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戍边人:我站立的地方是中国,我身后有13亿人民

拉则拉哨所,国旗见证忠诚与坚守

旭日东升,照耀雪山,洒下一片金黄。

“敬礼!”7月23日清早,海拔4088米,西藏拉则拉哨所的升旗仪式简朴而庄重。再过一周,八一建军节就到了。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哨所飘扬的五星红旗分外鲜艳。

每逢“八一”更换国旗,是拉则拉哨所的传统。

哨所现在使用的国旗,是哨长陈治强从山下连队背运物资时带上来的。

“在拉则拉哨所,每一面国旗都被官兵们视若珍宝。”陈治强说,换下来的国旗,他们都会珍藏在连队荣誉室,这一面面国旗见证了一茬茬哨所官兵的忠诚与坚守。

连队与哨所的距离不仅远,海拔落差竟有500多米,唯一的上下通道艰险陡峭,连牦牛都上不去。官兵们形象地称之为“天梯”——最陡处达70度,最窄处仅容得下一只脚;官兵必须手脚并用攀爬,3公里的距离往往需要走3个小时。

今年的“八一”快到了,前几天上哨前,连长尼玛加措郑重地将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交给陈治强。

陈治强去年刚被选取为士官,他是建哨以来“资历”最浅的哨长。今年5月初,老哨长彭小平返乡休假,他主动请缨上哨守防。

陈治强坚持每周2次带队下山背运物资。几个月下来,这条“天梯”他往返了几十趟,一来二去练成了“铁脚板”。

这次上哨,因为刚下过一场雨,山路泥泞,加之要背负物资,异常难行。一路上,陈治强和战友互相搀扶,终于安全抵达哨所。

“再过几天,哨所上空又有一面崭新的五星红旗高高飘扬了!”这个21岁的河南小伙子笑盈盈地说:“每次升国旗、唱国歌,是大家最自豪的时刻!”

哨所还有一位“元老哨兵”。四级军士长李进入伍14年了,他已是第6次上山守哨。

“新哨楼建成之前,官兵只能挤在一顶帐篷里,外面大雨,屋内小雨。”说起往事,李进不胜感慨:“听老兵们说,哨所的第一面国旗是老连长江白次仁亲自挂上去的。看着五星红旗迎风飘扬在绝壁哨所,那种自豪感、责任感油然而生……”

如今,站在国旗下,李进喜欢眺望群山。

2016年,李进上士服役期满,妻子好不容易替他在老家昆明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他却执意继续留队。

“守哨10多年,肠胃和心脏都查出了毛病……”去年底,李进利用休假时间到西藏军区总医院检查身体,结果多项指标异常。妻子为此十分担心,从那时起便总劝他早日退伍回家。

“家与国,总要有所取舍。”这是李进在电话里对妻子说得最多的一句话。这次上哨,李进也是临时受命。“哨所都是年轻同志,你上去要多帮衬。”

在“走”与“留”面前,像李进一样毅然选择留队的人,在拉则拉哨所还有不少。

两年时光飞逝,面对去留抉择,上等兵田文齐也曾犹豫不决。真正让他下定决心留队,就是因为受到李进的感染。

“巡逻上哨、观察执勤、背水做饭,李班长总是冲在前面……他常对我们讲的一句话就是,此生能有几年守卫在这里,这一辈子就值了!”

“在绝壁哨所升起五星红旗,意义更为深远。我们站立的地方属于祖国,我们身后有13亿人民!”田文齐说。

从老班长身上,田文齐看到了新时代边防军人应有的责任与担当;作为一名“00后”,戍边的经历将成为他人生最大的财富。

走出房间,田文齐回望哨楼上飘扬的五星红旗。对于“走”与“留”的选择,他已有了明确的答案——

“我的军旅梦就是早日成为老班长李进那样的优秀边防军人!”

来源:中国军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