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高分学霸高考前一天到底在干啥?

7月6日,全国普通高考前一天。2020年全国普通高考的时间较往年相比推迟了一个月,这个高考前夜,对于他们而言是特别的,又是普通的,他们都选择以平常心面对它。他们,是深圳的高分学子。

考前维持“保温”状态

高考前一天,越平常越好。6时10分,深圳外国语学校学生宿舍的大铁门还没打开。马飞扬在宿舍楼下的空地踱步,等着去食堂用餐。走路的时候,他手里拿着一张政治的知识点,边走边背。

在大部分同龄人都选择自习或彻底放松身心调整状态的日子里,马飞扬的时间安排表和平日没有什么区别。因为深圳外国语学校“高考平常化”的备考战略,校内所有高三学子在这一天都要像平常一样上课。

进入广东高考理科前50名的宝安中学(集团)高中部学生徐菲那一天7时起床,“好晚”,她赶紧收拾了一下,7时30分到达课室。那一天,学校安排学生在校自习。

徐菲到了课室后,走出了备考室,坐在了连廊处的椅子背语文作文题的素材。那里空旷、凉快,不时有微风徐来。徐菲背着背着,突然一抬头,看到了立柱上写着北京大学的学校介绍。她称自己那一刹感到被鼓舞了,“现在再去回想,可能冥冥之中暗示我能够实现自己的目标吧”。

维持在“保温”的状态。进入广东省高考文科前20的深圳中学高三学生赵樱子在高考前一天的复习很有条理。上午看文综,下午用两个小时做一套卷子,晚自习再看看自己整理的作文素材。徐菲也一样,上午复习语数英,下午复习物化生。她刚到教室便列了一个清单,语文科背诵作文素材、数学科巩固公式、英语科记一下高频词组、物理科看看基础模型、化学科翻一下错题本、生物科把教材再过一遍……徐菲知道考前一天再去突击难题意义不大,该做的是巩固基础。那天物理老师跟全班同学说,“最后高考考得好的同学,会当高考和平常考试没有什么两样。”徐菲记得很清楚。

考前绕着操场跑了5圈

15时,是进入广东省高考理科前50名的深圳实验学校的学生李宇轩在高考前最后一次回到学校的时间。老师安排当天下午在学校为考生答疑解惑。他走进答疑教室,才想起这里是高一教学楼,隔壁就是自己读高一时的教室,自己曾经在这里走过上千次。这时,熟悉的上课铃响起了,他抬起头,明亮的阳光洒在他脸上,天气好得像到高中报到的那天。时空穿梭是个有趣的事儿。

高中生涯的最后一课,马飞扬是平和坚定的。当下课铃声响起的时候,马飞扬的语文教师站在讲台上,没有“打鸡血式”地加油,有的只是柔和坚定的语言。语文老师笔挺地站着,温柔地看着台下的学生说:“我对你们充满信心。你们都是最优秀、勤奋的孩子。你们马上将收获过去所有挑灯夜战努力学习的甜美果实。我祝福你们。”

深圳的云彩加上离别母校时的心情,很容易让高考学子感性的一面露头。在高中最后一天的下午,马飞扬绕着操场跑了5圈。在大汗淋漓中,他的思绪飘到了自己初中第一次踏入深圳外国语学校校园时的场景。那一天,他参观着校园,眼里满是憧憬。那时候的他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能考入这所高中,一如高考前跑步时,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成绩能进入广东省文科前20名一样。

考前“斗地主”“撩老师”

16时45分,徐菲到家。平时在家比较少做饭的徐菲的妈妈林海明那天特意买菜在家做饭,还煲了广式靓汤,菜品跟平时一样。徐菲到家后,心情放松,林海明没有刻意提起第二天高考的事情,晚饭时间只是简单唠着家常。“我们不希望特意跟她说什么,不想给她压力,就跟平常一样,轻松一点。”林海明说。

17时40分,在学校跑步结束后李宇轩回到家,放下书包略作休息,家人正等他一同晚餐。饭后,父母提议,第二天考试,当晚也复习不了多少,不如去娱乐一下。于是,那天晚上,这一家三口在打斗地主中度过。斗了7把赢了3把,李宇轩觉得自己的牌技还真不错。

去考场“踩点”完毕,赵樱子回到深圳中学高三(17)班,准备上考前最后一堂晚自习。此时,离自习开始还有半小时,班上的同学来了一半。突然不想看书的赵樱子选择用自习课前的间隙在走廊上走走,放松心情。一阵风突然吹到赵樱子脸上,原来是走廊对面文综教师办公室的窗户透过来的。她走过去将头靠到窗框上,笑称,明儿考试了,要吸吸文综教师天团的“仙气”。这啼笑皆非的理由前后吸引了十来位同学,他们一同伸着头靠着窗框吸着“仙气”,想象着这“仙气”能为他们明天的考试加持。

备考前和考试过程中,徐菲其实没有想过成绩。直到成绩出来这两天,她才想了一下。她说,“我中考和高考的成绩都特别好,在别人看来就好像我所有的努力都被拉成了一条直线,而其实只有我自己才知道,高中三年其实是不平凡的三年,是一个正弦曲线,付出的艰辛和努力远没有他人想得那么简单。”

马飞扬在15岁的时候,以为自己追求的就是进入一所优秀的高中。但现在不同了,他称所追求的不再是一所院校、一个专业。正如《蜘蛛侠》中所说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现在我想要的,是成为一个能够为社会做些什么人。”马飞扬说。

来源:深圳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