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婚女友突然失踪,广州小伙报了警,结果发现…

“她比我小1岁,

我们见面不多,

可断断续续也谈了将近2年。”

本来已到谈婚论嫁的地步,

可女友居然消失了,

阿显(化名)很是无奈。

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

女友居然欺骗了自己。

相识于网络交友

阿显跟小萍(化名)相识于2018年底,两人是通过一款网络交友软件认识的。相识的时候,阿显告诉小萍自己是1991年出生的,小萍说自己比阿显小1岁。阿显觉得两人年龄相近又聊得来,对小萍的相貌也颇为满意,于是便约了对方见面。第一次见面是在位于增城区某临江小区的小萍家,两人也正式确立了恋爱关系。

由于阿显居住在增城区某镇的农村,小萍住在荔城,两人平时见面也不多,都是通过微信联系,偶尔也会约时间一起到荔城吃饭、逛街。在一次聊天中,小萍提起阿显工作的事,建议他到荔城附近找份工作,这样两人距离也近些。

女友帮找工作帮买车

阿显学历不高,找份好工作还真不容易。 小萍称自己认识人,可以托关系帮他物色工作职位,不过需要点钱疏通关系。 为了日后两人见面更方便一些,阿显觉得这钱花得无可厚非,于是便 给小萍先后转了5000多元。

在此期间,阿显还参加广州车牌摇号获得了指标。由于资金还不够,阿显打算暂缓买车,小萍却说应该先买车,方便两人见面,还称自己朋友工作的车行能拿到大额度的优惠。小萍看阿显迟迟不肯决定,甚至说自己可以垫付7万元。女朋友为自己肯付出那么多,那一刻,阿显真的感动到了,于是 便转账给小萍1万元让她帮忙买车。

女友自称涉交通事故被拘留

随着时间的推移,在2019年1月的时候,两人已经谈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恋爱。这时 小萍突然告知阿显自己因交通事故要被拘留, 然后就杳无音讯了。阿显格外着急,可是怎么都联系不上小萍,直到2月的时候才联系上。小萍不肯多谈交通事故的事,反而催着阿显把结婚的事定下来。于是2月的时候阿显 又转了1万元给小萍当聘礼,并给了她3000元买婚戒。

阿显忙着跟家人筹备结婚的事,可是到3月的时候却找不到小萍了。好不容易打通了电话,接电话的却是小萍的妈妈,称小萍因为上次的交通事故被判刑了,要坐牢到5月份。

后来阿显收到自称是小萍妈妈跟姐姐的短信,说小萍的刑期要到10月,还安抚阿显说买车跟结婚的事等小萍出来就可以解决的,不用担心。

报警后终得知真相

阿显思来想去,虽然觉得事情的发展有点匪夷所思,但又觉得女友平日里对自己很体贴关心,两人的感情不像是假的。就这样,矛盾的阿显抱着希望等了一天又一天。

到了之前说好的刑满释放的日子,阿显依然没能联系上小萍。接下来的日子,对于阿显而言很是煎熬,可他又不想放弃,电话打不通,去小萍家里却发现已经换了住户,原来小萍的房子是租的。

她会是骗子吗? 阿显想当面问清楚。就这样,花了半年多的时间,阿显依然没能找到小萍,她就像在增城消失了。

直到2020年的6月,阿显走进了派出所,他想得知真相,而真相也许只有民警能告诉他了。

接到报警后,增城警方通过侦查锁定了小萍的真实身份,并于10月25日将涉嫌诈骗的嫌疑人何某(女,39岁,增城人)抓获归案。

小萍不仅名字是假的,年龄也是假的,她根本没想跟阿显结婚,先后以找工作、买车、聘礼等为由,诈骗了阿显2.8万元。后来觉得阿显没多少钱可骗了,小萍找人冒充自己的妈妈和姐姐,向阿显假称小萍因为交通事故被判刑,借此躲避阿显不再见面。

得知真相的阿显有点难以接受,不过这对于他而言,也是一个深刻的教训。

目前,何某因涉嫌诈骗已被增城警方依法刑事拘留。

警方提醒,交友须谨慎,特别是适龄青年在恋爱交友时,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在未确定对方的真实身份前,不要轻易付出钱财。

来源:信息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