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东方-2018军演:装备列装半年就出国打出猛烈火力

原标题:鏖战楚戈尔,磨砺捍卫和平的刀锋

人烟稀少的楚戈尔,很少像今天这样喧嚣。

9月13日上午,一场规模罕见的实兵实弹演练,把“东方-2018”战略演习推向高潮。呼啸而过的战机,急速开进的装甲车,以及发出阵阵怒吼的大炮、火箭弹,让大地为之震颤,让天空为之变色。

火光冲天,烟尘弥漫。受邀前来参演的中国军队指战员,驾驭各式装备高标准完成陆空协同战斗任务,以过硬的战斗素养、顽强的战斗作风,赢得广泛称赞。

密集火力围歼前沿之“敌”

空旷的楚戈尔训练场,一场大战即将打响。

当地时间11时30分,受命对“敌”一线阵地进行防御性打击的某合成营官兵,在半地下工事内紧张进行着射击前准备,伺机出击。四周很静,战斗室里的通信技师、四级军士长王立夏守在电台旁寸步不离,生怕错过任何一个指令。

机动防御群指挥员、某合成旅参谋长刘佩峰不时通过望远镜观察前方阵地。他知道,前方几公里处,潜藏着他们要射击的目标。

记者了解到,这次实兵演练中,俄军根据演习地域特点,灵活设置了固定靶、移动靶、显隐靶等多种靶标,全是贴近地面的低位靶标和仿实物的模拟靶标,逼真程度高、射击难度大,是对部队实战能力的一次巨大检验。

12时13分,电台传来作战命令。顷刻间,战车从半地下工事中破土而出,鱼贯向“敌”目标突击。原本寂静的草原顿时风雷激荡、炮火连天,绵延数公里的射击阵地上硝烟弥漫。

榴弹炮急速射击,火箭炮满管齐射……由不同炮种组成的炮兵分队对“敌”实施强有力的火力打击,为步兵冲击撕开道道豁口。在炮兵强大火力的掩护下,隐蔽在各阵地中的机动防御力量快速突贯、密切协同、接力强击。

参加演习的这个合成旅是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中调整组建的部队,该旅官兵驾驭的新型主战装备列装仅6个月。跨国参演前,他们重点展开各兵种专业间的协同训练、各战斗分队间的合成训练,初步形成了整建制作战能力。

8门火箭炮全部满管齐射!该旅炮兵营火箭炮连连长郭强任连主官不到两个月,就带队参加规模如此大的跨国演习。他告诉记者,新装备列装以来,打出如此猛烈的火力还是头一次。

率先对“敌”前沿进行车载导弹射击的是火炮技师李文杰,他所在连队在这次机动防御中担任前沿左翼防守任务,战斗动作最复杂,射击武器10余种。

步步惊险,步步紧逼。机动防御群发挥轮式步战车机动性强、突击力猛的特点,在纵深2公里的山丘沟壑间和地面反击群密切协同,交替对“敌”进行火力突击,很快对前沿之“敌”形成围歼态势。

战机临空实施火力支援

当地时间上午11时50分,在距楚戈尔训练场300公里的俄罗斯赤塔某机场,多架中国空军“飞豹”战机驶出停机坪,挂载航空炸弹待命起飞。按照演习方案,由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飞行旅组成的飞行编队将对“敌”实施火力突击。

“起飞!”接到空中战役指挥所指令,该旅旅长郝云涛下达命令。迅即,战机拖着淡蓝色的尾焰梯次升空。

郝云涛向记者介绍,此次跨国参演,飞行环境陌生、气象条件复杂、演习预定的打击目标种类繁多且特征不明显,实施精确打击的难度较大。

“已到达石勒喀!”18分钟后,编队长机张宝玉报告。空中战役指挥所命令:“听从地面引导组指令,对地面部队实施火力支援!”

随着地面目标引导组一声令下,多架“飞豹”战机投掷的炸弹从不同方位对目标实施攻击。

空军航空兵的轰炸正在进行,驻扎在楚戈尔训练场的我陆军航空兵部队接到战斗指令,6架米171型直升机、6架直9型直升机、12架直19型直升机迅速升空。

半个多月前,中国陆军航空兵某旅参演战机远程机动至此。飞行员们克服陌生场地飞行、独立自主保障等困难,在前期与俄军直升机部队开展了多次协同训练。

记者通过塔台无线电了解到,直升机编队分成4个梯队接序到达待机地域,按照预先协同进入攻击航线,开展近距火力压制,为机降分队实施火力清场。

几分钟后,搭载我陆军某合成旅作战小组的“31”梯队到达机降点。全副武装的机降小分队跃出舱门,迅速展开作战行动。

演习场上空,弥漫着各种火器发射扬起的烟尘,我武装直升机掠地飞行,不时钻入烟尘中。正在塔台指挥的该旅旅长李新成介绍,在这种条件下飞行风险很高,对飞行员的战斗技能和心理素质都是一个考验。

“‘21’进入攻击航线!”“拉起!瞄准!射击!”

伴随着机载火箭弹出膛的火光,远处的靶标区域升腾起一团团浓烟……

并肩战斗展开立体突击

抵达楚戈尔训练场已半个多月的中方参演部队、北部战区陆军某合成旅官兵,终于迎来了“东方-2018”战略演习最激烈的一天。此役,该旅担负地面反击作战任务。

一波射击过后,4306号坦克车车长吕家根显得很兴奋。就在刚才,吕家根所在排在战斗中使用了俄军创造的“坦克回旋”战术,对“敌”支撑点实施了不间断的火力打击。

营长王晓军介绍,此前的一次协同训练中,他正指挥坦克分队在一线展开射击,透过潜望镜他发现,战斗分界线另一侧的俄军坦克战斗队形不断发生变化:有的前进,有的后退,每三辆坦克绕成一个圈,对目标进行射击。通过研究,王晓军结合我军装备性能,对俄军坦克战术进行借鉴。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在俄方武装直升机的掩护下,中方参演部队30名机降队员在预定地域实施机降,对前沿之“敌”发起突袭。紧随其后,密集的炮弹飞向“敌”阵地,炮兵集群对“敌”指挥所和防空体系展开精确打击。轮式、履带两型火炮交替实施射击,首群覆盖目标。

战鹰轰鸣,多路攻击;悬停机降,立体破袭;铁甲纵横,飞驰沙场……作为此次演习的重点课目,由中方参演部队参加的机动防御、火力打击和转入反攻备受瞩目。王晓军告诉记者,中俄双方出动多型装备,在同一地域对目标进行打击,两军协同配合、并肩战斗,拓宽了联合作战视野。

在空中火力和坦克车载火器的掩护支援下,中俄地面反击群从正面和两翼同时展开反击。记者看到,中方攻击群成一线冲过通路,各车组自行搜索目标、展开射击,精确命中目标。

大战过后,楚戈尔训练场恢复平静。回望这片烟尘弥漫的阵地,参演官兵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重装部队快速强渡水障

“命令你部快速开设渡场,确保重装部队如期通过鄂嫩河水障!”演习打响后,中方参演部队综合保障群接到上级指令。

命令传来,综合保障群舟桥分队渡河分队官兵迅速携装出营。在中俄双方共同实施工程侦察后,一张鄂嫩河流域预选渡场分布图展示在指挥车内。记者看到,5个预选渡场河幅、水深、流速、两岸进出路等情况一目了然。

战况紧急,参演的某工程防化旅旅长刘豪杰迅速部署行动方案:“俄方在上游和下游开设两个渡场,派出装甲警戒哨,中方预选渡场在中间,负责部队渡河时发烟伪装,部队过桥后分别按1、2、3号路线前进……” 

兵贵神速。按作战需求,中方渡河分队需在5分钟内开辟进出路,并构筑简易码头。舟桥连连长徐鹏带领官兵驾驭门桥驰骋江面之上,对准码头一线进行门桥连接。

快速构筑码头不易,中间的门桥连接更难。此时,鄂嫩河中心水流速度接近装备性能极限。一节门桥长十几米、重几十吨,在湍急的河水中将这些庞然大物合成一体,犹如在行进的火车上连接车厢一样。官兵们根据码头位置、水流速度,有的用船推顶,有的用钩镐拖。不到20分钟,一条160米长的浮桥横跨两岸。

具有丰富作战经验的俄方指挥员弗拉罗夫上校,对我军舟桥官兵的快速反应和行动能力赞赏有加。

“哒哒哒……”俄警戒分队先期占领前沿阵地展开防御,在火力掩护下,中俄多类重型装备分多路纵队同时渡河,由纵深向前沿投送兵力。

中方浮桥东侧岸边,俄方主战坦克冒出水面,潜渡成功。我方参演的某合成旅官兵驾驶战车急速从浮桥上通过。

来源:军报记者

相关阅读
关键词: 军演 火力 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