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香港与深圳探索出新的金融中心发展模式

三大方面值得关注

《方案》代表了我们的改革跟制度发展的一个方向。值得期待的是,就大湾区而言,未来香港和深圳能否探索出一种新的金融中心发展模式? ——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黎晨

“前海合作区相当于是国家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一个试验田,可以促进创新,也可以有助于管控风险,同时还可以起到示范和催化剂的作用。”香港中文大学副教授(终身教职)、中国研究学士项目主任、刘佐德全球经济及金融研究所研究员黎晨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2021年9月6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对金融业对外开放、吸引全球投资、金融监管等方面带来哪些影响?黎晨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详细解答了有关问题。

三大方面值得关注

南都:《全面深化前海深港现代服务业合作区改革开放方案》发布后,你会特别关注哪些内容?有哪些内容对金融业影响较大?

黎晨:有三大方面值得关注。

一方面,《方案》强调要推进现代服务业创新发展。《方案》提及“培育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的金融业态,积极稳妥推进金融机构、金融市场、金融产品和金融监管创新,为消费、投资、贸易、科技创新等提供全方位、多层次的金融服务”,这个思路是明确的。

第二个方面,扩大金融业开放。提升国家金融业对外开放试验示范窗口和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试验区功能,支持将国家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政策措施在前海合作区落地实施,在与香港金融市场互联互通、人民币跨境使用、外汇管理便利化等领域先行先试。

第三方面,《方案》强调加快科技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创新,包括通过创新基金、孵化器、加速器等全链条配套支持措施,推动引领产业创新的基础研究成果转化。

南都:《方案》提及发展目标,其中提及2025年及2035年两个阶段目标,我们应当如何进行解读?

黎晨:《方案》里提出的目标,应当放到国家层面,从更宏观的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目标当中进行理解。我们当前正进入制度性开放的阶段,制度建设是长期、分阶段的过程,因此我们有“两步走”目标。到2025年,建立健全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新体制;2035年,高水平对外开放体制机制更加完善。

值得关注的是,从两大阶段目标来看,营商环境要持续改进、完善。此外,紧扣产业、紧扣市场、紧扣创新,两个阶段分别对上述三个角度都有提要求,包括如何达到产业所要素的聚集、突出辐射作用、产业协同联动以及市场的联通等。

发力直接金融业务及金融体制机制创新

南都:《方案》对金融互联互通会带来哪些发展机遇?

黎晨: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解读《方案》带来的机遇。

一方面,体现在直接的金融业务方面,包括人民币跨境使用、外汇管理、本外币合一银行账户、绿色金融等,以及符合条件的金融机构开展跨境证券投资、国际保险机构在前海合作区发展等。我认为,上述具体业务层面会有直接的、巨大的发展机遇。

另一方面,在金融业互联互通的制度方面亦会有一些新的进展。金融业属于制度密集性的行业。作为国际金融中心,一套非常完善的与国际接轨的法律体制是必要的,而《方案》在这方面做出了非常有意义的探索。此外,金融监管层面也要探索创新的合作机制。

南都:那么,要如何紧抓上述发展机遇,在哪些具体领域进行发力?

黎晨:我认为,直接金融业务、金融体制机制这两个层面,都需要发力。

在直接金融业务层面,我们可以在具体的金融服务、金融产品和金融场景都可以进一步发力或实现落地。在体制机制层面,我们需要逐步完善与跨境金融服务有关的底层的法律制度、监管的机制等,也需要进一步加强金融体制机制的建设,参与并深化监管合作,促进金融发展。

南都:从整体来看,你认为粤港金融合作有哪些意义?对大湾区整体的一个规则衔接有何现实作用?

黎晨:金融合作对于大湾区金融行业的发展是大有裨益的。大湾区的融合,其经济逻辑非常清晰。我们还要将粤港澳大湾区金融的合作放在中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大背景下进行考虑。前海合作区是国家金融业对外开放试验示范窗口和跨境人民币业务创新试验区。而回顾中国的改革开放历程,地方的试点是非常重要的。

利好香港及深圳的金融中心地位

南都:从全球经济以及金融发展大格局来看,《方案》对香港还有深圳的金融地位形成怎样的积极影响?

黎晨:全球经济及金融系统最大的一个变化,是全球经济的重心持续在向亚洲转移。

《方案》代表了我们的改革跟制度发展的一个方向。值得期待的是,就大湾区而言,未来香港和深圳能否探索出一种新的金融中心发展模式?这种模式,可以实现更具包容性和可持续性的经济发展。例如探索绿色金融,通过更好的金融服务来促进实体经济的绿色发展。

大湾区应紧抓绿色金融的发展机遇

南都:《方案》提及了探索建立统一的绿色金融标准,这对粤港澳绿色金融合作的影响体现在哪些方面?

黎晨:在推动绿色金融服务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处于一个比较早期的阶段。但是,在“双碳”目标之下,香港、深圳以及大湾区的其他城市,有着走向绿色发展,实现绿色转型的时代需求。

南都:前海合作区在ESG投资的前景会不会有哪些先行先试的机遇?

黎晨:一方面,我们要在ESG领域制定标准。另一方面则是发展的不平衡。目前来看,在碳交易方面,目前广州和深圳都有很好的探索,而香港在这方面还是处于一个比较早期的阶段。不过,整体而言,未来碳排放权的交易市场巨大,大湾区应当要抓住这一发展机遇。

南都:从投资的角度看,在新的形势之下,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会不会越来越高?

黎晨:我认为,国际投资者对人民币资产仍是投资不足的。从优化投资组合的角度来讲,他们的投资需求仍较大。大湾区的资本市场需要进一步发展,尤其是风险投资、私募基金、IPO的机制等需要进一步完善,才能让更多的优质资产证券化变得可交易,便于国际投资者进行投资。

监管制度创新,促进湾区城市良好协同

南都:粤港澳三地在货币制度、金融体系等方面都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在推动跨境金融业务发展时,跨境金融监管有哪些需要突破和考虑的地方?

黎晨:推动跨境金融服务的发展,主要把握好创新跟稳定之间的关系。如何促进香港、澳门与湾区内其他城市之间的良好协同?需要有体制和机制建设及完善的过程。

第一,需要落实主体责任。第二,则是组织实施机制。第三,则是完善法律法规制度基础。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