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高校学硕停招 研究生培养去向何方?

星岛环球网消息:近日,“复旦大学经济学院自2022年开始不再招收学术学位硕士研究生”的消息引起社会关注。这并非复旦第一次停招学硕,早在去年7月,该校软件学院就发布通知,明确从2021年起不再招收学术学位硕士生。实际上,国内已有多所高校发布取消学硕招生的公告。2020年6月,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宣布,自2021年起取消学术型硕士研究生项目招生,增扩博士研究生项目招生。西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也在去年7月发布了“从2021级开始,不再招收政治经济学专业学术型硕士研究生”的消息。

众多高校学硕停招意欲何为?广东省内的高校情况如何?未来的研究生培养将去向何方?羊城晚报记者为此进行了调查采访。

专家学者:调整研究生培养结构系社会发展必然选择

根据去年9月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发布的《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发展方案(2020-2025)》(简称《方案》),到2025年,以国家重大战略、关键领域和社会重大需求为重点,增设一批硕士、博士专业学位类别,将专硕招生规模扩大到硕士研究生招生总规模的三分之二左右,大幅增加博士专业学位研究生招生数量。新增硕士学位授予单位原则上只开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新增硕士学位授权点以专业学位授权点为主,支持学位授予单位将主动撤销的学术学位授权点调整为专业学位授权点。

记者留意到,近年来停招学硕所涉及的专业与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密切相关。《方案》指出,发展专业学位研究生教育是经济社会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的必然选择。可见,学硕招生规模缩小、专硕规模扩大的趋势正是对于中国当前经济和社会高速发展的回应。

“高校缩小学硕的招生规模,主要在于调整研究生的培养结构。”知名教育学者、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指出,教育部早在2009年就提出调整硕士研究生培养的类型结构,实现这一结构调整的重要基础就是建立起实现分类型培养和合理调控学术型、应用型研究生比例的新机制。

熊丙奇认为,硕士研究生教育应当发挥过渡性教育的作用,即为未来学习或就业做准备。如果学硕比例过高,大量学生未来并不攻读博士,没有成为学术型人才,不仅造成教育浪费,也会产生培养定位与学生自我定位的偏差。“这不但影响学术硕士培养质量,也会影响学术硕士的就业与职业发展。”熊丙奇说。

随着教育事业的发展,2020年我国各高校及招生单位的硕士研究生首次达到100万,其中学术硕士的数量约为40万。同年,我国的博士招生为10余万。“学硕培养规模仍比较大,最终选择读博士的大概三分之一都不到。”因此,熊丙奇认为进一步调整学硕和专硕的招生规模很有必要。

广东高校:学硕增幅有所减缓,专硕保持扩招态势

广东省高校是否也正停招、减招学硕?记者联系到一些高校的相关负责人,对方均表示目前学校未出现学硕停招的趋势。对此,熊丙奇认为,学校情况各不相同,对学硕的招生规模也不同,有的学校可能还会增加,但在总体上,国家会减少学硕的招生比例,增加专硕的招生。

记者发现,虽未有明确的减招,但在研究生规模扩大的背景下,各高校的学硕增幅却不如专硕。根据暨南大学研究生官网, 2021年暨大面向中国大陆高校计划招收学术型硕士生约1700人,较上年增长约100人,专业学位硕士生约2400人,较上年增长约800人。记者对比深圳大学近两年研究生招生专业目录,均发现专硕招生人数的增速明显大于学硕。据了解,中山大学、南方医科大学的专硕数量均已占研究生的60%左右。南医大相关负责人表示,专硕、学硕都在扩招,但学硕的增量有限。

学硕规模的增速放缓、专硕规模的扩大,反映出国家在研究生培养政策上的变化。华南师范大学相关负责人表示,学校的学硕指标主要取决于教育部和广东省教育厅。“学校不会主动缩招或停招,且目前每年都在努力申请增加学硕指标,但由于国家总体在控制学硕的数量,因此华师近年来的学硕数量几乎没有增加。”

未来走向:专硕学硕如何选择?培养路径转向何方?

专硕发展势头如此强劲,是否意味着学硕逐渐“退场”?对此,多名高校研究生院负责人透露,目前学硕指标依然受到各高校青睐,且不少基础学科本身不设专硕。广东某双一流高校研究生院负责人认为,专硕不可能取代学硕,特别是一流高校。他提到,未来存在一种可能,即一流高校将通过招收学术“直博”来培养学术研究人才,不再招收学硕。

学硕、专硕的核心能力有何不同,个人如何选择?华师研究生院相关负责人认为,从学校的培养导向来看,学硕更追求科研能力和创新能力的培养,专硕更注重专业(职业)技能和应用能力的培养,并尽量和职业资质要求挂钩。

熊丙奇提到,学硕教育主要对学生进行学术训练,而专硕教育的本质就是职业教育,进行职业训练,完成相应学分,不需要撰写毕业论文就可毕业。“想成为学术型人才,今后读博士,那你去读学术硕士,如果研究生毕业之后就直接工作,那你去读专业硕士。”熊丙奇建议。

去年7月召开的全国研究生教育会议明确,稳定硕士规模、扩张博士规模,未来高层次研究人才将主要以博士教育为主,硕士生培养主要以应用型人才即专业硕士为主。对于未来研究生的培养方向调整,可从各所高校颁布的相关方案中窥见一二。华师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秋季将按一级学科或专业学位类别制订新的培养方案,更加注重培养质量,比对国内A以上学科,请获国字号荣誉的评审专家或行业精英,同时提供配套的各学科中期考核办法。“今后研究生的培养重点是走内涵发展和高质量发展的道路,培养国家迫切需要的核心领域高层次人才,以及服务地方、服务社会需求的高层次技能型人才。”华师相关负责人解释道。

即便专硕教育已渐成气候,但仍然面临挑战。在学校的操作层面上,由于师资及培养条件的约束,不少学校还存在着学硕和专硕“混养”的现象。熊丙奇也谈到,很多地方没有按类型教育的原则,办出专业硕士的特色,“还是按照专学术硕士的标准来培养专业硕士,导致专业硕士变成了学术硕士的‘压缩版’。”

此外,社会上对于专硕的理性认知尚不完全。熊丙奇指出,我国仍存在着学历的歧视现象,认为学硕比专硕要高一等,还有一些考生在报考时,把专硕作为学硕的“备胎”。“我们需要破除唯学历观念,形成崇尚技能的社会氛围。同时,研究生培养单位要坚持培养高素质应用型人才的定位,真正以社会需求为导向,加强师资建设、课程建设。”

来源:羊城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