自己的出路。

此次论坛由广东省教育研究院、广东省民办教育协会联合主办,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承办,广东教育杂志社、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广东音像教材出版社协办。来自北京、上海、江苏、吉林、浙江、湖南、广东等省份的民办教育研究专家学者,以及省内外各级民办学校(幼儿园)、培训机构、行业组织相关人员共260余人参与。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