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专家:辽宁舰已经具备初始作战能力

(原标题:专家:辽宁舰已具备初始作战能力)

星岛环球网消息: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参加中央军委在南海海域举行的海上阅兵后,辽宁舰编队迅即从阅兵场奔赴训练场。4月23日海军节当天,海军发布消息称,这次远航训练以来,辽宁舰航母编队连续跨越多个海区,分别在西太平洋、南海、东海等海域开展了实战化训练。消息特别提到了4月22日与海军岸基航空兵进行的实战条件下的对空作战训练。

在此前的报道中,现场指导训练的海军副司令员丁毅介绍,此次海上训练中,航母编队按实战状态展开,突出舰载战斗机空中对抗训练、编队战术专攻精练,加强作战平台对抗、火力对抗和信息对抗,不断强化实战化训练。参与此次演练的不是只有辽宁舰,而是整个航母编队。

“与以往辽宁舰的训练活动相比,此次辽宁舰在结束受阅活动后即开赴相关海域展开实战化训练,其中的变化非常巨大。”远望智库研究员王强表示,“可以看到,这次训练科目不再是简单的舰载机起降训练,既有以舰载航空兵为主的远海制空作战训练,也有包括水面舰艇在内的各兵种制海作战和反潜作战训练,这些训练内容的变化反映出辽宁舰已经从科研实验状态完全转变到了战备训练状态,辽宁舰已经具备了初始作战能力。”

舰载机夜间密集实训含义丰富

早在去年辽宁舰入列5周年时,就有媒体称,辽宁舰离全面形成战斗力仅一步之遥。这一步,就是全天候作战能力,特指夜间作战能力。虽然辽宁舰此前也进行过夜间舰载机起降训练,但无论从起降密度还是训练科目上,均不能与此次相提并论。

从媒体报道中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景象:凌晨,辽宁舰甲板一派忙碌景象,歼-15舰载战斗机和多型舰载直升机布满甲板。随着起飞助理的“放飞”示意,多批多架歼-15舰载战斗机伴着发动机尖厉的呼啸声依次腾空而起,直冲云霄……

舰载机在运动的航母上降落,一向被喻为“刀尖上的舞蹈”,风险极大、难度极高,舰载机的夜间降落更是“拦路虎”科目。接受媒体采访时,海军舰载航空兵部队某部团长徐英表示:“航母编队只具备昼间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必须具备昼夜24小时全天候,包括复杂气象、复杂海况情况下仍能正常工作的能力,这样我们航母编队整个的实力才是完整的。”由此可见,此次辽宁舰夜间高密度起降,意义十分重大。

与此同时,夜间的实战训练中,歼-15机队还与海军岸基航空兵展开了“背靠背”自由空战训练。王强认为:“新闻中的这句话含义十分丰富。”

“歼-15假想对手应当是三代机。我海军岸基航空兵目前列装的主战装备总体性能不弱于美军的F-15和F/A-18,以我军主战装备模拟对手先进飞机可以保证舰载航空兵战斗力稳步提升。”王强说,自由空战训练反映了贴近实战的要求。这种训练不设预案、不走过场,主要在划定空域内由飞行员自主发现目标、判定态势、选择武器进行交战,对飞行员能力素质检验较为全面。

“同时,岸基航空兵借此机会也提高了抗击敌航母编队的能力。‘背靠背’训练双方互为对手互为条件,既有舰载航空兵的提高,也有岸基航空兵的锻炼,是对海军航空兵的一次全面检验。特别是对于岸基航空兵而言,此次演习对手为复杂电磁环境下的航母编队,综合作战能力十分强悍,在这种条件下进行训练,效果不言而喻。”王强指出。

以航母为核心的新型作战体系

媒体报道此次实战训练时称,各属舰不断变换与保持防空、防潜、综合防御队形,高效担负各自任务,探索了航母编队远海作战体系的构建和组织指挥方法。航母编队重点围绕作战体系构建与运用,突破潜艇伏击区、远海制海制空作战、编队指挥所训练等多项内容展开训练。

王强分析认为:“新闻中提到了各属舰组成了防空、反潜、综合防御队形,如果此前海上阅兵中的航母编队没有大的变化,那么这些属舰主要包括先进驱逐舰、护卫舰等,可执行防空、反潜、反舰等多种航母掩护任务,由此组成了海军远海作战体系的基本结构,训练编队的构成体现了较为完整的航母作战编队特点。这说明海军实现了以航空母舰为核心的新型作战体系,作战样式发生了重大变化。”

一般来说,航母战斗群,是以航空母舰为中心,加上主力水面舰艇、攻击型潜艇和支援舰组成的海军作战编队。有专家指出,在这次海上阅兵中,航母打击作战群前有052D型导弹驱逐舰开道,后有054A型导弹护卫舰护航,后面紧跟“呼伦湖”综合补给舰,最后由051C型导弹驱逐舰殿后。

综合各种信息,辽宁舰航母编队目前除了驱逐舰、护卫舰、综合补给舰外,还有093B型核潜艇,未来还将有055型万吨驱逐舰加入,而编队可根据不同任务灵活搭配舰只。

“此次演习特别强调了平台对抗、火力对抗和信息对抗,涉及了空中战场、水面战场、水下战场与电磁战场等不同领域,说明航母编队作战更多着眼远海复杂条件下与同等对手的全方位博弈。”王强指出,“通过这一演习总结形成的经验性成果,必将对未来国产航母进入战斗状态后的远海作战体系构建和组织指挥等提供丰富的借鉴。”

初步形成航母作战原则方法

出乎很多人意料之外的是,此次参加海上阅兵后辽宁舰编队迅即从阅兵场奔赴训练场,并没有参加台湾海峡的相关演习。

“由于台湾海峡宽度仅200公里左右,仅出动陆基航空兵即可夺得战区制空权,而航母编队具备大范围海域、空域控制能力,在这一狭小水域根本无法施展拳脚,反而由于水文条件的局限导致航母易遭到潜艇兵力伏击。”王强分析认为。

他介绍,这次台湾海峡演习主要以陆航直升机火力支援科目为主,该科目属于掩护登陆部队的支援行动,从新闻中出现的陆航直升机规模数量判断,演习设定的登陆规模不算小,而与此同时海军航母又在远海进行制空制海训练,很明显两者之间有着密切联系。

王强指出:“从一体化联合作战的角度考虑,不排除航母演习属于配合陆航演习的性质,也就是说航母演习更多的是强调抗击域外势力干涉的行动,陆航演习则强调大规模登陆作战准备。从这个角度看,这两场演习对所谓的‘台独工作者’释放的警告信号十分强烈。”

“可以认为,辽宁舰编队此次没有参加演习而是出远海进行反潜、制空和反舰训练,恰恰说明海军对航母作战特点掌握精准,并已经初步形成了航母作战使用的原则方法。”王强还表示。

我国第二艘航母海试过后将进入服役阶段,届时我国将拥有两艘航母。可以肯定,辽宁舰具备初始作战能力,必将为我国第二艘航母培养合格的舰员,有了辽宁舰这个科研训练的“酵母”,未来我国第二艘航母将能更快进入作战状态。

相关阅读
关键词: 辽宁 作战 能力 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