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聚焦大湾区 > 正文

旅美广东人:坐地铁戴口罩仍怕被歧视

螺蛳粉3.75美金一包,老板我要一箱!太金贵了,螺蛳粉会断货的。说出来连我自己都不相信,居然有一天,我在超市买东西买红了眼:公仔面一箱,出前一丁一箱,虾子面、意粉、通心粉通通再来几盒,还有速冻鸡翅、速冻牛肉、饺子、肉包、麦片、饼干、罐头……全都买买买!

3月15日,家附近的超市一些货架都空了。

众目睽睽之下,我们买了一箱螺蛳粉

由于小时候经历过非典,我对新冠肺炎疫情的新闻格外关注。跟国内的爸妈了解情况,是我每天都要做的事。1月23日,武汉封城了,广州的街坊也开始居家隔离,我意识到新冠病毒的传染性太强了。

我娃正读幼儿园,万一疫情大爆发,难道我要拖着她戴着口罩去买菜吗?这不安全!2月中旬我就开始囤粮了,至今每个周末我都在超市买买买。这是一场持久战。怎么囤?囤什么?这可花了我好多脑细胞。

屯粮有两个方向:外国超市和华人超市。干粮存放时间长,肯定是首先考虑的,方便面、意粉、即食通心粉都要以“箱”为单位买。外国超市的好处就是有好多速冻食品,鸡翅一袋就10磅,饺子、肉包都是一大袋的,作为一个不鲜不吃的老广,我也不嫌弃“僵尸肉”了,反正放冰箱里就不会变坏。上周日我再去买了一大条猪肉,回来分装成十几份。说真的,我长这么大从未有试过买这么多肉。虽说在美国很多人每次买菜都会很大分量,但这次为了应对疫情,还有人专门买了新的冰箱放速冻食品。

老广的餐桌怎么可以没有绿叶菜?要买带有绿色叶子的蔬菜,就要去华人的超市,那里跟我们的市场一样,新鲜的鱼肉、蔬菜都能买到。绿叶菜不好保存,回到家,计算好每天吃青菜的量,把它们用报纸包好一份份放在冰箱。中式调料只有在华人超市买的才对味,酱油不再买一小瓶的了,直接挑了最大罐的扛回家。

同样来自广州的邻居问我,“螺丝粉你要几多?”我说:“人家可以一整箱买的。”邻居看着我,充满疑惑:“一箱?25包你吃得完么?”在美国,一直都能在华人的店里买到螺蛳粉的,一年前,5美金能买两包,今年已经涨价到3.75美金一包了,要知道出前一丁才0.5美金一包。螺蛳粉好金贵,会断货的,我们在众人的目光下,买了一箱两个人分,老板还给我们便宜了3美金。

3月15日,戴着口罩去超市囤货。

采购的商品。出前一丁买了一箱。

家里的囤货。

买了一箱螺狮粉,与朋友对半分。

家里的消毒用品。

口罩“赶”不上飞机归国,那就“罩”着我吧

1月中旬,纽约的物资还算很充裕,在澳门的前上司问我能否帮忙弄几盒口罩寄回去,我就帮忙买了邮寄过去。爸妈也说,能买就寄一盒寄回来吧。寄澳门的口罩飘了一个月,终于在3月6日寄到前上司的手上。

而给爸妈的口罩是在网上买的,原计划托航空公司的朋友人肉带回广州的,然而朋友都回去了,最近我才收到货。广州买口罩已经不成为题了,这100个口罩“砸”我手里了,但现在看来,貌似我更需要这100个口罩。

口罩涨价了,1月份的时候12美金/盒,前段时间,中国的口罩供货没有恢复,街上的商店把口罩涨到90美金50个,现在供货恢复了,也要40美金一盒。N95口罩就更金贵了,1月的时候,20美金能买20个,现在,买都买不到。我的存货都放家里,但如果哪天严重到必须戴N95口罩出门,那我就不出门了。

现在口罩紧缺了,药房、Amazon早断货了,那些“一蚊店”(平价商店)会不定时有货。微信群太强大了,曼哈顿、布鲁克林和皇后区都有不少华人,哪条街哪个店有货,大家就会在群里告知,然后去买,也不考究货源了,能买到就不错了。

我们在抢购口罩,可老外居然去抢购厕纸。为了搞清楚原因,我还专门上网去查,说是担心到最后上厕所会没有厕纸用。我满脸问号。这是有其他办法解决的呀!为什么要抢厕纸呢?

上班路上戴口罩被歧视,很煎熬

我一周有四天是在家里办公,周五回曼哈顿的写字楼上班。看到加州那艘至尊公主号不断出现确诊病例,我就越来越紧张,每次出门都戴口罩。可是老外为什么还不肯戴口罩呢?他们认为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戴口罩!

3月4日,我戴口罩去上班,真的好害怕,感觉上班路上比上班的八小时还要累,沿途怕被打,也怕被人骂。坐船和坐地铁的时候,一路上我都没有跟人交流,自己找个空地站着,沿途相安无事,也许老外也习惯了,知道这段时间,亚洲人都会戴口罩。

但在曼哈顿下地铁的时候,一个白人突然对我说:“Go back to your country。”我没有回他,这是我亲身经历最被歧视的一次。回到公司,除了我之外,没有一个人戴口罩。这一天,我浑身都不舒服。

熬到6点下班,我仅用了3分钟就逃离了这栋写字楼。可在周末,让我崩溃的事情发生了。我收到写字楼发来的Email,说我们写字楼一楼层有一位律师确诊了。这通电邮写得太随意了,病例确诊之后这么久才发出的通知,轻描淡写地说确诊的律师10天前就没有回来过,写字楼当天已经经过消毒,大家可以继续回来上班。

天啊!我汗毛都竖起来了!随后,曼哈顿的大型写字楼也陆续出现确诊病例。很多人说,你也很好啊,一周四天在家办公,只有一天需要回办公室。可只要这天出去了,就是风险最高的一天。等啊等,等啊等,每天都在等公司通知大家不用回办公室上班。终于上周三,公司说,大家可以随意选择,可以在家办公,也可以回办公室。

准备上网课了,鸡飞狗跳的场面也会出现在我家了

我们住的那个区确诊病例越来越多,很多家长都在请愿停课。私底下,家长们都很焦虑,都在问什么时候停课,邻居也一直问我,还要不要送孩子回幼儿园。上周四,我发信息给孩子的老师,周五开始我娃就不上学了,不上学的原因,我明确写着“防疫”。学校和老师也表示理解。

为什么家长们那么紧张?在美国,如果没有正当理由,家长不送孩子上学,后果是很严重的。学校可以报警,然后孩子就会被送去福利院,所以大家都不敢随意缺勤。高年级的孩子还关系到升学,所以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保证出勤。

上周日,我娃的幼儿园终于通知停课了,然后老师马上准备网课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我上午9点半到下午6点上班,这网课要怎么操作呢?让她坐我旁边?我要怎么才能监督她?可能,国内家长那些鸡飞狗跳的场面,也会出现在我家了。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