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妈自制送考“神器”、学校定制高考菜单

家长带小狗送考。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庄小龙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洋网讯  广州5.6万考生乘风破浪、为梦想拼尽全力。在他们背后,还有无数人的付出。考场内,少年们奋笔疾书;考场外,家长、老师、亲朋好友们牵挂守候,一些家长还自娱自乐,各出奇招博个好彩头,成为场外主角,为紧张的高考增添了不少欢乐气氛。戏很多,爱更多。

学校菜单“包你高中”

高考期间,番禺象贤中学食堂推出了营养丰富的“高考套餐”,通过“赛龙夺锦餐”“十拿九稳餐”等具有一定寓意的菜名,向考生表达祝福和鼓励,具体菜式有“先拔头筹”“包你高中”“大鹏展翅”“马到成功”等,受到学生的欢迎。

红色帐篷“一路长虹”

记者在广东仲元中学考点看到,仲元桥至校门口路段搭起了红色帐篷,既能遮阳也寓意“一路长虹”。不少送考的家长不约而同穿上了红色的衣服,寓意“开门红”;当然,还有的妈妈“加码”,穿上了红色的旗袍,不仅要“开门红”,还要“旗开得胜”。

仲元中学在仲元桥至校门口路段搭起红色帐篷。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肖桂来摄

“我特意买了风车、穿了粉红色的衣服过来送考,希望女儿可以旗开得胜。”在广东番禺中学考点,一对夫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女儿性格有点内向,为了让女儿安心,两夫妻一起在考点外等候。

家长一起送考。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陈忧子摄

“金蕉掂过碌蔗”

“金蕉掂过碌蔗!”在广州市第七中学考点,几位旗袍妈妈的送考“神器”格外惹人注目。她们每人手握一根甘蔗,每根甘蔗上绑着三根香蕉,寓意“今朝高考,一切顺利”。看到记者为她们拍照,妈妈们笑言:“我们不会成为‘网红’吧!”

广州七中校门前,妈妈团在开考前拿着香蕉和甘蔗,希望为考生们带来好运气。

潮妈之一陈女士告诉记者,这个举动之前并没有告诉孩子,是家委会为孩子们准备的助考惊喜。陈女士说,孩子在七中就读,考点也在七中,班主任提议家长可以这样做,图个好意头,她们觉得主意不错,就张罗了起来。陈女士家住在白云区,于是她自告奋勇承担起找甘蔗的任务,她请朋友帮忙找,朋友很给力,第二天就把甘蔗送到了她家。昨天一大早她就起床了,开车一个多小时把“神器”运到考点,好让孩子们摸一摸沾沾好运。

“旗开得胜,一举夺魁”

无独有偶,在广东实验中学考点外,也有几位身穿旗袍的妈妈每人手举一支向日葵,寓意“旗开得胜,一举夺魁”。两校潮妈的照片“交相辉映”,在朋友圈和各个微信群被广泛转发,大家都笑称这一届家长“太会玩”,明年的家长创意压力大。

粤语解读:

“金蕉”:谐音“今朝”,指今天。

“掂过碌蔗”:意指所有事都顺顺利利。

专家释义:

知名广府文化学者饶原生指出,高考时家长穿红色旗袍,“因为旗袍有开口,寓意旗开得胜,红色寓意鸿运当头。”

萌娃送考

提前感受高考氛围

在前往广州市第七中学考点路上,记者见到有送考爸爸和女儿一路手握手走向考点。送考队伍中,身穿红色亲子装的一家三口全家总动员前来送考。年龄尚小的萌童看不到姐姐的身影,爸爸干脆把他驮了起来。

小萌童骑在爸爸的肩膀上等候姐姐。

在真光中学考点,有妈妈带着自家小孩,提前感受高考氛围。旁边另一位考生的姐姐已经在读大学,这位姐姐告诉这位妈妈,她打算劝正在考试的弟弟去填报与大数据相关的专业或这一方面学科实力相对较强的高校,原因是发展前景比较好。

执信中学初二学生小吴则和妈妈徐女士一起专门来到学校门口,“我就是想过来看一下,和我想象中一样热闹,也能感受到那种紧张的气氛。”小吴说,来看高考送考是希望给自己提前立个目标,班上有同学初一时就来看过,而明年因为要准备中考,就没办法来看了。

学长送考

回母校考点看看

七中考点外,高中同班的吴同学、罗同学和黄同学不期而遇。记者了解到,他们是广州市第七中学2019届毕业生,如今在读大一,昨天专程回母校考点看看。

“去年自己考试时都没有好好感受,所以专门回来再感受感受。”吴同学说,套用去年全国卷三的作文材料,昨天他们的老师在开考前再看看考生,他们则是再回来看看老师。他们说,刚刚在考点门口已经认出了好几位老师,但当时老师太忙了,等学弟学妹们开考后他们再去找老师叙叙旧。

特殊考生:步履蹒跚也要坚定走进考场

一步,一步,又一步。

昨日,在两位老师的搀扶下,拄着双拐的小宇慢慢挪动双腿,走上了广州市第16中学考点的台阶,进入考场。

大门外,头发花白、身着红衣的外婆正关切地目送着他。

在外婆目送下,考生小宇拄着双拐进入考场。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韵桦摄

在外婆目送下,考生小宇拄着双拐进入考场。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苏韵桦摄

记者刚开口问“他的父母有没有来送考”,外婆突然就眼眶泛红,背过身去:“他们都走了。”

小宇的外公吴老伯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今年19岁的小宇,在广州市越秀区某中学就读。小宇的妈妈是湖南人。十多年前,小宇的父母离婚,爸爸回了老家,妈妈带着他来广州生活打拼。

小宇的妈妈身体一向不好。小宇只有几岁时,也被发现步态不稳,后诊断为强直性脊柱炎。

天有不测风云,去年6月,小宇妈妈突发心脏病去世。自此,外公外婆担负起了照顾小宇的重任,他们一起住在一套30多平方米的大通间房子里。

“孩子得了这个病,已被评定为二级残疾人。他腿上没力气,东西掉地上了也没法捡起来,摔倒在地也无法自己爬起来,身边必须一直有人陪着照顾。”吴老伯说,“我和他外婆已经70多岁了,我们身体也有病,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他!”

昨天早上6时30分,小宇舅舅打车去接上他们,7点左右,他们就到了考点外。“对于高考,我也没有别的期盼,就是希望他能考上一所学校,学到本事,将来能自食其力,要不然我们也放心不下。”

来源:广州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