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大代表提出:取消今年体育中考测试 意见不一

4月27日,广州中学学生戴着口罩上体育课打篮球。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4月26日,广东省教育厅下发通知,明确今年初中毕业生升学体育考试时间原则上不早于6月8日,将统一测试项目中的必考项目(男子1000米、女子800米和游泳)调整为选考项目,同时要求“要把师生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指导学校认真做好学生居家和学校体育锻炼的衔接,科学、安全开展体育课教学和学校体育活动,降低体育考试过程中的运动伤害风险”。

虽然广东今年的中考体育政策已有所调整,但随着全国不少地方宣布取消今年中考体育测试,在广州,呼吁“取消今年中考体育测试”的声音不断。

今年的中考要不要取消体育考试?南都记者采访了部分省、市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他们有的认为应直接取消,因为安全最重要;有的反对取消,认为广州中考体育的标准本已偏低,恢复体能也可循序渐进,但取消考试会让孩子误以为不考试就可以不锻炼。

同时,南都记者对部分初三学生的采访显示,平时有坚持锻炼、对体育分数有期待的学生更倾向不赞成取消中考体育,觉得会不公平。

“不考”派:安全最重要,建议取消今年中考体育

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近日提交了《关于取消今年广州体育中考测试的建议》,他认为,把长跑科目调整为选考,显然是考虑到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但考虑得并不充分,“新冠肺炎疫情以及长期居家要求对学生心肺功能和体能的影响远远超出了预计”。

广州市人大代表曾德雄。资料图(南都记者 冯宙锋 摄)

曾德雄注意到了4月份浙江发生的初三学生在体育锻炼时猝死的新闻,随后浙江等多地取消了中考体育测试。他提出,为了避免类似的悲剧重演,广州也应取消今年的体育中考。

安全方面的考虑是最重要的原因,他说,虽然将长跑调整为选考,但学生三年来基本都在把长跑当必考来训练,一时间仓促选其他科目的不会很多,现在离中考时间短,要在体育上不失分,学生还是会进行大运动量的训练,极易发生安全事故,甚至生命危险”。

“停训”四个月更易发生运动损伤

广东省人大代表刘伟全也提交了类似的建议,他最主要的考虑也是安全问题,他认,今年学生因疫情在家,相当于“停训”了四个月,而已经有专业研究显示,“停训”后返校后再进行长跑训练,更容易发生运动损伤。

“毕竟2003年‘非典’时,广州就取消了中考体育测试,从后续来看,并没有给当年招生选拔和之后人才培养造成负面后果或其他不良影响”,刘伟全说。

据刘伟全介绍,提出这份建议前,他与联名提建议的代表向一些学校的校长征询过意见,各种意见都有,也有的认为直接取消并不好,可以在考试方式进行改进、避免聚集,或者适当降低考试标准,让学生更为轻松地准备体育中考。

“若要考,越遵守防疫要求的孩子越吃亏”

广州市人大代表徐嵩也认为中考体育应取消,她与曾德雄代表联名提交了建议。

她还提出,广州体育中考本身区分度小,“平均分近59分,而满分60分”,所以,为了一个区分度小的考试冒生命和健康的风险,事倍功半。

取消的话,有人认为会对一些疫情期间也坚持锻炼的同学不公平,对此,徐嵩认为,疫情期间是很难进行针对性的训练的,“疫情期间怎么练长跑和游泳呢?游泳池都关门了,除非家里有游泳池;跑出门去练长跑的话,是不是不够遵守防疫要求?总不能让越守制度的学生越吃亏吧?”

“要考”派:“一刀切”取消太极端

“我认为取消中考体育是一种被动、极端的方法”,广东省政协委员、华师附中科研与教师发展处主任、广东省中学生物特级教师夏涛并不赞同“一刀切”取消中考体育。

他表示,对于全体考生来说,绝大多数学生围绕中考体育做了充分准备,若直接取消对学生来说不公平;此外中考体育项目,如长跑、短跑、游泳等常见评价方式,是着眼于学生未来发展的,有利于增强学生的身体机能与素质,提高免疫力。

夏涛认为,“广东包括广州目前尚未传递取消中考体育的消息,我觉得是明智的。我们要更重视完善体育课程组织方式与评价方法,在可能出现问题之前保障问题前置解决,而不是简单一刀切取消”。

2020年省两会上,夏涛曾与其他省政协委员一起提交关于将体育纳入广东省高考必考科目的提案,引发广泛热议。他本人也是一名马拉松爱好者。

别让孩子误以为“锻炼就是为了考试”

对于“取消体育中考”的提法,广东省政协委员、广州市教育评估和教师继续教育指导中心主任邓静红持反对意见。

“去年广东省政协组织,针对广东省中小学学生体质健康现状进行调研,坦白说,我们发现,整个广东省中小学生的体质健康状况不够理想”,邓静红表示,广州市的中考体育标椎相较之省级标准、深圳标椎等,都是偏低的,在这个背景下,增强体质锻炼的必要性也非常明显。

有声音认为,受疫情影响,孩子好几个月没有训练,可能会影响考试成绩,但邓静红来看,广州中考体育标准偏低,以往年来看,学生体育成绩的差距都不算大,“所以说,即便对成绩有影响,其中的区分度也不会很大”。

在邓静红看来,相比于分数,强调一种“终身体育”的概念更为重要。“假如取消了这一次中考体育,可能让孩子误解——体育锻练的目的是为了考试,或者因为没有训练,所以就名正言顺地不参加考试了。我认为这会让孩子对体育锻炼产生误区。相反的,应该强化正确的锻炼观念,让孩子明白,只有真正提高了自己的体能,才是真正的赢了。”

后疫情时代,中考体育应加强

广东省政协委员、中山大学教授李静波认为,“后疫情下,中考体育不应该取消,应该有所加强。”

他表示,从健康角度讲,正如钟南山院士所说,预防疫情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体育锻炼增强体质,提高免疫力。

他认为,中考体育已经执行了20多年,它对增强学生的体质健康效果明显;同时也体现了教育培养目标,正如教育部相关文件指出“体育考试是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加强学校体育工作、实施素质教育的有效措施,也是培养21世纪我国社会主义建设合格人才的客观要求。”

2020年省两会上,李静波曾带来提案《增体质补短板,广东中考、高考改革逐步增加体育分量的建议》,聚焦体育教学。

李静波认为,疫情期间,各地中考体育采取了不同的对策,广东省教育厅4月26日下发有关体育中考的通知,考虑到疫情、学生体质、气候、时间等因素,将中长跑、游泳项目由必考调整为选考,“我认为是科学合理,实事求是的”。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