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满女儿未婚生子,外公以6万元出卖外孙女,获刑五年

7月23日,广州市花都区人民检察院披露一起拐卖儿童案件。因不满女儿未婚生子,外公竟以6万元价格将四个半月的外孙女“送”给他人。近日,花都区人民法院以拐卖儿童罪判处陈某有期徒刑五年。

女儿未婚生子,外公以“无力抚养”为由6万元出卖外孙女

案件显示,陈某早年离异,女儿小陈(化名)跟随父亲陈某一起生活。小陈于2018年来到东莞市独自打工,后与同在东莞市打工的小唐(化名)认识并相恋,于2019年5月诞下了一名女婴,并由小唐一家照顾。陈某认为小陈、小唐均系未成年人,其不同意这门婚事,而且认为其家庭条件困难,难以独自抚养该女婴,故于2019年9月强行将小陈以及女婴带至广州市花都区狮岭镇某一出租屋,谋划着将外孙女“送”给他人。

经网友介绍,陈某认识一对无法生育的夫妇,遂虚构其女儿小陈年仅14周岁诞下一名女婴,女婴的父母均不愿意且无能力抚养该女婴的事实,违背女婴父母的意愿,将女婴以人民币6万元的价格出卖给该对夫妇,并将赃款全数花光。小陈多次寻找父亲与女婴未果后选择报案求助。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被告人陈某于2020年1月被公安机关抓获。经多方调查,女婴于2020年6月在山西省被公安机关解救。

在接受审讯时,被告人陈某振振有词,“我女儿与小唐未婚生子,我不同意二人在一起,而且我也无能力抚养该女婴,我作为父亲,理应帮助女儿在人生道路上作出正确的选择,我把女婴送给他人抚养,是帮助外孙女找一个好归宿,这是送养,不是买卖!”

“民间送养”还是拐卖儿童?关键看是否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

父亲以“爱”之名,却让女儿饱受骨肉分离的焦灼,深陷对父亲的痛恨无奈,不仅伤害了女儿脆弱的心灵,还剥夺了女儿抚养女婴的权利。

外公陈某将外孙女“送”给他人抚养,是属于“民间送养”还是构成拐卖儿童罪呢?

花都检察介绍,根据《关于依法惩治拐卖妇女儿童犯罪的意见》,要严格区分借送养之名出卖亲生子女与民间送养行为的界限。区分的关键在于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应当通过审查将子女“送”人的背景和原因、有无收取钱财及收取钱财的多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及有无抚养能力等事实,综合判断行为人是否具有非法获利的目的。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认定属于出卖亲生子女,应当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

(1)将生育作为非法获利手段,生育后即出卖子女的;

(2)明知对方不具有抚养目的,或者根本不考虑对方是否具有抚养目的,为收取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

(3)为收取明显不属于“营养费”、“感谢费”的巨额钱财将子女“送”给他人的;

(4)其他足以反映行为人具有非法获利目的的“送养”行为的。

不是出于非法获利目的,而是迫于生活困难,或者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私自将没有独立生活能力的子女送给他人抚养,包括收取少量“营养费”、“感谢费”的,属于民间送养行为,不能以拐卖妇女、儿童罪论处。对私自送养导致子女身心健康受到严重损害,或者具有其他恶劣情节,符合遗弃罪特征的,可以遗弃罪论处;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可由公安机关依法予以行政处罚。

参考以上法律法规,该案定罪和处理的关键在于区分陈某是否具有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女婴。该案中,小陈与小唐均是在外打工,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在小陈怀孕、分娩、产后期间,均是由小唐一家细心照顾,承担生育女婴的医药费、抚养女婴的生活开销等。因此,现有证据可以认定小陈与小唐具有抚养女婴的意愿和能力,且在案发之前一直独立抚养该女婴。被告人陈某未征得女婴父母的同意,擅自将女婴送与他人抚养并收取6万元生产费,陈某在此过程中并没有对收养人的收入、居住等情况进行调查,仅听从中间人的简要介绍即与收养人签订领养协议,应当认定其以非法获利为目的出卖女婴,符合拐卖儿童罪的构成要求。

花都检察:对拐卖儿童犯罪一律从严打击

花都检察提醒,近年来,我国严厉打击拐卖儿童犯罪已呈高压态势,但仍有极少数的家庭成员,因为各种原因,将亲生子女、孙子女卖掉,不仅严重侵犯婴幼儿的人身权益,而且败坏社会道德,更助长了拐卖儿童犯罪的泛滥。任何人的人身和人格尊严都不容侵犯,虽然父母对亲生子女(未成年)享有监护权,但是子女和父母在法律上同为独立的个体,即使是父母也不能侵犯子女的人身自由和人格尊严。无论是亲人还是陌生人,只要是为非法获利,将婴幼儿作为商品出卖收取钱财,均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