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头入选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城市

原标题:汕头入选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城市 巧谋“善治” 探路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

星岛环球网消息:南方网讯 夏日炎炎,超千名工人奋战在汕头亚青会主场馆、汕湛高速、潮汕环线高速等重大项目施工现场;城乡社区中,越来越多的社会组织及个人加入到志愿服务公益行动;79岁高龄的林伯住进了刚启用的暖阳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感叹道:“如同住家一般,子女很放心。”疫情防控常态化之后的汕头,市域社会治理创新举措正在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个领域,释放出一波波正面效应,助推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

日前,中央政法委向广东通报了全国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试点地区名单,汕头成为第一期试点城市。在此背景下,6月24日,汕头市召开2020年度全市社会治安重点治理地区和挂牌整治突出治安问题工作推进会,力争以防范化解市域社会治理难题为突破口,以开展市域社会治理试点为抓手,探索具有汕头特色、时代特征的市域社会治理新模式。

镇街先行探索向治理要效能

“过去,街道党工委、社区党组织在开展社会治理中‘分身乏术’,不仅效率较低,服务质量也不高。”汕头市金平区东方街道办事处主任郑文胜告诉记者。

为提升基层治理效能,东方街道党工委打破思维、时空、条块等限制,探索以党建引领为核心、多元共治为主线的“一核多元”社区治理模式。该街道地处汕头市中心区域,辖区人口密集,商贸活跃,属商住街区旺地。

老旧开放式小区凤园居民楼先行一步——成立业主委员会,由所在地龙华社区党总支部书记担任负责人,住户们分别推选各栋楼的楼长、梯长,共同推进小区改造升级。通过拆除乱占乱建,规划小车、摩托车位,安放垃圾分类自动设备,建设文明驿站、社区书院、文明实践所等阵地,使小区告别了因缺少物业管理所衍生的秩序乱象。

针对商铺林立的龙眼街区,街道党工委引导有影响力的企业和个体户成立商户共建自治协会,逐步吸引该街区全部69家单位加入,发挥优秀商户示范带动作用,组织会员单位参与社区治理,落实门前三包,定期进行卫生保洁,开展“拒绝假货”诚信经营活动,形成党建引领、商户自治的良性互动氛围。

郑文胜介绍,东方街道将推动形成纵横覆盖全街道的“街居党建引领、多方合作共建、居民协商共治、机制健全保障”的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为探索社会治理新模式作出示范。

镇街作为市域社会治理链条中的基本单元,治理层面重在强基固本。此次汕头对社会治安重点地区治理和突出治安问题挂牌整治,力争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治安乱点、治理盲点和矛盾热点,为汕头营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新格局扫清障碍,向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探索要效能、开新局。

打通便民惠民的“最后一米”

近日,汕头市金平区打造的“凤亭下惠民一条街”热闹非凡。在这里,居民群众一出门就可享受到义医义诊、免费理发、免费水电维修等服务。“凤亭下”便民惠民活动品牌,有志愿者提供的免费采耳、脊柱理疗、书法矫正、帮扶困境儿童辅导等服务项目。“这次过来掏耳朵,志愿者服务很好,态度也很好。”从江苏来汕头的85岁严婆婆对“凤亭下”的志愿服务赞不绝口。

在汕头潮阳,超过21万辆摩托车都挂着一块醒目的绿色牌子,牌子由“汕头 潮阳”字样和字母数字编号组成,这为摩托车主特别安装的物联网防盗抢标签。当地通过建立“零费用+物联网”治安管控平台摩托车智能管理系统,用“新科技”解决“老问题”,走出了一条智能化治理新路子。

此外,汕头还将社会治理纳入法治化轨道,在全省率先推出“掌上公共法律服务平台”,向广大群众提供在线普法宣传、免费法律咨询、查询社区法律顾问执业信息、一键导航等服务功能,联动全市544名签约律师和全国11310名律师共同为群众提供免费咨询服务。

类似这样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米”的公益服务品牌在不断复制,如位于老城区乌桥街道“乌桥行爱心行”等。这些服务品牌根植于社区各个领域,为探路“共建”、试水“共治”、惠民成果全民“共享”探索新路。

■记者手记

推动综治向善治纵深发展

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完善社区服务功能。支持社会组织、人道救助、志愿服务、慈善事业等健康发展。保障妇女、儿童、老人、残疾人合法权益。完善信访制度,加强法律援助,及时解决群众合理诉求。

汕头市在创新社会治理的过程中,重视调动社会主体和人民群众参与社会治理的积极性、主动性、创造性,激发自治活力,特别是以首批18个社会治理实践项目为试验田和突破口,融合发展目标、面临问题和民生需求导向功能,突出发挥好政治、法治、德治、自治、智治“五治”协同作用,创新打造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汕头经验”,不断推动综治工作向善治轨道迈进。

在此基础上,汕头市筹备成立市域社会治理现代化工作领导小组,加快建设市级综治中心、“雪亮工程”,目的在于打破部门间信息壁垒,整合市、区(县)、街道(镇)三级公共服务资源,建立健全大网格综合治理、大数据系统治理、大社会协同治理的基层善治新机制,实现基层政府、市场、社会组织与民众等利益相关主体对公共事务的共同治理。如此,将不断推动社会治理结构向扁平化和多元互动转变,逐步形成问题联治、工作联动、平安联创的社会治理新体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