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公布教育“先锋”“模范”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书记郭雨蓉

深圳实验学校校长衷敬高

更多内容请扫码“看我圳名师”专题

深圳市教育局9月8日公布2021年深圳教育工作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名单,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书记郭雨蓉、深圳实验学校校长衷敬高获“深圳教育改革先锋人物”称号,深圳技术大学校长阮双琛、深圳市新安中学(集团)校长高妙添获“教书育人模范”称号。南都对他们进行了专访。

南方科技大学原党委书记郭雨蓉: 

南科大创造了高等教育的“深圳奇迹”

郭雨蓉是深圳市教育局原局长,2016年6月至2021年7月,任南方科技大学党委书记。大会召开前一天,南都记者在南科大对郭雨蓉进行了采访,谈及她从“环保老将”转身成为“教育新兵”后,进行的一系列教育改革和思考。其中特别提及南科大发展过程中,创造高等教育发展的“深圳奇迹”背后的诸多探索。

“环保老将”成为“教育新兵”

对于获评“深圳教育改革先锋人物”,郭雨蓉说,这个非常有分量的荣誉,既是对自己工作的肯定和支持,也是对南科大发展成果的肯定和支持。“在实现目标的过程中,我们采取了一些改革的思维方式和措施,使深圳教育特别是南科大在短期内得到快速发展,这说明我们的改革思路、改革措施是有成效的。”

郭雨蓉的转型最早在2009年,从担任深圳市环境保护局局长、党组书记职务,转身投入教育工作,担任了深圳市教育局局长职务。从一位“环保老将”成为一名“教育新兵”,一干就是近7年。深圳历届市委市政府都把发展高等教育视作当务之急。任教育局长期间,她提出打造教育的“深圳质量”,做有使命感的领跑者。“我们在教育上有短板,更应该努力做一个领跑者,争取先做单项冠军,再做全能冠军。”

改变深圳高等教育“短板”形象

2012年南科大“去筹转正”正式揭牌,那时郭雨蓉刚担任深圳市教育局局长一年多。2016年则来到南科大任党委书记。可以说她是在不同角度,看着南方科技大学一步步发展起来的。特别是在南科大这样一个承担着国家高等教育改革任务的学校里任职,“这是一个充满魅力也充满活力的过程”。

“要把一个事情做好,必须要有改革创新的思维。”郭雨蓉表示,从自己这5年在南科大工作的实践来看,改革势在必行。南科大的教育人希望创造一个教育的“深圳速度”,在短时间之内成就一所高水平国际化的研究型大学。但是,这与大众普遍认为的要成就百年名校,“大学发展要有一个相当长的文化积淀”相矛盾。

有了思维的碰撞,改革也就呼之欲出。“最后我们用改革创新的思路和方式,也确实实现了高等教育短期内快速发展的‘深圳奇迹’。”郭雨蓉介绍,南科大不仅进行了人事制度、培养模式、科研体制的改革,更重要的是在管理方式上也探索了党委领导下的现代大学制度。

从最初的一张蓝图,最终发展成一所新型研究型大学,南科大被看作是“深圳奇迹”的精彩演绎。“南科大的快速发展,让大家对在深圳办好高等教育充满了信心。这两年深圳正在把高等教育发展的短板,逐渐变成了多元化发展的优势,在逐渐突破深圳高等教育的天花板。”她对深圳高等教育未来发展充满期待。

“借船出海”突破困难,获批博士硕士学位授权

“南科大的创立,从第一天开始就是充满挑战的。”郭雨蓉提到,作为一所高水平国际化的研究型大学,博士硕士研究生是非常重要的指标,但对于年轻的南科大来说,办学几年就想要申请,是一个“超常规的改革举措”。

不过事实上,2018年南科大就已经入选博士学位授权单位及硕士学位授权单位,这背后一方面有国家及教育部的大力支持,另外一方面也是南科大人才培养的创新思维的体现。郭雨蓉形容,为了积累研究生培养经验,南科大尝试以“借船出海”的方式,与国内国际一批名校联合举办博士硕士培养项目,当时联合的高校有约50所左右。通过这样的办法,南科大解决了一流师资人才没有博士生硕士生的问题,既吸引了人才,也让学校研究生培养工作有了具体抓手,整体的教学研究水平快速提升,学生培养质量也能够一步到位,向高水平大学看齐。

成功的核心秘诀是人才

创新“宽口径、厚基础”培养模式

如今,南科大创办仅十年,就进入了中国“一流大学”方阵。

今年9月2日,“2022年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结果公布,南科大排名上升,到第162名,是首次进入前200名的高校。根据发展规划,南科大将分三个阶段实现建设扎根中国大地的世界一流研究型大学的办学目标。

“办学初期,我们针对当时高校人才培养‘太专’,学生毕业后使用知识,存在知识交叉不够广泛的痛点,设计了“宽口径、厚基础”的培养模式。”郭雨蓉介绍,现在南科大实施宽口径、厚基础的通识-专业融合式培养模式,本科新生入学后不分专业,可在大一期末或大二期末根据自身特长和发展要求自由选择专业。

在这个模式下,如何设计课程和管理学生、帮助学生适应研究生学习或者就业,更是挑战。为此,南科大以“学分制、书院制、导师制”和“国际化、个性化、精英化”为核心和特色大力培养拔尖创新人才。“学校育人的每个环节,都是一个改革创新的实践,这些看起来似波澜不惊,其实背后都有非常动人的改革故事。”郭雨蓉说。

“我们的教授来自于全球各地,他们来到这里主要是看好中国、看好深圳,所以中国的崛起和深圳改革创新的热土,对人才有足够的吸引力。”采访中郭雨蓉感慨道,南科大快速发展所创造的“深圳奇迹”背后,是国家发展综合实力不断提升的体现。随着我国在经济科技等各个领域的崛起,国家有能力对学校投入建设,更重要的是有足够吸引力,能够吸引更多最高端的人才回到中国发展。“发展一所大学,成功的核心秘诀就是人才。”她说。

见证南科大的筹办并亲自参与发展建设,对郭雨蓉来说注定是一段特别经历。“这是一个让人非常激动的历程,也是我人生中非常宝贵的财富。”

郭雨蓉希望能够继续探讨未来的教育。未来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什么样的人才能更好的面对未来社会的挑战?或将成为她下一个教育改革创新探索的出发点。  采写:南都记者 伍曼娜

深圳实验学校校长衷敬高:

不简单定位领跑者和排头兵最好、最真、回归本源的教育

当他是“小衷”时,上班第一天就当班主任,带学生出操被误认为是新生;31岁来到深圳,得益于此前在内地做政教处长的10年经验积淀,从罗湖区翠园中学年级组长、团委书记、政教处主任直至副校长,仅用半年时间。此后,他在深圳基础教育领域深耕28载,经历过办学体制改革的冲击,经历过新校建设初期的混乱,经历过“金字招牌”带来的创新压力,一次次转“危”为“机”。

深圳实验是“成功的实验”

1985年,深圳实验学校建校,是深圳特区成立后兴办的第一所公办学校。2003年,深圳实验教育集团成立,作为深圳首个公办教育集团,如今已拥有七个公办学部和两个教育机构。

在学校发展定位上,衷敬高说道:“我们没有简单的定位于做教育的领跑者和排头兵,比如我们小学部的定位,就是办最好、最真、原汁原味的教育。”深圳实验体系贯穿了义务教育全学段,小学、初中、高中整体衔接。其最大的好处,就是避免了“小升初”带来的升学压力。

“到了初中有中考,到了高中有高考,可我们一定还是讲素质教育,要给孩子们的智力开发留足后劲。”让衷敬高津津乐道的,是孩子们对学校的深厚感情。

知乎上有一条关于“在深圳实验学校就读是怎样一番体验?”的提问,获得了174个回答,浏览量达32万。深圳实验的毕业生们在这里回忆、表达了他们对学校、老师的怀念,并领悟到奋斗的时光才是对青春最美好的礼赞。

一位家长留言让人印象深刻,他的孩子很聪明,却骄傲,看谁都觉得不行。父亲对此很担忧。班主任老师了解这一情况后,给孩子布置了一项“周作业”:每周一篇小作文,找出身边人的优点。此后三年,这项作业从未间断。这位家长写道:“曾经心高气傲的儿子,慢慢开始学会欣赏他人。当他从实验小学毕业时,心里不仅都是别人的优点,还会辩证地说,优点加一点儿就是缺点。”他赞叹:“这就是实验学校日常的教育。”

相信“文化”的力量

平实办学不张扬

在面对升学的现实压力与坚持学生的人文素养培育之间,衷敬高认为:“文化是一所学校的灵魂,只有让师生做到文化上的自觉和自信,才能打造好学校。”

衷敬高曾撰文梳理深圳实验创办三十年的实践与思考,学校历任三位校长,皆继承、保留了这座学术氛围浓郁的“历史名校”原有的文化体系。他说,综观学校发展的全过程,有传承也有坚守。衷敬高进一步补充说,必须“继承该继承的,坚守该坚守的”,同时 “改革应该改革的,创新值得创新的”。

2014年5月23日,聚焦学生成长,深圳实验学校启动“四项改革”,其中,全科教师制的探索尤为瞩目。

小学部“全科教师全科教学班”已连续开设7年,一改以往语文、数学、英语等分科教学的情况,由一个全科老师对数个课程进行整合。这样的制度有利于老师与学生建立更加密切的关系,有助于教师全面了解、引导学生个性化成长。这项课程改革在全国范围内引起反响。

此外,实验学校的初中则坚持地段招生,不设“重点班”;在高中阶段不唯分数论,坚持以全面发展为重。井冈山秋季社会实践周已在深圳实验学校高中部持续开展26年,实验学校的学生与井冈山的学生同吃同住同劳动,参与社会调查、访问红色教育基地并进行研学旅行。

在这种情况下,实验学校依然保持中考成绩在全市名列前茅,高中部高考质量连年报捷,仅2020年,高考文理科学生合计优投率就为98.4%,文理科全省前50名共5人,名列深圳市第一,重点率达99.2%,本科率保持100%。

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长徐扬生在接受南都专访时曾专门提到,他调查后发现,深圳实验学校出来的学生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学生,把自己管理得十分有序,如何分配学业与娱乐,清清楚楚的,有自我约束能力。徐扬生对此颇为赞赏:“这个学校的学生,成绩一般都很不错,各方面发展比较全面均衡,社会责任感强,有担当。”

深圳创造了教育发展的“奇迹”

31岁来到深圳,与这整座城市共同奋斗,衷敬高参与、见证了深圳基础教育快速发展时的激情燃烧的岁月。罗湖区明珠学校、翠园中学,宝安区市二外,这些如今在基础教育领域以优质著称的学校,在创办初期都留下了这位奋斗者的身影,也成为他心底里最宝贵的回忆。

经历过办学体制改革的冲击,经历过新校建设初期的混乱,经历过“金字招牌”带来的创新压力,在一次次转“危”为“机”之后,他又是如何看待深圳基础教育发展的?

“深圳教育有短板,但深圳教育一定不是短板。”四十年里,深圳教育为数千万来深建设者们解决了子女教育的后顾之忧。“来了就是深圳人”就鲜明的体现在教育领域:深圳对非户籍人口子女受教育的政策领先于全国绝大部分城市,65%以上的义务教育学位提供给了非深户籍子女。

衷敬高万分感慨,深圳基础教育规模急速扩大,创造了教育发展的“深圳奇迹”。决策者大手笔大气魄的背后是对教育对人民的大情怀大忠诚,是大视野下对城市未来谋划的深邃眼光,“这样的气魄足够让人惊叹!”

他还特别提到,深圳教育部门近年来严格落实教育部关于禁止点招、掐尖等政策,顶住压力执行到位。他为此大声叫好,“这样的政策保护的是深圳百万学生,为深圳教育营造良好生态环境,是深圳教育为这座城市美好的未来努力奠基、悉心谋划,是对国家民族未来的高度负责。”

来源:南方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