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两会来了,深圳代表打算带这些建议赴京开会

一起抢先了解一下!

我国期货交易经过30多年发展,已有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大连商品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等四大期货交易所。

而深圳尽管是最早建立期货交易的城市,并在产业基础、区位发展和金融创新领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目前并无独立的期货交易所,只由深圳证券交易所作为共同发起单位之一,参与了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的设立。

“目前国内期货交易所以会员制为主,存在国际化程度不高、产业用户参与不充分等问题,实体经济没有通过期货市场实现风险对冲、价格发现和提升品质的作用。”全国人大代表、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党组成员杨绪松说。

在杨绪松的思考中,深圳期货交易所可以联合港澳共同参股,实现和国内现有期货交易所错位发展。

“可以建设一家综合性的开放型、创新型期货交易所,采取公司制运作模式,可参与国际定价权竞争,并向境外客户开放。同时,能引领全球产业技术雄厚的交易品品种,将服务产业转型升级和实体经济落到实处。”

杨绪松建议,建立期货交易所可分短期、中期、长期三个阶段目标建设。

“短期可先以中小板、创业板指数为标的的金融期货交易作为试点;中期,深圳证交所在股票类、金融、期货、交易技术上完善汇率、利率等金融期货交易品种。

同时推动前海联合交易中心等相对成熟的现货交易场所补齐商品期货的短板;长期目标则是争取设立独立的期货交易所或发展期货和现货并行的交易所集团。”

另一方面,杨绪松认为,深圳是国内金融企业门类最全、机构最多的城市之一,金融业资产规模居全国第三,新兴金融业蓬勃发展。

“深圳市的金融产业GDP占全市GDP的1/7,税收的1/4。但金融领域创新快、模式多,也产生了大量金融纠纷案件,需进一步强化金融秩序、化解金融风险,建议探索设立深圳金融法院。”他说。

杨绪松说,2008年起,深圳已率先探索知识产权、金融领域专项审判经验。2017年12月,全国首个专门金融法庭——深圳金融法庭在前海正式成立。

“深圳在这方面起步较早,积累的人才和审判经验比较丰富。在已有的金融法庭基础上,由最高法院支持深圳建立金融法院,可整合重大金融审判力量,有利于加强金融审判机制专业化,提升金融审判质效,充分发挥司法裁判对金融市场的指引和规制作用。”他说。

作为我国科技创新城市,深圳不仅打造了科技公司云集的高新科技园,也形成了与世界500强企业对接的深圳湾超级总部基地、前海金融总部,一批以高端技术研发为主要业务的新兴企业开始崛起。

但新兴企业起步初期面临的融资难、风险大问题,引起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信息通信行业副会长、深圳市高新投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樊庆峰的关注。

樊庆峰说,科技类中小企业前期发展较为脆弱,需要大量资金支持。但创业初期,企业没有可抵押、担保的财产,无法从银行获取贷款。

融资过程尤其是做融资担保时,需要承担极大的融资风险。创投公司也往往因为初创企业的未来发展不明晰、投资风险大等原因,谨慎投资。

“任何企业都是慢慢发展起来的,腾讯、中兴就是这样,因此需要创投公司利用社会资源,培育下一匹黑马。地方性或与政府相关的担保公司也应给予企业一定支持,让这些中小企业有信心、有能力做更大的发展。”

樊庆峰建议,加强对科技型初创企业的融资政策倾斜和财政补贴,并给予创投公司更多资源,让金融机构和创投公司都能更大胆放心的扶持初创企业。

全国人大代表、光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深圳光启高等理工研究院院长刘若鹏,是深圳本土成长起来的“80后”科技专家,“科技创新”始终是他关注的焦点。

去年全国两会期间,刘若鹏曾建议“拿出修高铁的决心建设5G网络”。

而过去一年,我国5G网络建设也驶入“快车道”。

“5G不仅是通信领域的变革,更将根本改变经济社会发展各领域。今年8月,深圳将率先实现5G网络全覆盖,这将为粤港澳大湾区和深圳先行示范区建设注入更强动力。”刘若鹏说,今年他的建议将延续这一想法,并呼吁广东及深圳抓住“新基建”机遇,继续加快5G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培育经济新动能。

此外,刘若鹏还谈到尖端制造等领域的自主创新问题。“核心技术如果不靠自己创新突破,企业是不可能发展的。”刘若鹏透露,将从提升国家科技竞争力的角度,把产业前沿遇到的新问题、新挑战、新机遇等调研情况和建议带上会。

民生领域特别是医疗健康因涉及人群广,也是代表们关注的重点。

杨绪松说,早在2014年,人社部、财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就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基本医疗保险异地就医医疗费用结算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规范和建立省级异地就医结算平台。

基本医疗保险(含新农合)的参保/参合患者,到统筹地区以外的定点医疗机构就医,经过办理规范的备案手续或转诊手续,结算时只需支付就医费用中的自付部分,基本医保补偿范围内的费用可在医院窗口直接获得补偿。

当前,包括深圳在内的全国范围已经开通了跨省住院费用直接结算服务。

但由于深圳外来人口基数大,目前尚未试点跨省门诊费用直接结算,为市民异地就医、门诊报销带来不少困难。

“希望深圳能利用双区驱动政策先行先试,采用先简后难、分步实施的方法,分步推进异地就医门诊费用直接结算。”杨绪松说。

杨绪松认为,第一步可以首先以个人账户、普通门诊和药店购药的跨省门诊直接结算为试点,再逐步扩大到门诊特征和门诊统筹的门诊结算类型;

第二步选取医疗条件好、信息技术高、服务质量高的部分定点医药机构作为试点,逐步扩大到所有定点医院及医疗机构,为全面开展门诊费用直接结算积累经验;

第三步主要是将“异地安置退休人人员、异地长期居住人员、常住异地工作人员及异地转诊人员”纳入试点范围,优先保障异地常住人员的跨省、异地、门诊集成的医保待遇。

“这需要在国家层面上加强顶层设计,对政策经办流程、信息化建设、结算方式实现统一化管理,同时要将有序的就医环境和分级诊疗体系相结合,加快推进一体化的医疗监管体系建设。”杨绪松说。

富士康科技集团精密机械事业群技术工人杨飞飞是在深全国人大代表中唯一一位农民工代表。

“疫情期间,我们全国、省、市、区人大代表对防疫物资出口及原材料情况进行了调研,将对完善这一出口政策和流程提出建议,为企业提供更多便利。”

杨飞飞还希望进一步加大对疾病预防控制体系人财物和公共卫生经费投入,并提升重大疫情早期分析和预判能力,比如建立完善的公共卫生信息智能化平台,对本地传染病数据实现快速分析研判;

建立完善公共卫生分级响应制度,让医院建立分级分层的重大疫情救治机制;规范流行病学调查流程和壮大调查队伍,提高疾病机构的科研能力,以及高级实验室建设等。

来源:南方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