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伊士运河堵塞,或对深圳这类企业有影响

3月23日,超大型集装箱船EVER GIVEN(长赐)轮搁浅苏伊士运河。苏伊士运河自1869年修筑通航,是连接亚、非、欧全球最为重要的航运通道。据悉,这是苏伊士运河152年间最大的搁浅船只,也是全球航运史最严重的搁浅事故。此次堵船已经持续一周,有分析观点认为,“大堵船”对全球贸易与经济的影响正持续释放,深圳对欧出口的机电产品、小家电和生活消费品等企业或受影响,或将承担额外仓储成本,以及不能如期交货等相关法律问题。

盐田国际:打乱亚欧航线物流链,会加剧码头作业复杂性

据新华社报道,埃及苏伊士运河管理局29日晨发表声明说,搁浅在运河中的重型货船“长赐”号已成功起浮,船身方向明显修正。救援团队将在接下来几小时内继续工作直至船身位置被完全修正。一旦货船彻底脱浅起浮,苏伊士运河航道将恢复运行。

南都记者从盐田国际了解到,作为华南地区超大型船舶首选港,盐田国际是所有超大型船舶离开中国前往欧美地区的最后一港。据悉,此次搁浅在苏伊士运河的大型集装箱船舶,在3月7日停泊盐田港。该轮的航次信息显示,此次EVER GIVEN号2月22日从高雄港启航,先后挂靠青岛、上海、宁波、台北、盐田等地港口,原计划4月1日抵达鹿特丹。

盐田国际在回复南都记者中表示,目前苏伊士运河阻塞情况,打乱了亚欧航线的物流链,将会加剧返程船舶带给码头作业的复杂性,如出现出口集装箱长时间在港停留、翻箱作业增加等操作情况。盐田国际已在第一时间与船公司、货主等客户联系,了解他们与之相关的最新资讯。同时,在港区操作方面,也做好应对策略,将根据苏伊士运河事件实际情况的变化,随时调整作业计划。

深圳对欧出口机电产品、小家电和生活消费品等企业或受影响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苏伊士运河占全球集装箱流量的22%,占到全球贸易量的10%-12%左右,是全球重要的海上贸易通道。苏伊士运河堵塞至今尚未通航,整个亚欧海上航运受到巨大影响。

而深圳与欧亚的进出口贸易往来频繁。记者从盐田国际获悉,每周经由盐田港区前往欧洲(包括地中海)的航线超过20条。也就是说,平均每天有三艘超大型货轮在盐田国际完成作业后,开往欧洲(地中海)。此次苏伊士运河堵塞是否会波及深圳,将对深圳进出口贸易或者跨境物流供应带来哪些影响?

针对这些问题,南都记者采访了深圳物流与供应链管理协会秘书长郑艳玲。据郑艳玲介绍,中欧之间贸易往来频繁,2020年贸易额约为4.5万亿,中国也超过美国,成为了欧盟在国际上最大的一位贸易伙伴。而深圳去年的进出口贸易总额约为3万亿,其中对欧洲的贸易额接近2800亿元,占比接近10%。

“深圳对欧洲贸易额占比较高,而苏伊士运河又是亚欧之间通航的最短航线,如果堵塞持续不能疏通,对深圳甚至中国的对欧贸易都会带来一定的影响。”郑艳玲表示。

从出口的角度来看,郑艳玲分析表示,去年深圳对欧的出口额约为2100亿。其中出口最多的是机电产品,占比达到70%以上,其次是小家电和生活消费品等。如果航路迟迟不能畅通,货物发不出去,对于这些出口企业而言,就意味着需要承担额外的仓储成本,其次由于不能如期交货,还有可能产生资金结算甚至是相关的法律问题。

从进口的角度来看,郑艳玲指出,深圳从欧洲进口的商品主要是高新技术产品,包括电子元器件和电工材料等,其次是进口一些农副产品。“从进口和出口的角度来看,影响是双向的,进出口航路不畅势必会对深圳和欧洲等国家的相关产业链造成一定的影响。”

大宗货物价格上涨,全球贸易和产业链、工业链影响显现

苏伊士运河事件的影响也并不局限于亚欧国家。郑艳玲提及,“大堵船”对全球贸易与经济的影响正持续释放。“能源、石油、铜等大宗货物主要是经由苏伊士运河运输,发生堵塞后,价格也有所上涨。”郑艳玲表示,受到疫情影响,目前全球物流运输包括陆运、海运和空运的运力都难以满足市场需求,集装箱更是一度“一箱难求”,如今苏伊士运河堵塞更是雪上加霜,全球贸易和产业链、工业链受到的影响将逐渐显现。

对于苏伊士运河堵塞带来的延误、涨价等多米诺骨牌式效应,郑艳玲认为可以考虑使用一些替代方案,比如采取空运或中欧班列陆运。据悉,中欧班列指由中国开往欧洲的国际铁路货运班列,相对于海运节约时间,相对于空运降低成本,具有相当的市场竞争力,可为企业提供更多货运选择。例如,在去年全球疫情爆发期间,中欧班列在助力解决疫情期间企业货物“出不去”的问题上发挥了有效作用。

“但海运仍是外贸运输最为重要的运输方式。”郑艳玲表示,期望当地能够采取有效措施,尽快让运河能够恢复通行。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