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黑出新高度!澳称2500中国军事科学家潜伏西方

星岛环球网消息:“全球采花,中国酿蜜。”——西方势力对中国的黑化达到新高度。30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一份报告被西方媒体热炒,这份报告称,过去10年来,中国派遣多达2500名研究人员前往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国家的大学,其中一些人“故意隐藏军方背景”,借交流合作名义“公然攫取西方最新先进技术”。“这很明显是政治化的指责”,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对记者说,近期澳大利亚在对华政策上紧跟美国脚步,积极配合特朗普所谓“中国发展是靠窃取西方技术”的论调,“这种做法对澳大利亚是不利的”。

发布报告的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具有官方背景,是澳大利亚政府于2001年创立的无党派智库,曾参与有关“中国是否干涉澳大利亚内政”的激烈辩论。这份名为《全球采花,中国酿蜜:中国军方与外国大学的合作》的报告作者为乔斯克,从照片看很年轻。

据《澳大利亚人报》30日报道,该报告称,在过去10年中,中国军方派遣大量科技人员以学者身份前往发达国家,特别是技术先进的西方情报联盟“五眼”国家(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加拿大)展开广泛合作,从而强化自身的军事科技水平。报告就各国政府和学术机构是否了解与中国军方合作的真实背景提出质疑,称中国军方的科技人员刻意隐瞒其与军方关系。美国《华尔街日报》30日称,美中正在众多领域争夺技术优势,比如量子力学、信号处理、密码学、导航技术以及自动驾驶汽车。澳大利亚的报告发现,这些就是中国军方人员出国研究的课题。

乔斯克30日在接受澳大利亚广播公司采访时称,这种合作带来“严重的安全风险”,而澳大利亚是“重灾区”。“我的报告发现,大约有2500名中国军事科学家在过去10年里被送往国外学习或工作,其中300人去了澳大利亚。他们在高科技领域工作,例如导航技术和超级计算机领域。他们中有17人隐藏军方身份”。这一说法立即得到西方舆论背书,英国《金融时报》、“美国之音”等纷纷引述报道。

外交学院教授李海东30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澳大利亚智库的这份报告不是就事论事地沟通交流,也不是心平气和地客观评论,相反是充满政治偏见的表达。“说中国人跑去西方高校窃密,这有点夸大其词,更何况技术交流是相互的。”

这并非澳大利亚研究机构和媒体首次炒作所谓“中国窃取军事技术”问题。去年10月,《悉尼先驱晨报》曾报道称,澳大利亚的科学家们正在与中国军事院校合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研发相关技术,包括复杂的计算机技术。对于上述捕风捉影的报道,被点名的科廷大学的副校长莫兰当时回应说,与中方的合作都集中在民用领域,学校对与中国的合作是知情的,而且对于合作符合法定要求这一点很有信心。

30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报告再次遭到学界质疑。从事大数据和云运算研究的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计算机运算学院教授刘伶,曾和中国国防科技大学科学家共同发表研究报告。她对《金融时报》表示,她和中国国防科技大学访问学者共同进行的纯粹是基本研究,和军事应用无关。曾参与和中国超音速燃烧冲压发动机专家部分交流计划的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教授覃宁告诉《金融时报》:“谢菲尔德大学强烈鼓励欧盟和中国的合作计划,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也参与其中,带来丰硕的成果。”

正如“美国之音”所称,“在美中关系急剧恶化,特朗普政府正竭力制止美国尖端科技流往中国的情况下,这份报告或令有关议题更加引人瞩目”,最近澳大利亚政府频频配合华盛顿对华施压的动作也令人印象深刻。就在报告出台的同一天,被认为是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姐妹机构”的澳大利亚电子情报机构——澳大利亚信号局(ASD)首次在推特亮相。法新社报道称,ASD局长伯吉斯在30日发表的视频演说中,也特别提到“来自中国的安全风险”。他表示将大力捍卫澳政府关于禁止中国电信公司华为和中兴建设运营澳大利亚5G网络的决定,“我的建议是将高风险供应商排除在整个不断发展的5G网络之外”。

针对这一警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30日表示,中国政府一贯鼓励中国企业在遵守国际规则和当地法律基础上开展对外经济合作。中澳企业合作的本质是互利双赢的。澳方应该为两国企业合作提供便利,而不应当利用各种借口人为设置障碍、采取歧视性做法。他说:“我们敦促澳方摒弃意识形态偏见,为中国企业在澳运营提供公平竞争环境。希望澳方慎重对待这一问题。”

来源:《环球时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