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朱日和蓝军为何打出32胜1负?这位旅长揭秘内情

(原标题:揭秘 | “朱日和之狼”:给红军刻骨铭心的挫败感)

朱日和蓝军为何打出32胜1负?这位旅长揭秘4大内情

有着“草原狼”之称的中国第一蓝军旅,组建6年以来,以32胜1负战绩,在实战化演练中,一度把参演红军虐得“想哭都哭不出来”,甚至有红军喊出“踏平朱日和 活捉满广志”的口号。

为什么他们能被称为“草原狼”?“踏平朱日和,活捉满广志!”是否有可能实现?在这一轮军改后,该旅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近日,“朱日和之狼”的三匹“狼王”——中国第一蓝军旅旅长满广志、政委周勋、参谋长陈军接受记者专访,在访谈中,满广志直言:不反对“活捉我”,这也说明蓝军旅存在有价值。

“你好我好大家好”蓝军就没有存在价值

中国第一蓝军旅旅长满广志

中国第一蓝军旅旅长满广志  

记者:每次实战化演习,红军都被“虐”得没脾气,为什么蓝军总能赢?

满广志:蓝军旅取得目前的成绩主要基于几个方面:第一,我们确实有地形优势,对朱日和很熟悉。没去过朱日和的人可能体验不到那种空旷,走到草原深处,很容易找不着北。

第二,红蓝对抗的实战演习中,用的武器主要是激光交战系统。作为专业蓝军,我们从班组战术到营战术,一直都在用激光系统训练,久而久之就非常熟练。但有的红军部队在营区没这个系统,使用时间短,相对不那么熟练。

第三,我们有导向优势,实战化对抗演习主要目的是让红军暴露问题,让红军在实战化危局、险局、难局中得到锤炼,演习规则设置对红军更为苛刻一些,其实就是导演部带着蓝军与红军过招、喂招。

我们还有训练优势,每年十多次在这么大规模的场地上进行实兵对抗演习;另外蓝军还是“东道主”,是等待红军劳师远征。有的红军部队武装十公里奔袭,到了朱日和,人有时都感觉是“飘着”的。

中国第一蓝军旅政委周勋

中国第一蓝军旅政委周勋  

周勋:红军部队如果都是敲锣打鼓喜气洋洋地过来,你好我好大家好,我们这支部队就没有在大漠戈壁存在的价值。所以说“红军要过硬,蓝军必凶狠”。

跟其他部队不同的是,这支蓝军部队更“灵活”。基层指挥员自主性更强,平日训练都不用上级领导机关“盯摊”,官兵们时常为作战方案“争”得面红耳赤。

战前大家激烈讨论,战后复盘也是一样,从单兵到单装、班排、营旅,从战损大小、地形利用和典型行动是否演到位都会进行讨论。长期的训练磨砺,让大家自信满满地投入“战斗”。

网上对抗和纸上谈兵出不了执行力

网上对抗和纸上谈兵出不了执行力

记者:有人说蓝军是因为熟悉地形才连连获胜?

周勋:未来在战场上,我们会跟各种对手较量碰撞,特别是有些军队经营战场可能几十年,甚至一道沟一道坎一个山梁子都很熟悉,但这并不代表红军就不能打仗了,蓝军存在的价值并不是要把红军打败,而是为了更好磨练红军。

这几年下来发现红军一场比一场打得好,从指挥员实战观念、摆兵布阵、部队行动、敌情意识、战场保障,如今战损率越来越低,部队越打越精了。

中国第一蓝军旅参谋长陈军

中国第一蓝军旅参谋长陈军  

陈军:好的训练场地,是战斗力生成的有力保障。可能有人会说我们对场地熟,这是一个因素。

只有在实地环境展开,部队才能真正得到历练,部队的指挥控制能力是靠实战化训练磨砺出来的,网上对抗和纸上谈兵出不了执行力。

蓝军旅组建以来即是军队改革的试验田

蓝军旅组建以来即是军队改革的试验田

记者:这一轮军改中,蓝军旅发生了哪些变化?

周勋:从编制体制调整优化、从大城市移防到偏远地区,蓝军旅是随着军队改革步伐而组建,我们也是最早一批改革探路人。

这一轮军改后,大家在振奋的同时也面临更大压力。2016年至2017年我们继续担负当时总部赋予的跨越系列演习任务,这两年的演习强度、难度、险度比往年都要大。因此连续几年的跨越演习,红军从对我们的陌生,到如今已把蓝军的套路摸得很透,包括满广志的性格,指挥弱点、部队行动特点,大家都摸得很清楚。

2016年训练重点结合体制调整改革基础,在如何优化用兵、如何提高各级指挥顺畅性和协调性做了一些文章。2017年4月部队跑步行进中进入演习状态,重塑成合成旅,从其他兄弟单位分流了1000多名官兵过来,还进行沙场阅兵等重大任务。

记者:军改后如何从专业化蓝军旅向合成旅转型?

记者:军改后如何从专业化蓝军旅向合成旅转型?

陈军:作为中国第一蓝军旅,我们要应对世界军事潮流变化不断发展,不断跟踪研究理论、编制、战力等方面的变化,决不能把我们过去的成绩变成停下脚步的资本。

伴随着改革深入,实战化标准提高,专业化模拟蓝军将成为一种普及态势。作为起航和引领专业化蓝军发展的部队,我们对此负有责任和义务。在启动和引领蓝军部队建设上,我们要立标杆,搞指导,带标准,让正在建立和逐步成长的其他蓝军部队,从一开始就进入状态。

在执行作战任务和蓝军任务的标准上,不能有偏颇。现在整个陆军部队模拟蓝军训练大纲准备颁行。未来大型检验性演习,无论是谁,只要通过资格考核,经相关部门批准,都可以来朱日和验一验。

记者:从训练角度说,你感受到了怎样的变化?

陈军:部队职能转型建设是大势所趋。我们要将过去的步兵旅变成合成旅,模块化发展,给部队战备配套标准和组训模式方法、检验战斗力生成规定带来系列变化。

这一轮改革中,我们从专业化模拟蓝军转型为红蓝兼备的部队,这更有利于“知己知彼”。改革要求我们在研究战斗力形成的规律和方法当中“两条腿走路”,从改变训练方法、提高训练效率等方面入手,进一步加强训练保障、器材保障、装备保障体系建设,完善人才机制。

“蓝军旅不看重胜负,内部很少提成绩”

“蓝军旅不看重胜负,内部很少提成绩”

记者:如果有一天让蓝军旅去到陌生环境搞对抗,你们还能那么自信吗?

满广志:我们有这种渴望,但前提不是为了证明我们自己。

事实上,蓝军旅部队也需要陌生环境来检验能力水平,将来拭目以待。

我个人非常希望到其他场地搞个对抗,从内心深处,我们并没有把到其他场地的输赢看得有多重,到一个不占据各种优势的地方,换个角色,对部队整体作战能力、实战意识,将有很大促进。我们需要这种历练,不能关起门来、自我感觉良好。

我们的目标是既要完成模拟蓝军任务,也要像其他红军部队一样具备各项能力。如果某一天换一支蓝军部队过来,我们也想和他们过过招,也希望能在朱日和或其他地方,蓝军旅作为新的红军部队,去打赢蓝军。

周勋:打仗地形是一个重要条件,但地形并不是决定因素,人才是决定因素。你在地图和信息获取手段上能把地形准确判断出来,并合理利用,那就掌握了地形,不用非得在朱日和才行。在朱日和成“狼”,在其他地方我们同样是“狼”,我们长年累月训练下来,已具备狼性,我对我的士兵和指挥员有信心,不管在什么场地,我们照样能打出我们的成绩。

记者:你们怎么看待“32胜1负”的战绩?

周勋:演习是最贴近实战的训练,但绝对不是真正的战场,所以这个成绩并不代表蓝军旅一定“能打仗打胜仗”。战场有很多瞬息万变的情况,需要经过血与火的检验,我们还任重道远。

“踏平朱日和,活捉满广志!”,作为战斗口号叫响没有问题,但关键的目的是,大家在未来信息化战场上能够担负起军人的使命。

蓝军旅并不看重胜负,我们内部很少提成绩,在每一场演习后我们都会从指挥官指挥、分队行动、装备保障、后勤供给、与支援配属部队部队配合等环节挨个找问题,一个个解决,在下一场演习尽量避免,。

记者:有没有想过蓝军旅某一天如果被打败了,会怎样?

周勋:当然是高兴,我们盼望着这一天,但决不会手软。

来到朱日和,就是进战场,我们不会通过放水,给任何对手降低条件。

蓝军分队越多对蓝军旅也是一种鞭策

记者:未来陆军蓝军分队越来越多,会担忧被取代吗?

记者:未来陆军蓝军分队越来越多,会担忧被取代吗?

满广志:现在好多蓝军分队会邀请我们去跟他们交流试点经验,在这基础上,我们不是独此一家、没有垄断地位,压力也会更大,会逼着我们更上一层楼,让我们走得更快更好。

希望下一步全军模拟蓝军部队建设中,继续发挥专业蓝军优势,先行试点的优势,继续走在模拟蓝军建设的前列,继续发挥示范作用。

周勋:各种蓝军分队出现对我们也是一种促进和鞭策。

我们都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如果被替代那是我们能力不够。按理说,我们有解决问题的能力,有多种 人才集聚,还有全军最好的训练场,以及官兵对打赢实战化演练的坚定自信。

记者:作为全中国最具战场氛围的地方,如何确保一直领先?

周勋:作为全军实战化训练的试验田和风向标,朱日和不唱赞歌,这里打破了“红军是块铁,蓝军豆腐渣”的传统演练程试化,如今我们是实战化训练的“磨刀石”和陪练。

要想红军过硬,更需“磨刀石”自身硬。同时,“磨刀石”部队不仅要“磨刀”,还要当“刀”,成为打赢制胜的尖刀,我们研究敌军,就比红军部队先行一步,我们要保持蓝军方面的强项,弥补自身训练的弱项。

记者:演习当中如何运用高科技装备来对抗红军,武器装备换代进展到什么程度?

周勋:从主战武器来讲,2016年我们开始整体换装,从一代装备过渡到三代初装备,在演练过程中,我们还得到一些战略支援部队的支援,例如电子战分队、心理作战分队;此外还有无人机分队、陆航部队的配属,这几年空地协同越来越精准。陆军要真正实现战斗力更新换代,确实要长翅膀飞起来,耳目也要亮起来。

记者:第一蓝军旅为全军实战化建设做出哪些贡献?

满广志:在上级赋予我们任务和给予支持的前提下,蓝军旅为陆军实战化训练提供了一个参照和对手,可以形象比喻为“黑鱼”的角色。通过实兵对抗暴露战斗力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强化实战化意识,检验实战化水平,提高实战化能力。

现在大家有个误区,把红蓝对抗的输赢看得很重,实际上从跨越演习开始就强调要重过程不重结果。从参演部队双方来看,更多看你为红军部队提高实战能力做多少贡献,提供了多少帮助,慢慢淡化输赢,让红军部队的主要心思放在发现问题上。

对抗中的“违规”若在模糊区皆可利用

中国第一蓝军旅旅长满广志

中国第一蓝军旅旅长满广志  

记者:30多场对抗蓝军旅基本都赢了,有红军部队说你们“违规”,你承认这种说法吗?

满广志:从领导层来讲,我们没有违规的主动意识,我们没把输赢放在首位,我们只是“磨刀石”和陪练员。

所谓的“违规”可能是存在一个模糊区,红军可以这样做,蓝军也可以这么做,“法无禁止即可为”,我们都可以利用它。如果在使用过程中导演部觉得不允许,那就改规则,实战化演练也在推动着规则的不断完善。毕竟前期设计中,不可能把所有问题都考虑到。对于灰色区域,基层官兵往往感到既然没有禁止,就可以做。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个别人故意违规,这方面我们一经发现就会严肃处理。但不能因为百分之一的不纯粹,否定百分之九十九的效果。

记者:有对红军“心软”过吗?

满广志:让红军感受到刻骨铭心的挫败感,既是蓝军旅的任务和职责,也是导演部对我们的预期,更是强军必由之路。

所以心态要调整好。我们的着眼点是在检验能力、暴露问题上,如果到朱日和非要打赢不可、不打赢不回去,这就不对。这种演练也能彰显出军人的血性,从失败挫折中知耻而后勇,更好地改进问题,提高自己能力。

我也当过红军,也打过败仗,曾经也败得很惨,那种感觉是刻骨铭心的,更能被逼着去反思和琢磨。

记者:有没有想过自己某一天会被“活捉”?

满广志:(笑)大家说的“活捉”更多是一种口号,体现一种决心意志和敢打必胜的追求。

我们也是红军部队,只是扮演着蓝军角色。从内心来讲,我也非常渴望红军能尽快打败我们蓝军旅,至于活捉我,我也不反对,恰恰说明我们蓝军旅的阶段性使命任务已经完成。如果在实战对抗中,每个部队都能打败我们,说明这个阶段蓝军旅的使命任务已经完成了。

记者:你有什么个人爱好吗?

满广志:我平常有时间喜欢看书,很少看电视,有时会用手机翻翻一些资讯新闻。

记者:看到那些有关你的新闻报道,有什么感受?

满广志:(大笑)战友帮我搜过,我自己也搜过。看到那些文章,我其实很诧异,不能把一个人的作用捧得太高,还是要低调做人,高调做事。你们关注我,更多的也是在关注我们部队,也是在助推军队和国防建设。

来源:军报记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蓝军 旅长 内情 朱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