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底牌到王牌,广东接下来要这样干

5月20日,全国两会前夕,《广东省人民政府关于培育发展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和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的意见》(下称《意见》)发布。

就此,10个战略性支柱产业集群和10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集体亮相,这既是广东经济现有的“底牌”,也是未来的经济“王牌”。

《意见》谋划已久。早在2018年9月,广东就进行广泛调研,2019年底出台《关于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近日又发布战略性产业集群培育意见。今后,还将出台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行动计划,可谓有准备、有章法、有力度。

为何选择在此时出台该产业新政策,在执行中又有哪些独特“打法”,广东产业格局未来如何?

01为什么现在出台?

从此次产业新政策推出的背景和指向看,有三个维度。

第一个维度,是10万亿再出发,走得更稳。

去年广东GDP首次突破十万亿元,工业增加值接近4万亿元,约占全国的1/8;20大战略性产业集群,营收合计16.5万亿元。

广东不仅规模领先,而且竞争优势明显。

2019年发明专利授权量接近6万件,增长12.2%,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达到26件;新经济增加值占GDP25.3%;区域创新综合能力多年保持全国第一。

发力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就是要让十万亿走得更稳。

微信图片_20200522152800

第二个维度,是针对“缺芯少核”破瓶颈,看得更准。

华为技术有限公司18日就美国商务部拟再次加重对华为出口限制发布声明,称华为强烈反对美国商务部仅针对华为的直接产品规则修改。

当前,全球制造业竞争格局正发展深刻变革,加上中美经贸摩擦等,中兴、华为、大疆等广东高技术企业博弈全球市场面临多重挑战。

与此同时,广东很多产业仍旧大而不强,新兴产业支撑不足:90%以上的高端芯片依赖进口,成为广东制造业最薄弱、最容易被“卡脖子”的环节。

要实现产业经济高质量发展,就必须摆脱发达国家再工业化和新兴工业化国家成本竞争的双重挤压,彻底改变大而不强的格局。

第三个维度,疫情下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影响更远。

疫情对广东产业经济是一场“大考”。既考出了成绩,也考出不足。

面对疫情,短短三个多月,口罩产能从不足10万只增长到1亿只,医用防护服日产量从700件增长到13万件,“广东制造”展现出强大的动员能力和应急能力。

另一方面,随着疫情持续在全球蔓延,广东产业链供应链稳定受到影响,一季度第二产业增加值同比下降14.1%。

此次《意见》出台,可谓对症下药,正当其时:

短期看,彰显了产业高质量发展的决心,将有力提振企业投身实体经济的信心和士气。

长期看,将不断提升产业链的强度和韧性,促进广东制造行稳致远。

02怎么干?广东产业集群发出“六脉神剑”

产业路线图出炉后,16.5万亿的产业集群怎么干?

广东已经找到了特色鲜明的“六脉神剑”。

第一式:市场主导,政企合璧。

“强化企业主体地位”,《意见》明确提出。

当产业向高端化发展,政府应在基础研发、社会保障、市场监管等方面更好发挥引导作用,但绝不能“喧宾夺主”代替市场。

第二式:瞄准关键,创新突围。

只有在关键换件、关键技术、关键零部件实现突破,才能打通产业循环的任督二脉。

积极发展第三代半导体芯片,重点发展前沿/领先原创性技术、高性能激光器与装备……

《意见》中这样的规划比比皆是,目的只有一个:创新驱动,全力冲击高端产业关键部位,实现产业升级的突围。

第三式:品质革命,价值跃升。

为何要转型升级提升品质,手工劳动的制造业不香吗?

在中山大学港澳珠江三角洲研究中心教授毛艳华看来,关键时刻的多次产业升级,是广东产业发展的关键。

上世纪90年代初期,广东产业从食品轻工业为主转向电子信息、家用电器等,2008年后,又开始向数字化、智能化转型。

品质够硬气,产业才有底气。

第四式:绿色环保,安全为先。

烟囱林立、浓烟滚滚,早已不是现代工业的应有画面。

同时具有超大体量的市场和工厂,这是中国经济的优势,也是广东的优势。

要让这个优势长久发挥作用,就必须坚持绿色发展,这又会倒逼制造工艺和安全环保水平的提升。

第五式:目标导向,精准出击。

每个产业都有自身规律,“一刀切”政策难以解渴。

即将陆续公布的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行动计划,每个都将围绕产业长短板,细化到关键零部件研发,重点平台建设等。

“一群一策”,分行业、分步骤,推动专业化、差异化发展……这就是产业集群的广东“战法”。

第六式:纵横联动,协同推进。

美的与格力、恒大与碧桂园、华为与中兴等,这些广东企业之间的激烈竞争,常被人津津乐道。

但在新的经济背景下,产业“跨界”联动正在加强。美的进军机器人,华为进军芯片,格力进军智能制造……

只有通过产业链分工协同,集群作战,才能在全球产业链中拿到最甜美的价值蛋糕。

03如何变?20个集群组成超大产业网络

欲知产业未来,先明发展来路。

现在,让我们捋一捋近年广东产业政策的脉络。

2006年,对电子信息、机械等十个工业提出发展规划。

2017年,提出建设珠江东岸高端电子信息制造产业带等“三带两区”总体空间布局。

直到此次《意见》提出培育发展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

从“工业”到“产业带”再到“产业集群”,政策表述变化的背后是广东现代产业体系的逐步成型。

华南理工大学经济与贸易学院教授田秋生认为,正是改革开放40多年广东产业的集群化发展,才使广东成为了世界工厂或全球重要制造业中心。

20个战略性产业集群,正在形成互相支撑、配合的超大型产业体系。比如:

半导体集成电路是新一代电子信息的核心;前沿新材料则是先进材料的进一步突破;高端装备制造、智能机器人则是智能家电、汽车产业升级发展的重要依托。

软硬融合是此次《意见》的另一个重要特点。

比如,数字创意和超高清视频显示,软件与信息服务和新一代电子信息,生物医药与健康和安全应急与环保……

这些产业集群的涌现,意味着广东的高端制造与高水平服务正在迈向融合发展的新阶段。

数字时代,让产业集群打破了地理空间的限制。产业的聚集、创新的交汇在虚拟空间中得以进一步延展。

从《意见》中战略性产业集群的区域布局看,广州、深圳各被提及16次,珠海、佛山各被提及13次,东莞提及8次……单个城市的产业布局各有特色,产业集群的跨区域布局更值得关注。

以智能家电产业集群为例,就包含广、深、佛为核心的创新网络和生产性服务业网络,以及以深圳、珠海、佛山、惠州、中山、湛江等为核心的制造网络。

这些网络布局下,是创新、制造、设计、营销等产业要素和环节的无缝对接,叠加5G等新技术和关键领域技术突破,推动产业加速进化……这就是广东面向全球竞争的新王牌。

来源:南方+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