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荔湾法院:家暴与文化水平关系不大

原标题:广州荔湾法院:家暴与文化水平关系不大,受害者女性居多

3月1日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正式施行五周年,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发布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审理状况白皮书。

受害者女性居多,家暴发生与文化水平关系不大

南都记者获悉,2016年至2020年,共受理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19起,其中,裁定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12起,撤回申请5起,裁定驳回申请人申请2起,不服裁定申请复议3起,驳回复议申请3起。

据介绍,家庭暴力加害人以男性居多,受害人则多为女性,30岁-40岁年龄阶段的人实施家庭暴力的比例最高,家庭暴力表现为多种形式,有对家庭成员实施推撞、拳击、扭打、掐咬等肢体暴力;还有限制家庭成员的人身自由、故意阻挠、设障碍扰乱家庭成员与其他人正常交往等骚扰手段,以及语言上的攻击、无端指责、人格贬损。

案件具有紧急性,荔湾法院平均审理时间仅为2.05天

受害人因遭受家庭暴力而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往往具有紧急性,如果法院审理期限过长,就难以实现应有的保护目的,其设立意义就丧失殆尽。据白皮书披露,2016年以来,荔湾区法院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平均审理时间仅为2.05天,体现了司法保护的及时性。

据介绍,家庭暴力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发生在住所内,发生在一天内的任何时间,具有特定性、封闭性、突发性等特点,受害人举证较为困难,五年来,荔湾区法院在审理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过程中,共实施调查取证49次,不仅减轻了受害人的举证负担,还提升了案件审理质效。

构建反家庭暴力保护网络,合力防范家庭暴力

荔湾区法院邀请区妇联、区公安局、区司法局、各街道、人大代表等共同对反家庭暴力法的适用问题进行座谈,就构建多部门联合协作的反家庭暴力保护网络达成共识。在这个保护网络中,人民法院负责审理、执行涉家庭暴力案件,公安机关负责调查、处置家庭暴力纠纷,妇联及街道基层组织负责建立辖区反家庭暴力档案,及时劝解、疏导,民政部门负责紧急庇护和救助。

2017年至今,该保护网络持续发挥作用,并且拓展到辖区内部分学校、课外培训机构等领域,在未成年人遭受家庭暴力时及时发现、报告和隔离。

延伸司法职能积极开展送法到社区、送法进校园

南都记者了解到,广州市荔湾区人民法院在每年2至3月间均会举办以反家庭暴力、维护妇女儿童权益为主题的法律咨询活动,并制作海报、宣传册等,通过妇联、街道等分发给群众。不定期前往中小学校,以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为主题开展法治宣传活动,对校园欺凌等问题予以回应和帮助,多名法官成为中小学生的知心人。因在青少年维权工作方面成绩突出,荔湾区法院荣获2018年-2019年度广东省“青少年维权岗”称号。

【典型案件】案例一:女子曾遭丈夫殴打当场晕倒,孕期再次被家暴

申请人李某,于2016年10月21日向荔湾区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李某称:其与被申请人王某于2007年12月22日登记结婚。2015年9月,王某因反对李某前往上海参加同事的婚礼,用拳头和巴掌对其进行殴打。2016年3月,王某因生活琐事在住所地门口殴打李某致其当场晕倒。

2016年10月14日晚上23时左右,王某不顾李某已经怀有身孕,再次用拳头和巴掌殴打其头、颈部致其流血受伤,最终需报警处理。据此,请求法院在24小时内作出裁定,禁止王某对李某实施家庭暴力,禁止王某殴打、威胁、骚扰、接触李某及其近亲属(哥、嫂)。

荔湾区法院审查后,于2016年10月24日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一、禁止被申请人王某殴打、威胁、骚扰、接触申请人李某。二、驳回申请人李某的其他申请事项。

【典型意义】

该案是荔湾区法院受理的第一起人身安全保护令案件,由于申请人是孕妇,为了确保其免受家庭暴力的危险,保护其本人及腹中胎儿的安全,法院在受理案件次日即进行听证,听证过程中被申请人承认其曾打骂申请人,法院随即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这对被申请人形成了有力的震慑。

此后,被申请人深刻反省自身的错误,积极与申请人改善夫妻关系。2017年1月春节前,法院对两人进行回访,了解到双方已经和好,申请人正在待产,没有再发生家庭暴力。

案例二:适用反家暴法的对象不限于近亲属

申请人周某于2020年8月3日向荔湾区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申请人周某称:周某与被申请人魏某是女婿与岳母关系,魏某对周某与其女儿吴某的婚姻一直不予认可,为此故意制造家庭矛盾。

2019年10月23日,吴某向法院起诉离婚,法院未准许。期间,魏某多次到周某单位无故吵闹,散播谣言,诽谤周某,还多次到周某女儿补习学校公开诋毁、辱骂周某。

此外,魏某于2020年7月4日携多名陌生妇女到周某住处纠缠、殴打周某。据此请求:禁止被申请人魏某到申请人周某住所和工作场所辱骂,滋扰,殴打申请人周某。

荔湾区法院审查后,于2020年8月5日发出人身安全保护令,裁定: 一、禁止被申请人魏某骚扰、接触申请人周某。二、驳回申请人周某的其他申请事项。

【典型意义】

家庭成员包括但不限于近亲属,《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庭暴力法》第二条所称的家庭成员既包括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等近亲属,也包括其他具有亲密亲属关系的人,例如公婆与儿媳、岳父母与女婿等亲属。周某与魏某虽然不是近亲属,但因婚姻而成为姻亲关系,也应当适用反家暴法的规定。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