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得青山赢未来,广东如何“有料到”?

留得青山,赢得未来。

5月22日李克强总理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没有提出全年经济增速具体目标。

因为全球疫情和经贸形势不确定性很大,我国发展面临一些难以预料的影响因素,“稳”与“保”是今年的关键。

报告这么强调:

“加大‘六稳’工作力度,保居民就业、保基本民生、保市场主体、保粮食能源安全、保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保基层运转。”

“‘六保’是今年‘六稳’工作的着力点;以保促稳、稳中求进,就能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夯实基础。”

那么,守住“六保”底线,稳住经济基本盘——经济大省广东,可以怎样“有料到”?

//减税降费之外还可以做什么?//

为了解小微企业和农民工在抗疫期间的复工复产情况,全国人大代表、东莞市瑞丰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工会主席、助理总经理曾香桂走访了广州市比较典型的城中村。

她发现,受国外疫情影响,这些城中村的支柱产业——电商、物流、服装、印刷行业的订单量大幅下降,小微企业面临房租、人员成本压力,流动资金严重不足。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此已有回应和部署,其明确指出,保障就业和民生,必须稳住上亿市场主体,尽力帮助企业特别是中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渡过难关。要加大减税降费力度,推动降低企业生产经营成本。“预计全年为企业新增减负超过2.5万亿元。”

这可是真金白银的大手笔。

在点赞之余,曾香桂分享了自己思考:可以采取多种手段支持小微企业复工复产,“比如对小微企业和农民工进行创业就业技能培训,特别是电商直播技能的培训,尽快帮助其实现外销转内销,增强小微企业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以此拉动农民工的就业。”

此外,有条件的镇、村开展农村电商带头人培训,扶持1个农村电商品牌,实现“一镇一品”,充分发挥农村电商在助力脱贫攻坚、推动乡村振兴发展中的重要作用。

各级政府、特别是镇街基层政府、工会,可组织采取购买服务等形式,支持社会组织充分利用党群服务中心、社工服务中心活动阵地,开设小微企业和农民工创业就业技能培训班。

//贷款问题很关键//

为保市场主体,一定要让中小微企业贷款可获得性明显提高,一定要让综合融资成本明显下降。

作为企业家代表,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千色花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长黄达昌对此深表认同:“小微企业融资难是普遍难题。希望各级政府积极引导,给予金融机构更多发展空间;金融机构主动创新,推出更多适合小微企业的信贷产品,为广东实现高质量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金融环境。”

他认为,传统的信贷模式不够灵活,未能完全满足市场需求,特别是当前不少中小微企业都来自新兴行业,缺乏当前金融机构看重的抵押物。“我建议全社会加强建设诚信体系,金融机构跟上新业态的变化,例如企业法人的诚信行为也可作为贷款依据。”

//关注产业链中的“龙头”//

经济生产环环相扣,产业链供应链是重要支撑。当前,受全球疫情冲击,世界经济严重衰退,产业链供应链循环受阻。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生态环境厅厅长鲁修禄十分关注疫情之下如何保持产业链供应链稳定。他表示,从中长期看,全球化趋势仍不可逆转,但疫情带来的阵痛将重塑全球生产链分布格局,应加强保护和支持产业链集群化发展,促进产业链的自我供应和消费,形成庞大的内需市场,为加快经济复苏赢得先机。

省政府近日就打造20个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印发意见,鲁修禄认为,这对广东进一步优化产业布局、保护和提高产业竞争力,形成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链集群具有重要意义。他同时建议,进一步发挥龙头企业对产业的集聚带动作用。

“不仅要重视新兴战略产业,也要发挥传统产业优势。对产业链中的龙头企业、关键环节进行重点保护和扶持,以此来保护整个产业链。”鲁修禄表示。

作为省生态环境厅厅长,他之所以关心产业链保护,是因为产业是经济和民生的重要基础,也是绿色发展、环境保护的主体,保护和支持好产业链发展,有利于提升带动整个产业上下游的绿色发展水平。“而我过去的工作也曾服务过产业、能源和交通等领域,对产业链保护发展一直比较关注。”

鲁修禄还建议,强化珠三角、长三角、京津冀、成渝四大聚集区域的优势,围绕重点产业,利用我国先行控制新冠疫情、先行复工复产的时间差,进一步健全链条招商、靶向招商机制,加大产业链强链。

//民生保障有学问//

稳步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保障外来人口公平享受基本公共服务,是切实保障和改善基本民生的应有之义。

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新的社会阶层人士联合会副会长蒋洪峰表示,我国流动人口规模大,区域分布不均衡,外来人口的集聚,对促进当地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也对当地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带来较大压力。他建议推进基本公共服务常住人口全覆盖,完善转移支付制度,在资金分配中按常住人口计算。

“目前世界各国为达到基本公共服务全覆盖的目标,主要通过财政转移支付的手段平衡政府间财政保障水平,将基本公共服务覆盖全国范围内的常住人口。”但蒋洪峰发现,我国在转移支付等资金分配的财力因素和分类分档计算中,尚未将外来人口与户籍人口等同对待,对外来人口基本公共服务支出需求按户籍人口基本公共服务支出需求的一定比例进行折算。这使得外来人口多的地区难以获得相应的转移支付资金缓解基本公共服务支出压力。

他建议,在分配转移支付资金时,采用常住人口计算支出需求,综合考虑常住人口和人均支出因素,对外来人口和户籍人口一视同仁,即外来人口支出需求按100%计算;在各项按因素法分配的资金中,涉及人均财力、人均支出指标,采用按常住人口计算的人均的指标。

来源:南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