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了一张身份证后,她居然“有孩子”了

2016年9月,长期居住在广州的张女士来深圳旅游时丢失了身份证,今年4月她在办理入职所需要的文件时,却发现自己名下已于2017年在深圳市龙岗中心医院登记育有一女。

经龙岗警方追查,证实张女士的身份证被他人冒用生育。目前,龙岗中心医院正在按程序更正相关信息。针对张女士质疑的审核过失,院方表示孕妇在孕期的相貌难以通过肉眼甄别,将在未来安装人脸识别系统或指纹验证系统以防止类似情况再次发生。

来深旅游丢失身份证三年后发现自己“育有一女”

2016年9月,长期在广州工作、生活的张女士(化名)来到深圳旅游。9月15日,她发现自己装有身份证的钱包被偷,虽然当天报了警,但最终未能找回钱包。三天后,张女士回到广州,在越秀区公安分局补办了身份证,并将此前丢失的身份证进行了挂失。

此时张女士不会想到,这张意外遗失的、只有名片大小的证件会在3年之后,会给未婚未孕的自己“送来”一个孩子。

2020年4月6日,张女士因工作入职需要,前往户籍所在地街道办理流动人口婚育证明,但被告知自己的名下登记育有一女。她的身份证已经在2017年10月于深圳市龙岗中心医院办理过出生证明,那份入职所需证明文件的办理也因此搁浅。

当晚,张女士拨打了110报警,经过转接她联系上了龙岗派出所。为了将姓名从那张自己从未见过的出生证明上抹除,张女士于4月11日来到深圳龙岗区龙岗派出所做了笔录,警方告知她需要到医院处理。

据张女士回忆,在龙岗中心医院辗转几个科室询问之后,除了被告知今天是周末领导不在、不知如何处理,她得到的答案是“这个事需要派出所解决”。

微信图片_20200519084850

找不到孩子亲生父母出生证明信息难更改

据龙岗区中心医院介绍,他们接到张女士反馈后立即展开了调查,经查阅病例资料,发现2017年10月2日,一名以张女士姓名登记入院的产妇生下了一名女婴,两日后产妇及新生儿办理出院。随后这名新生儿的出生证明办理也使用了张女士的身份证。

医院表示,办案民警于4月14日到医院调取了产妇当时住院分娩的全部病例资料。当天,张女士也收到了深圳市公安局发来的受案通知短信。经龙岗警方调查核实,登记为孩子父亲的涉案人员名为胡某荣,曾在布吉、爱联等地居住过,但警方前往寻找时其已经搬离。

张女士介绍,因为一直未找到孩子的父母,龙岗中心医院表示按照《广东省卫生计生委、广东省公安厅关于出生医学证明的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规定,无法为其更改那张出生证明上的信息。根据该办法第二十八条规定,换发出生医学证明,需提交出生医学证明换发申请表、新生儿父母有效身份证件及书面申请,“因当事人原因变更父亲或母亲的”,还需要“提供相应的亲子鉴定证明”。

直到5月初,冒用者的寻找仍在继续。因为迟迟无法更改这张出生证明上的信息,张女士办理入职所需要的流动人口婚育证明也遥遥无期。“因为行业一些东西敏感,需要正式入职开用户号后才能办,所以很多工作我都做不了,”已于五月中旬开始上班的张女士对记者说,“单位是只要我材料齐全随时可以入职。”她担心持续催促她入职的单位等不了她太久。

警方找到冒用者医院表示将按程序更正信息

虽然此前已与医院反复沟通,但张女士得到的答复是需要警方提供相关信息。5月7日,龙岗中心医院向记者表示,需要等待警方提供结案证明文书,证明张女士的身份证确实遭到冒用方可进行后续操作。据此记者向龙岗警方求证,警方表示院方并未提出相关证明材料的要求,若此前院方正式发函说明,警方会配合解决该问题。

5月12日,龙岗中心医院收到了龙岗派出所出具的《情况说明》,证实了张女士被人冒用身份证在医院住院生育一事。龙岗警方表示,近日民警在惠州惠阳一出租屋内找到了涉案人胡某荣和其女友,以及那个出生证明上的小女孩。

据警方介绍,胡某荣为建筑工人,2017年10月,他将女友送往龙岗区中心医院生产,由于女友身份证件丢失,胡某荣使用此前捡到的张女士的身份证为女友办理了入院手续。女友产下一女婴后,胡某荣又使用该身份证为孩子办理了出生医学证明。目前,龙岗警方已对该案进行刑事立案,嫌疑人胡某荣因涉嫌盗用身份证件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龙岗中心医院表示,警方已为孩子的亲生父母做了亲子鉴定,待两周后收到亲子鉴定结果,院方将根据《管理办法》,要求孩子亲生父母到医院申请更换出生证,并在有需要时申请公安机关协助。后续医院将按程序依法办理出生医学证明的换发及系统信息更正,根据正常流程从换证到完成系统信息更正预计需要3-4周时间。

5月13日至5月15日,龙岗中心医院经与张女士沟通达成一致,医院会联合派出所出具相关证明,配合其办理入职手续。5月17日,张女士向记者表示,院方和警方已将证明材料给到了其户籍所在地街道,后续她将前往沟通办理流动人口婚育证明。

当事人质疑院方存在审核过失医院表示孕期甄别相貌有难度

记者注意到,根据《管理办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和签发实行责任追究制度。各级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和签发机构单位主要负责人为第一责任人,实行出生医学证明管理和签发人员终身责任追究制度。

对于自己的身份证被冒用办理出生证明一事,张女士便认为医院存在审核过失。她向记者介绍,自己在挂失身份证时,特意询问了民警自己挂失的身份证是否会被冒用,“他们说如果被冒用的话,责任在审核方。”张女士认为,读取身份证信息时,应该能从系统上看到这张身份证是作废的。

对此龙岗中心医院回应称,产妇入院及办理出生证明时,虽然使用了读取身份证的方式,但系统不能识别该证件是否已经挂失,龙岗警方也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并且院方表示,刷身份证并不能明确该证件与持证人是否为同一人,需要工作人员识别、判断。由于每个人办理身份证的时间不同,照片与个人相貌前后有差异,加上孕妇在妊娠期、产褥期其容貌及体型均较未孕时发生了较大变化,所以单纯从面貌上靠工作人员主观甄别有一定难度。

但张女士对这一说法并不认可,她认为2017年已经有了人脸识别技术,可以识别出身份证与持证者是否为同一人。龙岗中心医院表示,未来将向警方申请安装人脸识别系统或指纹验证系统,以避免在办理出生医学证明时再出现类似情况,同时加强“人证合一”核对并进行拍照留档。

来源:南方都市报(nd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