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军情 > 正文

军队停偿“下篇文章”落笔 招待所“打头阵”

原标题:军队停偿“下篇文章”落笔,招待所“打头阵”

2018年已经进入尾声,军改中一项重要改革将迎来验收。

根据军委印发的通知,军队和武警部队有偿服务计划于2018年底全面停止。能否如期完成?军方披露的消息比较乐观。今年7月,军方首度公开称停止有偿服务任务基本完成。留给全军进行收尾工作的时间,足有半年。

但有偿服务的停止不意味着改革步伐的停止。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更为关注停偿后收回的军队空余资产如何利用。

昨天(11月14日),军队官方披露消息,停偿后军队内部招接待机构新规出台。

“不为所有,但为所用”

军方消息披露,目前有关部门出台政策制度,对军队内部招待所的保障范围、经费供应、费用收取、服务要求等方面进行规范完善,以进一步优化军队招接待资源配置,提高服务保障管理水平。

根据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人介绍,军队内部招待所停偿后如何管理,不光广大民众关心,军内官兵同样十分关心。

政知见梳理发现,军委此前印发通知中明确,停偿任务共涉及15个行业、10.6万个项目。针对招接待行业,军队将主要采取关停调整、留作自用和委托管理3种方式处理。14日公布的消息进一步明确,在三种处理方式中,内部留用是主体。

政知见注意到,内部留用为主的前提下,军内招待所还将打破“一亩三分地”的藩篱限制。

上述负责人指出,按照内部招待所“不为所有、但为所用”的统筹使用原则,逐步推行区域集约化保障,实现由单位自用向区域共享转变,切实提高招接待资源利用效益。

就具体用途来说,内部招待所将为军队单位组织的会议、培训、集训、评审、军事交流,军队人员因公出差等公务活动,以及地方党政机关、国防工业部门、军工企业、地方科研机构等赴军队单位参加公务商洽、技术保障、学术研讨、拥军优属等活动提供高效服务。

官兵亲属被纳入保障范围

除此之外,消息中还特别提到将加大服务官兵力度的“暖心”之举:将军队人员配偶、子女、父母、配偶父母纳入服务保障范围,为军队人员及其直系亲属过往中转、就医陪护,本单位退役军人来队办理事务食宿保障等提供优质服务。

广大官兵及家属是否能更具获得感?用事实案例说话。

伴随着停偿任务的推进,军内招接待机构的变革同步进行。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今年6月底军报曾刊文称军内招待所已经变“宾馆”为“兵馆”,而这个时间点也正好卡在军方公布称停偿任务基本完成之时。

军报披露的案例显示,今年春节前夕,驻新疆石河子某部干部韦亮的妻子千里迢迢从西安赴部队与丈夫团聚。当天飞机晚点,这名军嫂到达乌鲁木齐已深夜,无法前往石河子。她抱着试一试的想法来到新疆军区第一招待所,工作人员验明她的军嫂身份后,立即给她登记安排房间,相关审批手续到部队后再补办。第二天清晨,招待所又帮助她联系车辆赶赴机场,尽快与丈夫团聚。招待所负责人透露:“停止有偿服务以来,我们接待保障过往官兵和家属357批次近1500人。此外,招待所还担负起部队炊事员培训任务,为部队培养了一批受官兵欢迎的炊事员。”

目前军媒披露的不同案例显示,有些招待所对官兵是免费接待,有些则是采取优惠价格。关于成本和收费,14日的官方消息中规定的比较灵活:

按照“区分情况、优惠官兵、保本运行”的原则,合理确定收费项目和成本费用,使广大官兵和家属及时享受改革带来的红利。

此外,政知见也注意到,军报此前指出,绝不能因为由“对外有偿”转变为“对内无偿”而降低服务保障质量,抵消了“停偿”资源利用效益。

招接待行业是军队停偿“硬骨头”

俗话说“不破不立”,军内招接待机构运营模式的转变,标志着收回的若干军内资产将面临下一步的改革。

军方此前表态指出,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后收回的空余资产,是国家和军队建设长期投入形成的宝贵资源,是军事斗争准备的重要物质基础。加强空余资产的有效整合和合理利用,是军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的 “下篇文章”。

对军队不甚了解的读者可能会觉得,军内招接待机构在停偿任务中微不足道。实际不然,在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看来,招接待机构的运营模式顺利转变,对军队停偿任务而言具有标志性意义。因为对于军队而言,招接待算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按照军方公布的计划,停偿任务涉及的15个行业被归为两类,分先后“两步走”实现停偿:

第一步,10个行业2017年6月底前完成全面停止任务。这10个行业包括幼儿教育、新闻出版、文化体育、通信、人才培训、基建营房工程技术、储运设施、民兵装备修理、维修技术、司机训练;

第二步,另外5个行业计划2018年6月底完成。这5个行业主要涉及房地产租赁、农副业生产、招接待、医疗、科研。

这两类行业的停偿时间前后差了整整一年,为什么后面5个行业难度要大很多?

国防大学教授姜鲁鸣曾对媒体解释,2017年6月底前完成停偿的项目行业规模范围较小,涉及债权债务不深,利益纠葛相对简单,部分项目可纳入军民融合发展体系,任务相对较轻。而另外五个行业有相当一部分合同期限长、利益纠葛深,必须先通过试点摸索经验,再拿出可行性政策。

时间来到计划给出的期限,今年6月,军方又公布了一次停偿进度:

全军15个行业已有12个行业基本完成停止有偿服务任务,房地产、农副业生产、招接待3个行业正在攻坚收尾,全军累计停止有偿服务项目比例为94%,尚未停止的项目正在研究分类处置方案。

可见,招接待行业和房地产、农副业生产均是最为复杂、“难啃”的停偿任务。7月初,军方表态称,截至6月30日,停偿任务基本完成。

20年前也搞过一场停偿改革

在中央不断强调继续改革开放的背景下,市场的重要作用毋庸置疑。那么,军队停偿这一看似远离市场的改革,是否值得商榷?

答案显然是否定的。

政知见(微信ID:bqzhengzhiju)注意到,20年以前,我军同样进行过一轮停偿改革,只不过那一次不如这次来的彻底。

文献指出,军队搞对外有偿服务是时代的产物,曾经被赋予有效配置资源的期望。改革开放初期,军队开展了一些生产经营活动,以弥补军费不足的压力。这些探索世界多国军队都曾尝试。

然而,当枪杆子与市场靠近,权力寻租空间让部队经商变了味道。1998 年,中央决定,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一律不再从事经商活动。当时兼任军队武警部队政法机关不再从事经商活动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胡锦涛表示:

我们必须从邓小平同志所说的事关党和国家会不会改变面貌的高度,从江泽民同志所说的防止亡党亡国危险的高度,深刻认识这个问题。

只不过,为了合理利用军队富余资源、支援国家经济建设,20年前的那场停偿改革还是给军队留了若干行业的口子。此时,我军军费稳居世界第二的背景下,这些口子也可以合上了。“军队吃‘皇粮’应一心谋‘打赢’,讲创收、搞‘副业’无异于自毁长城”,姜鲁鸣说。

来源:政知见   作者:李岩

相关阅读